人口剧增 设施不足
蒲种政府诊所天天爆满

在上午10时左右,就可看到不少病患在等待看诊。

在上午10时左右,就可看到不少病患在等待看诊。

(蒲种19日讯)蒲种区人口近年剧增,但却缺乏政府医疗中心,以致位于蒲种14里的政府诊所每早开门前,就已有病患大排长龙,有者甚至一等就4至5小时,才得以见到医生!

早上8时已见人潮

有关诊所提供牙医、家庭看诊及孕妇身体检查等服务,所以每天上门问诊的人数特别多,加上医护人员有限,以致诊所早上8时开门前已“门庭若市”,直到打烊时人潮才渐退。

根据卫生部官网,卫生部在八打灵县设有9所政府诊所,而在蒲种区唯一的诊所就位于蒲种14里,其他最靠近诊所则在梳邦(迪沙峇都13半里诊所)或雪邦(迪沙务劳美兰蒂诊所)交界处,平均距离为6公里。

此外,临近没政府医院,市民遇上病痛,只好到该政府诊所问诊,否则要长途跋涉到沙登政府医院或吉隆坡中央医院看专科医生。

有鉴于此,蒲种区不少中下阶层人士,都选择前往该蒲种14里政府诊所问诊。

上午10时人潮最多
上百病号排到诊所外

为了解情况,《南洋商报》记者不久前特别走访该诊所,发现诊所于上午10时的人潮会最多,当中不乏一些银发一族,粗略估计有逾120人左右。

据知,蒲种14里政府诊所可说无时无刻都挤满病患,虽然服务人员为病患处理登记程序相当快,但因医疗人员不足,以致无论诊所内外都可见到不少人等待,人数至少也上百名。

病患赞服务素质有改善

有上班族向记者申诉,鉴于等待医生耗时,而等到看医生时,却不获医生发请假单,让他们失去半天的薪水。

此外,常来蒲种14里政府诊所问诊的病者指出,该诊所的服务素质比起3年前有显著改善,不过要病患久等是一大问题,因此希望政府能在蒲种区兴建更多政府诊所,让市民可接受基本及廉宜的医疗服务。

黄思汉:应付40万人需求
须增建政府诊所

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接受本报记者电访时强调,蒲种区目前有逾40万人口,可说有很大的医疗服务需求,因此卫生部必须负起责任,兴建一所政府医院。

“蒲种市仅有蒲种14里政府诊所,曾有病人向我投诉说,在该诊所拿到超过100号的轮候号码牌,结果被逼等上一天才见到医生。”

他也透露,蒲种区整体的医疗机构尚未足够,以致最靠近蒲种的医院,即沙登医院几乎每日爆满,而早前爆发骨痛热症疫情,蒲种公主城的哥伦比亚私立医院及沙登医院都没有足够床位容纳病人。

提呈国会无下文

“由此可见,蒲种有需兴建一所政府医院。我曾与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商量过并通过他把这项要求提呈国会讨论,但至今仍无后续。”

另外,黄思汉也透露,随消费税实行,其服务中心过去两个月收到逾10宗投诉,指一些病患无法从各区医院拿到护理高血压及糖尿病等药物。

“我相信此现象是因医院在药物分配给上有固定限额,而消费税实施后,越来越多人前往政府医院看病,以致该受限额的药物很快用完,让其他病人需等下一轮药物。”

补牙比中央医院快——退休人士●刘发英,62岁

我上午8时诊所开门时就已开始等候,直到上午11时35分才补好牙齿,也等上好几小时,我的女儿也问诊,同样是等了好久。

虽然等候时间长,但和吉隆坡中央医院补牙经验比较,这里的补牙过程很快。

我相信这个政府诊所是蒲种区唯一一间,希望政府在蒲种区多设类似诊所,造福人民。

药物不够需等一周——退休人士●陈育麟,74岁

我几乎每月都会带我太太到来这政府诊所领取药物,以治理她身体的病痛。我们试过有时医生说某种药物不够库存,而要我们等候电话通知,通常等一周才有所需的药物。

这诊所相当多人,有时清晨6时就有人等候上午8时开放时间,而最高峰的时间,有超过100人在等候看病。

另外,如果论服务素质,当然不能与吉隆坡中央医院比较,因比较方便病人,而且有专科医生驻守在该所医院内。

上午8时等到12时——店员●邹玥,36岁

相信蒲种14里政府诊所是区内唯一一间政府诊所,所以很多人会到这里看病,导致这里很多人等候。

其实登记挂牌不会等很久,只是等候医生看病时间较长,我试过上午8时等候,直到我看医生后,离开诊所时都已中午12时,前后长达4小时。

服务态度比以前好——家庭教师●吴女士,68岁

我是由梳邦政府诊所转介我到这里进行身体检查及领取药物,虽只是2个月至3个月才来一次,但有时都要等上4小时至5小时间。

其实蒲种14里政府诊所的服务态度比起3年前有显著改善,现在的服务人员比起以前亲切好多,不像以前板着脸孔。

在上午10时左右,就可看到不少病患在等待看诊。

独家报道:岑建兴 摄影:叶添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