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惹的祸

8月12日,天津滨海发生700吨氰化钠(又称山埃或山奈)二次大爆炸,不只震惊了中国,全球都给震撼住了。从尸体僵化的状态看出,有的人似乎都在瞬间坐着死。从拍摄照片传来,可见爆炸力度惊人,毒气同样恐怖。

截至17日已发现114具遗体,其中失联人数还待确认,尤其冲进灾场后才发生第二次大爆炸的消防救援人员。

据估计,第二次爆炸威力相当于21吨TNT炸药,相比美国制造的非核重型空爆炸弹MOAB ,接近二枚炸弹的威力。参与核心区救援的多名官兵透露,在核心区周边的多栋建筑中还发现了镁颗粒、电火石、硫磺等现场洒落的化学品。

氰化钠是一种稀土,重要的化工原料。为白色结晶粉末,易溶于水。从矿石中提取金、银及电镀、金属淬火、制造农药均可接触本品。氰化钠也经皮肤、消化道吸收。本品属高毒类,人口服致死量约为1~2mg/kg。

滥挖稀土祸延后代

曾有位矿工回忆,他们从山上挖采下来的矿石粉碎,掺以氰化钠,过氧化钙等化学药剂,注入水,一星期后从流出来的毒液里提炼出高纯度黄金和白银。几年后,堆浸过矿石的土地寸草不生,呛鼻的气味,连苍蝇也不敢落脚,村庄已凋敝不堪,唯余几座荒坟掩映树丛。如果牛喝了这种水,只一眨眼,就倒下死去。

这种堆浸方式的炼金技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广泛施用于广袤中国土地了。矿石堆浸的成本很低,一吨矿石,所需药剂成本只有四五十元,加上其它成本投入,不过百元。

2010年,在内蒙固阳,堆浸达万吨计,投入的巨毒药剂都要用卡车运送;2009年,甘肃一处矿山,满山的堆浸如天空之星罗……可以这么说,凡有矿石资源的地方,堆浸满布,更是矿工身染恶疾之源。 曾有不少人公开揭发,尤其在贫困偏远山区,非专业人士对稀土的滥垦滥挖,导致不少地区出现癌症村,祸及后代也追悔不及。可是当局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能涉及官商勾结。

因此,这次大爆炸事件,令人关注。庆幸经专家监测到目前的数据显示,有毒物质等检测数据已接近正常值,完全没有危险迹象。然而,部分消防官兵出现胸闷、乏力状况,却是属于初部中毒现象,理应不可掉以轻心。

调查官商勾结歪风

爆炸事件已过去一周了,最怕的是出现降雨天气,因此700吨氰化钠流向还是令人担忧,当局应加紧清理集装箱中的剧毒化学品,否则降雨可能产生新一轮危机。原则上,氰化钠只要吃上0.10 g剂量便会致死,因此不可有稍微轻忽的态度。因为有多达10个以上的大型住宅楼,密集分布在距离爆炸点两公里范围内。

爆炸之后,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人们再怎么愤怒也于事无补。我倒认为有关当局理应“立足于检察职能,依法严查事故所涉渎职等职务犯罪”,同时,彻查是否又有官商勾结的歪风的成分存在,还社会一个公义。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