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须有” ——贤情学堂总务沈彩虹女士

油炸“桧”多吃危害健康,我和彩虹宁选全麦面包,吃不完的话,她打算带回去学校当“军饷”?

油炸“桧”多吃危害健康,我和彩虹宁选全麦面包,吃不完的话,她打算带回去学校当“军饷”?

历朝历代出现过无数书法家,很难说自己最喜欢哪一位,或钟情于哪一派系。然而自古至今,写书法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永不磨灭的信念,那就是字如其人。

书家自身的品格与书风是息息相关的,更直接影响他在书坛的名气地位与受重视的程度。就如大家公认的宋四家,宰相蔡京本与苏轼、米芾、黄庭坚齐名,却因为品德受质疑而被另一位书家蔡襄取代。曾木华老师曾在课堂上谈到南宋秦桧的书法,他的字到底好或坏?在网上查查看就一目了然,大家心中有数。至于人格方面,从小到大,我所认知的秦桧是一代奸人。我想,只要略懂中国历史的都不会不知道。

记得多年前第一次去杭州时,我带着女儿轮流往秦桧夫妇俩的铜像头上轻轻敲,以示惩戒,还淡淡地细说“油炸鬼”的来源。几年前重游故地,铜像前已加了“请勿吐痰”的提示牌。说得也是,如果我们为泄一时之愤而散播细菌,万一发生变种突发情况,那岂不是陪秦桧成为千古罪人?划不来。

岳飞与秦桧之间的恩怨,离不开那十二道金牌(世界上最可怕的金牌)。“莫须有”这3个字几乎与死神画上等号,骇人听闻。但是经曾老师分析,原本“莫须有”是南宋时期中古汉语的口语,可能只是“应该有”、“难道没有”之意。李敖先生也曾发表言论,将“莫须,有”解作“等一等,会有的”。虽然这件铁案轮不到我们去评论,但有时在课上探讨一番,甚至拿我们的同学彩虹来开开玩笑,两小时的课轻轻松松就过了,岂不乐哉?

诚信更重要

说到彩虹,她是怎样与“莫须有”扯上关系?她姓沈,又不是姓秦。那只怪她5年来义务担起贤情学堂总务一职。从课程、学费、联络及报名(她的手机号常出现在报章上)大小事务都由她一一安排。除非学生自备纸笔墨,不然当需要任何用品的时候,尤其是墨(她将墨放置在一个相当“安全”的地方),我们一定请她分发给我们。我用分发来形容,是因为她把纸墨视为军饷,“小李飞刀,绝不虚发”。“墨,须有”这称号,可是一千年前已为她量身定制的呀!

彩虹是保险界前辈,以前也当过会计。她常说很羡慕我快接近60岁还不用戴老花眼镜。其实我们年纪相约,但只要她架上那一副醒目的眼镜(她女儿是光学师,选给母亲当然是好的),所有账目的错漏就无所遁形了。她实在比我机灵多了。

最近学堂发生一件令人气结的事,也是全靠她来解决。事情源于去年12月,为了4月GST实行在即,我用一次付款的方式跟一家相熟的店买了30刀宣纸。由于学校地方有限,而且当时也要为农历新年“千联牵心”活动储存大量红纸,只好暂时将宣纸寄放在店里。谁知道,最近将纸拿回来时,竟发现已经被偷龙转凤换了一批廉价货。彩虹与店的负责人(老板的女婿)理论,但对方的狡辩实在使人气愤。

现今某些人为了贪图利益而失去职业操守,虽不至于如秦桧般祸害社会,但我相信他们终究会害到自己。对生意人来说,有什么比诚信更重要?良心,真敌不过GST吗?

彩虹无意中在这幅拟潘天寿笔意的戏作里,发现一座形状像马头的山,想像力真丰富!

彩虹无意中在这幅拟潘天寿笔意的戏作里,发现一座形状像马头的山,想像力真丰富!

潘斯里陈秋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