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大爆炸】“血肉横飞沾到脸上”
狮城姐弟4人与死神擦肩过

(新加坡19日讯)狮城姐弟一行4人拜佛遇爆炸,七旬姐姐绘述:“妹妹脸上沾有血肉碎片,我以为她被割伤,但后来发现是别人的。”

这一行4人包括姐姐王秋花(69岁)、妹妹王秋枝(59岁)、弟弟王厉名(53岁)和弟媳珍妮弗,是从新加坡出发到泰国的大山国家公园(Khao Yai National Park)旅游,途中停留在曼谷。

抵达曼谷后,他们一行人还没去酒店,就先到四面佛坛拜拜。

王秋花今早在朱拉隆功医院向记者绘叙述前晚情况时说,当时突然传来两声巨响,跟着看到漫天灼热耀眼的火光。

之后,她说周边都是惊叫声,很多人倒了下来,满地玻璃碎片,但佛坛却几乎完好无损。

“我身边躺着一个小男孩,他没有流血,但却一动不动。”

当下她赶紧寻找家人的踪迹,发现弟弟在距离她1.5米的地方,他申诉腿断不能动。

她指妹妹过后也找到他们,“我看到她的脸和脚都有玻璃碎,脸上甚至沾有血肉碎片,我以为她被玻璃碎割伤,但当帮她抹脸时,发现(肉碎)是别人的。”

她表示,当时现场非常混乱,许多公众伸出援手,有人推来轮椅,把他们送入对面街道的曼谷警察综合医院治疗。

王秋枝的脸上案发后沾着人肉碎片。

王秋枝的脸上案发后沾着人肉碎片。

差三步就被炸死

老妇王秋花说:“差三步我可能就会被炸死。”

她表示,事发前妹妹和弟媳都坐在佛坛旁的椅子上,她则买了香烛去祭拜,当时拜完第二面佛像,走着去第三面佛像时,爆炸就发生了。

“很多人倒下来,最靠近我的一个死者,才距离我三步路,如果我站在那里,可能已经没命了。”

王秋花说,若早走3步就会被炸死。

王秋花说,若早走3步就会被炸死。

庆幸没跪下拜拜

她也庆幸没有跪下来拜拜,否则可能无法及时逃生。

被送院后,她申诉因语言不通导致拖慢了治疗;事发后18个小时也只喝水,没吃东西。

昨午4时多,她指泰国首相有到医院探望他们并致歉,同时给他们每人现金5000泰铢和献上鲜花慰问。过后,当局也派人来说会提供3万泰铢的医药费补贴,当地旅游局也另有赔偿。

4炸弹碎片射入身体
弟弟须取出直肠弹片

四炸弹碎片射入王厉明的左小腿、右大腿和直肠,今天必须冒险动手术,取出直肠里的弹片。

王厉明(53岁,自由职业者)受访说,事发后到处都是尸体,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查看家人是否安好。可惜他发现自己不能动弹,因左小腿骨折,进院检查后还发现左腿有两个5厘米炸弹碎片,昨天已动手术取出。

王厉明已拿出左腿两个5厘米炸弹碎片。

王厉明已拿出左腿两个5厘米炸弹碎片。

他说,右大腿也有一个炸弹碎片,另一个碎片是从左到右穿过直肠,留在直肠里面。他指今天会动手术取出直肠的弹片,但有一定风险。

记者现场也看到他的妻子珍妮弗(41岁,销售经理)陪着丈夫去照X光,她自己则只是右大腿两处被轻微烧伤。

王秋枝则脸部受伤,需要动手术,而双脚上有多处被玻璃碎片割伤,共缝了6针。

开朗少妇遭炸死
丈夫悲痛难接受

在爆炸案中不幸丢命的狮城少妇是开朗的好妻子,丈夫仍难以接受妻子丧命,他今早在医院受访时,不愿提爱妻。

死者刘瑞春(34岁)是安盛保险员工,原本和丈夫黄绍德(35岁,译音)与几名朋友到泰国旅游,却不幸遇到爆炸案。

刘瑞春当场被炸死,她丈夫的右脚则被玻璃碎片割伤,听力也一度受影响。今早他跟记者证实,自己的右脚被割伤,但无大碍。

他指会在今天返回新加坡,不过当询及妻子的事情,他却一直说需要休息,表情悲伤,最后说不愿回应关于妻子的问题。

新加坡外交部向死者家属表达最深切的慰问,新加坡驻曼谷大使馆正在给予他们援助。

据了解,刘瑞春和丈夫与弟弟到泰国旅游,事发时她在闹市中,正朝四面佛坛走去,突然爆炸发生了,她当场被炸死。

死者刘瑞春(左)和黄绍德是一对恩爱夫妻,膝下无子但有打算生儿育女。

死者刘瑞春(左)和黄绍德是一对恩爱夫妻,膝下无子但有打算生儿育女。

夫妻原本打算接受人工受孕

从中学就认识刘瑞春的梅小姐(35岁)透露,夫妻虽然膝下无子,但打算今年报名接受人工受孕。

梅小姐说,刘瑞春是友善开朗的人。她透露:“她刚在3月参加了我宝宝的满月庆祝。我们一直都有保持联络,关系很好。”

另一名朋友谭先生(31岁)在2011年认识刘瑞春,他们当时在星展银行工作。“她总是在笑,非常外向,我把她当成是男生看待。”刘瑞春是曼联球迷。

记者昨天走访夫妻在勿洛的住家,一名不愿具名的邻居透露,夫妻虽然没孩子,但非常爱护动物,因此家里养了两只狗。他们见到左邻右舍,都会友善打招呼。

陈颂峻的右手和右脸颊被烧伤,右耳听觉还未完全恢复。

陈颂峻的右手和右脸颊被烧伤,右耳听觉还未完全恢复。

母子还愿遇爆炸 双双送院

当年许愿,一索得子,狮城妇带儿子到四面佛还愿,不幸遇上爆炸案,双双送院。

在曼谷恐怖爆炸案中受伤的狮城母子,已被证实是58岁的王瑞明(译音)和21岁的陈颂峻(待业),两人目前都在曼谷朱拉隆功医院接受治疗。

陈颂峻受访时说,他和母亲上周六到曼谷旅游4天,目的之一就是要到四面佛还愿。

“20多年前,母亲在四面佛前许愿,希望怀孕生子,她过后就生下了我。”

回想事发经过,陈颂峻说,炸弹爆炸时,他刚巧转过身子,母亲则去买香。当他回头时,发现妈妈一脸震惊,跌坐地上。他上前尝试把妈妈拉起来,却发现妈妈脚已受伤。强大的爆炸力,把王女士的两部手机都震坏。

陈颂峻告诉披露,他来自单亲家庭,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年纪大,四年前又被诊断患有肾脏病,他希望能尽快安排母亲回新加坡。

陈颂峻已与新加坡外交部和国际SOS救援组织联系上,希望能安排救护飞机,送母亲回国接受治疗。

在这起爆炸案中,陈颂峻的伤势较轻,右手和右脸颊被烧伤,身体多处也被炸弹碎片割伤。即使到了现在,他右耳的听觉还未完全恢复。

王瑞明的伤势较重,昨早入院后边动了手术,医生从她的右腿取出不少炸弹碎片。由于吸入太多浓烟,王瑞明目前还得借助仪器呼吸。她目前也还无法说话。

对于这起事故,陈颂峻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好起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