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矿浆覆盖白沙
鱼类海产致癌

红土祸民系列2

空中鸟瞰关丹码头海域,红海一片!

空中鸟瞰关丹码头海域,红海一片!

铁铝矿砂因泄漏流入大海,导致关丹码头海域“红海一片”。此海非彼海,更不是《圣经·出埃及记》中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走的红海,而是因铁铝矿流入大海,而导致大海被铁铝矿砂污染而变成的关丹“红海”。

关丹红海含有毒素,公共卫生专家已发出警告要求民众切勿食用来自受铝土矿及残馀物严重污染之水域的鱼类及其他海产,因为这些受污染的水源含有过量的化学毒物,甚至是致癌物质。这是根据《新海峡时报》采访队伍从关丹码头海域以及河流采集到的活体鱼类,交由独立的化验室检测结果报告,揭发上述惊人结果。

报道指出,环境卫生专家贾马尔希山哈欣博士警告,民众必须避免食用从上述严重污染的海域所捕获的鱼类及海产,因为含量高的砷及镍(nickel)可以致癌,更何况鱼类所含的砷水平已经严重超标。

这已引起民众的恐慌,质疑买的鱼类是否含有“毒素”,唯恐“关丹海鲜”声誉大跌。

于去年9月间,就传出8人在附近海域捡食了生蚝而食物中毒,或就是大海含有毒素的征兆。

针对此事,彭亨州渔业局局长安南解释:“关丹码头从未发生过类似海域毒素污染事件,丹绒哥南海域是受一种‘贝壳瘫痪性毒质’(Paralytic Shellfish Poisoning)污染。”生蚝不同其它贝类,它们较容易吸食海底的残渣后,也会将毒素吸食下去。

关丹码头露天矿砂囤积区。

关丹码头露天矿砂囤积区。

污染海域蔓延10公里

过去,关丹码头海边一片蓝天碧海,具有岩石碧海的特色,也是巴洛一带居民戏水垂钓的好去处,由于不属于旅游区,保持海边原始的风貌,是当地人喜欢野餐的海边。可是至从铝铁矿业的崛起,大海就开始咆哮,翻滚的大浪从蓝色变成黄褐色,仿佛在对人们说:“是你们人类让我变色!”

记者特地到关丹码头海域附近一带进行考察以及采访,察觉因矿砂污染的海域属上述海域最为严重,也蔓延至约10公里远的巴洛海边。

放眼一望,除了“大海变色”,原本绿油油的山丘变也光秃秃一片。原本好山好水的关丹码头海域,沙滩上原有洁白的白沙,被层层厚厚的红褐色的矿浆覆盖。

过去清澈的关丹码头海域。

过去清澈的关丹码头海域。

目前呈红褐色的关丹码头海域。

目前呈红褐色的关丹码头海域。

虽然这里距离运作的矿山距离还有一段距离,但由于运输便利,管理失策的码头有许多铁矿、铝矿囤积地,会是铁矿、铝矿流入大海的主因。

担心恶化影响旅游业

根据当地居民表示,矿沙流进大海的事件从2年前开始,最初只是沙滩上看到点点铁矿红浆,自从铝矿开采,情况恶化,从今年2月起是红海一片,不但引起捕鱼业者对海洋生态污染的影响的忧虑,旅游业者更担心恶化,会影响巴洛、遮拉丁海边旅游业。

为此,彭亨州基本设施及环境事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苏菲已解释,关丹码头红海一片,是铁铝囤积地员工疏忽所致,当局已经下令涉及泄漏的矿厂库必须装置过滤器,令民众质疑的是当局的监督系统是否持续严格。

盛一罐海水,里面是点点矿砂。

盛一罐海水,里面是点点矿砂。

但令人担忧的是,一旦污染的海水,已不容易恢复原状,而附近海洋的鱼类已经越来越少。

关丹码头甘榜士拉末居民阿兹(40岁)也证实,自从5年前,进行铁矿开采后,至到最近的铝矿开采,业者堆积的铁铝矿在关丹码头附近,靠近海域的铁铝矿储存库,因管理不当,泄漏流入大海。

“最初,受污染的只是海滩,但去年雨季期间,铁铝矿储存库遭雨水冲刷,大量的铁铝泄漏如排山倒海,流进大海里。这是我们的家园,海边是我们时常休闲的地方,我们时常在这里野餐,戏水,如今变成这般,非常心痛。”

谢喜悦忧虑,海水受污染很难恢复。

谢喜悦忧虑,海水受污染很难恢复。

海水变质影响繁殖

关丹渔业公会主席谢喜悦受访时表示,捕鱼业者都尽量远离关丹码头海域捕鱼,进行深海捕鱼为多。“虽然只有关丹码头海域的鱼类含有毒素,但此消息一传开,唯恐将影响关丹海鲜的声誉,影响海鲜销路。”

