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八碎:冯玉奇的小说

150818D11_C3003-5

上个世纪50年代,职业青少年光明正大阅读冯玉奇的长篇小说者相当多,偷偷摸摸接触其作品的相信也不少,如果不是学校的老师管教有力,可能会形成一种不良的风气。当时能够上中学的青少年多以“知青”自居,不让人视为堕落而被批判,坚决不涉猎这类被归类为不健康的灰黄色读物,是阻挡它们“污染”这些纯洁心灵的最有效力量。

部分成了禁书

印象中,我略读过的冯玉奇小说约有十来种(如果不是功课越来越繁忙,这数目肯定会增加),包括《教师万岁》和其下集《桃李春风》、《晓风残月》、《解语花》、《新解语花》、《征》、《归》、《恨》。这些后来都成了禁书。我印象较深的《教师万岁》被当局“收换”,理由是歌颂旧社会一名固执的老师,以此宣扬重视体罚的教育方式,对文盲的劳动阶级表示轻视,把日本侵略中国的主因归咎于中国教育的落后。至于我似乎曾读过的《光明》、《复仇》(?)两种则不在被禁的书目里。

冯玉奇的小说,书名从一个字到5个字的都有,4个字的最多,2个和5个字的最少。一个字的,如《霄》、《罪》、《孽》、《血》、《菊》,两个字的,如《歧途》、《逃婚》、《情奔》、《光明》,3个字的,如《小红楼》、《失足恨》、《霓裳曲》、《遗产恨》、《霜满天》,4个字的如《乱世风波》、《月落乌啼》、《水性杨花》、《断桥流水》、《雪地沉冤》,5个字的如《万里行云侠》、《剑侠女英雄》、《大破玉佛寺》、《明月重圆夜》、《太极阴阳剑》。内容以社会言情为主,又有好些属于武侠小说。

思想水平不高

由于大多属于“内幕”小说,又为了讨好读者而随波逐流,难免涉及色情、阶级、畸恋、乱伦、奸淫、荒诞、迷信等等,称赞国民党政府、特务等情节,受到刁难,理所当然。这与当时的政治环境、思想意识形态、文学观等等都有关系。冯玉奇生在那个时期,思想水平显然不高,未能从较高的角度观察、书写,不获当局垂青,不足为奇。但一般知识水准不高的读者,趋之若鹜,则是可以理解。

《征》、《归》、《恨》这系列的3部书,冯玉奇把它们归入“长篇社会言情创作”,1948年8至10月间由上海大明书局印行。作者从中国八一三战事爆发写起,至战争胜利结束为止,以国民党特务的后方活动为主干,一共40、50万字。每部书前有一页“序”,向读者就写作背景作简要的交代。

《征》出版后,读者很想知道书中人物朗露茜的下场,应书店老板陈君的要求而续写《归》。《恨》也是应书店老板的再三催促而写成的。不过,冯玉奇没遵照陈老板的意思,把朗露茜的结局写得“甜蜜而美丽”。他认为其时可恨的事情太多了,触目皆是恨,譬如食米要三千多万一担,白报纸要三千多万一令。

他原本打算再写一部名为《乐》的续作,后来有没有写成,我没有资料。这系列,我原本有完整的一套,《征》不知何时失了,觉得略有遗憾。

文:碧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