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治疗
”红河褪色了

(关丹17日讯)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声称,经过4个星期的“治疗”后,因被铝矿开采污染而造成的红海、红河,已经有明显改善。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长拿督旺祖乃迪说,由于当局马上针对问题展开治理工程,使河水及海水的色泽已经“从深红变浅红”。

他说,当局于5月12日发现有关问题后,经过4个星期“有效率”的处理及预防措施,问题已经显著改善。

他说,当局于6月20日再对红海、红河考察后,发现颜色已经从深红变浅红。

“政府将继续展开治理和预防污染的措施,以减缓红海红河的污染问题。”

政府采紧密措施

他重申,上述实例,是政府采取紧密的措施而产生的明显效果。

旺祖乃迪是于今日巡视铝矿山与关丹码头后,召开记者会时,如是表示。

陪同巡视者尚包括彭亨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彭亨州基本设施及环境事务委员会主席拿督莫哈末苏菲。

部长此次出巡大阵仗,各政府部门,包括环境局、关丹市议会、地质与矿物局及卫生局等,都派代表出席。

150818E01_C1650-4

旺祖乃迪(右起)、安南耶谷及莫哈末苏菲查看铝土矿。

彭政府应重新检讨采铝矿条例

旺祖乃迪认为,彭亨州开采铝矿条例必须再重新检讨。他建议对违规者加重刑罚,并打算在国会上提出修改有关条例。

他说,他与安南耶谷达到共识,认为“铝矿业可为彭亨州带来可观的收入,但也会对环境造成影响。”

应装置隔尘网篱

他建议,露天铝矿吨积区应该装置隔尘网篱,避免铝矿砂飞扬,造成空气或河流污染。

旺祖乃迪指出,彭亨州铝矿开采的矿山可分为两种,一是合法的矿山,另一种则是非法的。

“举例说明,刚才巡视的Kotasas公司的矿山,是符合政府条例开采铝矿,可以作为其他铝矿开采活动的榜样。”

他说,该矿山设有罗里清洗系统。

他说,在非法铝矿开采方面,铝矿业者未正式获得政府批准前就开采,包括在垦殖区及露天开采。

他坦承,上述失控的情况,是政府疏忽所致。

“持有临时开采准证(DOL)的铝矿业者,也可向政府提出申请,以便获得技术上的协助。”

彭大臣:召司机传达运载条例

彭亨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表示,他将传召所有运载铝矿罗里司机聆听政府所制定的运载条例。

他说,过去,政府已经传召了铝矿业者、承包商听取政府的开采条例。

旺祖乃迪对记者对于提问铝矿尘埃吸进体内,是否有损健康,有可能致癌的提问时,并没有正面回应。他说,罗里建议采用封闭式后车厢,将可避免红尘飞扬,对环境污染造成影响。

 

司机“收到风”避风头
罗里停路肩阻交通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长今日到访关丹巡视铝土开矿区,闻风的铝土矿罗里暂避风头,把阿亦布爹路当成露天停车场,阻碍交通,当地居民有微言。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长拿督旺祖乃迪今日到关丹巡视铝土矿开采引起的污染问题,不少罗里司机“收到风”后,即将罗里停放在阿亦布爹路,导致交通阻塞。

人民公正党士满慕区州议员李健聪接获投诉后,其助理杨金福及黄骏延即前往现场巡视,当地居民黄克信透露,每逢傍晚放工时间,即有不少罗里停放在该区,造成交通不流畅。

危害民众安全

黄骏延透露,大马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及关丹市议会都互相推卸责任,无论如何,他们将会近期内与县局官员商讨对策。

杨金福透露,阿亦布爹路已狭窄,一旦罗里停放在路肩,会危害民众安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