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受法令管制 朝野担心滥权
达鲁益善运作受质疑

150819K02_C2647-0

雪州立法议会

(莎阿南18日讯)雪州政府的投资臂膀达鲁益善投资集团(DEIG)的运作制度引质疑,并遭朝野政党连环炮轰,担心不受法令管制容易出现滥权及舞弊的现象。

多名议员对于州务大臣成立上述投资臂膀公司的解释表示困惑,其中,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质疑有关集团运作或与其他雪州子公司的投资相抵触,无法起任何整合作用。

另外,双溪武隆区州议员拿督三苏丁、杨美盈及甘榜登姑区州议员刘永山等异口同声质问,州政府为何不让雪州大臣机构(MBI)直接进行整合雪州的资产投资工作,而要另辟门户?

阿兹敏一度解释,由于需要清理(Bersih)雪州大臣机构业务的运作,因此才特设上述臂膀机构,结果,却遭乌鲁安南区州议员拿督罗斯尼质问,雪州大臣机构是否存在“不廉洁”(Bersih)问题?

此外,议员也非常关注该投资臂膀公司不受法令管制的问题,这是有别于雪州大臣机构是受到州务大臣法令第3条纹(Eknamen No3 Menteri Besar Selangor)的管制的。

在午休时段,行动党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杨美盈及刘永山再度召开记者会指出,不满州政府在重组涉及63亿的雪州资产上,交由一个不受法令管制的机构管理。

州议员指管理欠透明

他们认为该项做法缺乏透明度,希望州务大臣能够让州议员进一步了解公司的运作,并透露淡江区州议员沙里已于明日提呈动议,将公开辩论上述课题。

这项课题在今日问答环节里耗时30分钟进行,并受到民联州议员及多名国阵议员及独立人士巴生港口区州议员丹斯里卡立依布拉欣的连串询问。

阿兹敏:有别于1MBD
达鲁益善集团直属州政府

在午休时段,阿兹敏受到记者追问时指出,州政府立场非常明确,将开明态度接受朝野议员的质问,不过,强调达鲁益善投资集团绝对有别于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因为州政府将直接参与其营运和决策。

他说,一马公司是一个独立公司,并非直属中央财政部的机构,但是雪州大臣机构则持有达鲁益善投资集团100%股权,因此州政府有绝对参与其商业投资的决策权。

他指出,达鲁益善投资集团就如中央政府所持有的国库控股(Khazana Berhad),或新加坡政府的淡马锡(Termasek Holdings)一样,都属于政府的投资臂膀公司。

“谈及商业经营,肯定存在投资风险,因此州政府希望通过投资臂膀公司参与商业投资,一来可善用专业人士运作,二来也可减低商业投资对州政府财务带来风险。”

他说,相对,一旦达鲁益善投资集团获得任何回酬,都会直接惠及母公司,即雪州大臣机构,反之亏损时,却不会直接影响到州政府的财务。

透明化公司运作

询及该公司不受州法令管制的问题,阿兹敏指出,达鲁益善投资集团是一家在1995年公司法令注册的公司,因此,每年都需要向大马公司委员会(SSM)报账,而且该制度也存在一定机制,以便让公众了解其损益情况。

阿兹敏坦承,该公司确实必须更加透明和有效运作,因此,将会以公开、透明方式,接纳州议员的讨论及建议。

检讨雪大臣机构管制法

阿兹敏指出,州政府将重新检讨雪州大臣机构的管制法令,修正其所出现的纰漏。

“我已跟国家审计局商讨,要求探讨稽查该机构的方式,以确保有关机构的运作透明和负责人。”

他指出,雪州大臣机构将全权负责决策和社会企业责任的工作,相对,达鲁益善投资集团着重商业投资发展。

缩小贫富差距
州政府关注低收入家庭发展

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阿里指出,要改善我国贫富悬殊问题,社会需有质问不明捐款的道德观。

他回应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口头提问时,引用《Capital in 21th Century》一书指出,作者认为若不解决国家贫富悬殊,可能影响国家经济、社会及政治的发展。

“我国的贫富悬殊问题出在不敢质问缺德行为,比如一个领袖能够阻止其领导将总值26亿令吉的捐款存放在个人户头,将可确保改善我国贫困人士的生活水平及薪金制度。”

他说,从大马人均收入分配于从2009年的0.441跌至今天的0.4401统计中可见,我国政府并没有作出任何的改善措施。

“为了确保财务分配均匀及缩小贫富悬殊,州政府于2015年的财政预算案中,特别重视和关注低收入家庭的发展计划,包括修正城市贫困收入水平的指标、提供微型贷款,鼓励贫困家庭通过经营小生意以自力更生等。”

“雪子公司决策 州议会后知后觉”

独立议员巴生港口区州议员卡立今日就达鲁益山投资集团(DEIG)课题与阿兹敏“针锋相对”,他指出,州政府需对此课题解释清楚,并采用透明化机制运作。

他说,根据过往经历,曾发生雪州子公司作出决策后,雪州议会迟迟才获悉。

针对阿兹敏在会上反驳他在管理期间出现达鲁益山集团(KDEB)债务不清问题,卡立解释该公司一切借贷都有在州议会上讨论,并没有“躲藏”问题,不应混为一谈。

他指出,在雪州大臣机构设立直属公司,就可能出现不够透明问题,加上州政府现今也有没有相关专才,有能力管理这么大资产的公司,因此,担心将重演中央政府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的问题。

卡立第二天终获发言机会,并针对达鲁益善投资集团发表意见。

卡立第二天终获发言机会,并针对达鲁益善投资集团发表意见。

卡立提醒州政府
关注雪水供债务控制水费

错过第一天的提问,前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今日咬着雪州水供重组课题,质疑雪州大臣只关注20亿令吉水务资产,却忽略75亿令吉债务事宜,并担忧往后将影响水价调涨。

他在州议会途中出来接受记者询问时指出,阿兹敏昨日回应指20亿令吉水务资产并不会有任何变动,不过却没有指债务是否仍存有变数。

他解释,州政府若忽略债务的严重性,可能导致水供成本增加,进而造成水费被迫调涨。

“昨日我没时间提出看法,不过将于今日或明日的州议会上提及,并辩论此事。”

他表示,州政府应优先处理雪州水供公司及商业高峰事宜,因为这两间公司的员工都非常焦虑,可能因没有明确的指示,而影响整体的工作效益。

卡立强调,州政府只要妥善处理好雪州水供重组95亿令吉的资产和债务,以及减少发生无效益水问题,相信水费就不会调涨。

较后,记者虽要求大臣阿兹敏回应此事,不过他拒绝,并认为卡立已在州议会上建议及辩论,而非通过媒体传达本身的意见。

150819K02_C2872-0

黄田志(左起)、杨美盈及刘永山在午休时段,再度召开记者会呼吁州政府清楚说明达鲁益善投资集团的运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