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寄语:苦了膀胱

上星期我到曼谷公干。办妥公事后,已是傍晚6时。当地代理嘱咐他的千金阿兰请我吃饭,还约了3个同事陪同。一行5人,由阿兰驾车,到我住的酒店附近的泰国餐厅用膳。因为吃完饭后可以步行回酒店。

岂知开车不久,就并入塞车的长龙。原本只需20分钟的车程,最后竟花上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对我来说并不是太长,只是我有前列腺问题,隔20、30分钟就要上洗手间。起初,我拼命忍住。但忍无可忍的时候,只好请阿兰找厕所。第一次还好,找到汽油站。第二次却没有这样幸运,只好在路边的阴暗处解决。第三次,已经看见餐厅,但汽车要掉头,不知还要花多少时间。我唯有下车,快步跨过马路,急忙走到餐厅里放松去。

车上小解胶套出售

饭间,我向阿兰道歉。但阿兰说这种情况常见,大家已见怪不怪。她还告诉我,市面上有专为解决在车上小解的胶套出售,有男装和女装。看来,塞车在曼谷是常态。其实东南亚各地都有这个问题,雅加达的塞车情况也是很严重。提起吉隆坡的蕉赖路,大家也是怕怕的。十多个住宅区,只靠一条公路出入,不塞车才怪。塞车的其他原因包括,天气恶劣和交通事故等。当然国家经济发展好,大家有钱了,想成为有车阶级,致使私家车数量增加,也是导致塞车的原因。

在中国内地,经常性的塞车是个大问题。在节日前后,问题更为突出。前两年,10.1前夕,我下午5时从香港出发,抵达惠州老家时已是午夜12点,比平时多花了一倍时间。香港的公共交通工具,尤其是地铁,快捷可靠,解决了部分路面塞车的问题。除非有什么大意外,不然很少发生大塞车。

经济代价庞大

塞车的经济代价庞大。在美国,塞车一年浪费了55亿个小时,经济损失高达1210亿美元,其中货车司机的总损失就有270亿美元。除了经济损失之外,塞车也令人烦躁不安,还让司机情绪失控,造成司机之间的冲突。有时还会导致交通意外和伤亡。

塞车除了浪费时间和金钱之外,我想,对于有前列腺毛病的人来说,还害苦了膀胱。

文:木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