矿砂污染关丹码头海域,海水是流动性的,不断飘荡,相信污染的海域不只是关丹码头海域。

铁铝矿砂大量流入大海,会导致海水变质,尤其是影响鱼类繁殖,现在已经是红海一片的情况,海洋生态肯定受影响。

“鱼类都需要在清澈的海水生存,鱼类会远离污浊的海水,选择适合自己的地方生存,这是大自然的定义。”

一旦海洋遭受污染,就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原状,但政府是否会紧密继续严格监督关丹码头的铁铝矿砂存储库,还是一个疑问。

巴洛海边浮现死鱼的现象,人心惶惶。

巴洛海边浮现死鱼的现象,人心惶惶。

避污染,到深海捕鱼

关丹码头红海一片的情况恶化,如今已经蔓延至10海里巴洛海域一带。

从巴洛(Balok)海边远远望去,可见到红蓝两色“奇观”,靠浅海海边是红色,远处是蓝色海水。

巴洛的河流也从过去的清澈流水,变成红色河水,当地居民,心痛不已。

这里有许多渔夫靠捕鱼维生,也忧心海洋污染继续恶化下去,渔获会因此大减,消费者质疑吃海鲜的安全性,会影响他们的生计。

渔夫们都尽量远离浅海区域,到深海捕鱼,避免捕捉到含有毒素的鱼类。

渔夫阿米尔表示,自从污染发生,渔夫选择在深海捕鱼,以确保海鲜的符合安全水平。“上个星期,我才发生巴洛海边浮现死鱼的现象。”

靠近关丹码头居住的孩童,都沾满矿尘。

靠近关丹码头居住的孩童,都沾满矿尘。

小手沾满铝矿尘埃

或许,目前的关丹港口会被称为“全马污染最严重的港口”吧!这里离市区很近,附近组屋区的孩童更日日“与尘为伍”。

当记者前往该间组屋询问铝矿污染,孩童领着记者说:“你说的铝矿吨积,就在篱笆旁。”

他还领着记者爬上组屋顶端拍摄铁铝矿吨积的景象。整个组屋区都是黄色,其中包括地板、墙壁、楼梯口,孩童无论在屋内或屋外玩马杀嬉戏,双手都沾满铝矿尘。

孩童似乎不知铁铝矿尘对健康的危害,对记者绽放天真无邪的笑容,记者心想:“可怜的孩子,生活在铝矿尘中。”

记者问到孩童知道什么是铁铝矿吗?孩童回答到:“我知道!”,继续问;“你知道铁铝矿尘会污染环境?带来健康的危害吗?”孩童似懂非懂的点头又摇头。

天真可爱的孩童,还在屋外嬉戏,完全不知道铝矿很有可能带来的身体健康的伤害。

而他们的小手,都已沾满了铝矿尘埃……!

矿砂泥浆点点滴滴在海滩上。

矿砂泥浆点点滴滴在海滩上。

失去大海的童年

原本靠捕鱼为生的渔夫罗西亚悲哀的说,海边因污染,渔获大减,他只好搬迁捕鱼地点。

记者到关丹码头海边时,刚好遇到罗西亚正在拖拉着船只,打算搬迁捕鱼地点,他一边拖拉着渔船,一边喘着气向记者控诉。

“我两名孩子,一男一女都铁铝尘太严重,导致两个小孩的皮肤患上皮肤病。”

7岁大的安南阿兹,因铁铝矿污染,感染皮肤病,双手都是长满痣疮,痕痒无比。

安南阿兹时常到关丹码头海边随着父亲捕鱼时,到海边戏水,疑污染的海水感染其皮肤,导致皮肤病。

安南阿兹双手背上长满痣疮,痕痒无比。

安南阿兹双手背上长满痣疮,痕痒无比。

措施或亡羊补牢

于是,父母禁止他到关丹码头海边戏水,环境污染破坏了其童年,他再也不能在海边畅游;父母也劝他留在屋内,尽量不外出,原本应享有大海怀抱的他,呼吸着新鲜空气,自由跟同伴外出嬉戏的时光不再。

日前,红海课题引起坊间议论纷纷,关丹码头总执行长拿督斯布拉终于打破沉默,规定矿砂吨积区,需具备清洗槽、隔尘围篱及密封货柜设施,料将在今年杪落实,并会有罗里清洗关丹码头。

只是,如今已好几年关丹居民成了“人体吸尘机”,当局现在才来进行有关预防措施,是否已是亡羊补牢?!

明日预告:关丹的武吉莪一带是一片清幽小镇,却因蕴藏了大量的铝矿,被蹂躏了,一片又一片的树林遭砍伐,绿油油的丛林变成了铝矿沙漠。

报道/摄影:梁慧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