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镜框

挂在墙上的旧镜框照片就是我爷爷、奶奶和爸爸。爷爷离开尘世已43年了,当时奶奶因太过想念爷爷,同一年底就跟着爷爷去世了。

爸爸接过爷爷的那盘生意,日夜忙碌,多时都是单枪匹马到新加坡办货,一去就四五天。因长年累月的劳碌,造成爸爸体弱多病。27年前,壮年时代的爸爸就患病离开人间了。

旧镜框里的3张大照片,都是我的恩人,令我终身难忘。我的求学时代,就和爷爷住在一起。爷爷最疼我,对我无所不谈。每天晚饭后,我就陪伴他就坐在院子乘凉,还用叶扇子拍凉。他最爱说日本侵略我国的历史,他也曾经被活捉去灌水踏肚皮,因他体格健硕强壮,才保住了老命。

奶奶疼爱我,因我每年的成绩都名列前茅,比其他的兄妹们特出多了。每逢新年给红包时,别人的是5令吉,而给我的是10令吉。奶奶还吩咐别告知他人,更令我喜出望外了。

爸爸是有学问之士,三语都精通,还当了我校的董事长。生意上虽忙碌,但是对华族的教育大事业,他总是出钱出力。今日的学校礼堂,爸爸的照片和名字仍然高高一挂,看了令人怀念及敬畏。

这三个旧镜框对我意义重大,我每个月都会拿下来抹干净,年底时就把镜框油漆,好让他们的伟大精神显得永垂不朽。我更把他们的故事一一告诉我的孩子孙儿们。我希望下一辈的黄家子孙,永远都须铭记他们的祖先都是令人敬爱的人物。

黄赐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