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铝开采山崩地裂
关丹大地淌血

红土祸民系列1

因开采活动,山从变了样。

因开采活动,山从变了样。

有海边城市之美称的关丹,因铁铝二物开采,在短短几年中变成“滚滚红城”?短短5年里,人为开采造成的山崩地裂,道路处处是红尘,河水骤然变成红色,海水染红,大地淌血!

自从莱纳斯稀土厂在格宾工业区设立,稀土辐射污染尚未解决,现在又发生铁铝开采引起的严重环境污染问题。

关丹犹如被挖破的山城,一辆又一辆的神手,像魔手般张牙舞爪拔树挖山之后,挖成一个又一个大洞,犹如“红色沙漠”;一辆又一辆的载矿罗里扬起滚滚矿尘,一点一滴的污染了环境,红尘瘴气;泄漏的铁矿,流进河里、大海!

清澈的河水变成“红河”。

清澈的河水变成“红河”。

这里的道路已是红尘滚滚;清澈的河流变成红河;以荷花为名的珍妮湖变成红湖,清澈的大海变成“红海”,绿油油的树木被矿尘覆盖,关丹失了蓝天……

飘荡在空气中的“红尘”,属于铁矿尘、铝矿尘,呼吸着,再也没有过去新鲜的空气。一旦吸入铁铝矿尘,恐怕影响身体健康,而生活环境遭此破坏,居民声声控诉:“请还我一片碧绿大海,还我绿山清河,还我一片蓝天,还我一片可以呼吸的天地!”

铁铝矿污染重区是位于关丹的斯里再也,武吉依班、林明路、武吉莪、关丹码头,因为资源丰富,蕴藏矿质丰富,蓬勃发展的铁矿、铝矿业,带来经济“奇迹”,却因政府监管不当,在进行开采时,运输不当、仓库管理不当,让沾满铁铝矿尘的罗里四处乱窜,间接把铁铝矿尘带到道路、社区,引发空气污染。

开采铝矿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开采铝矿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铁:

开采铁矿约5年前开始发展,由于中国对铁矿砂的大量需求,云冰、斯里再也、武吉依班、关丹码头等地如火如荼的大肆进行开采,环境污染不在话下。关丹码头因有大量铁矿砂储存库,络绎不绝的铁矿罗里来回载送,多条主要道路皆受影响!

铝:

因印尼停止开采铝矿供应,大马铝业商机重现,提供大量铝土矿给中国。拥有丰富天然资源的彭亨州早年发现了大量的铝矿脉,此次“中招”,使用铁矿开采的机械,循环使用,开采铝矿,而铁铝露天胡乱的吨放,也导致尘土飞扬。

载矿罗里扬起“滚滚红尘”。

载矿罗里扬起“滚滚红尘”。

铁铝二矿加剧污染

今年1月开始如火如荼的铝业开采,让业者看到“金钱”的可贵,一些更在没有执照、政府监管不严之下,毫无忌惮进行非法开采。短短半年加剧关丹的污染问题。一些学者更预测,胡乱举止,将导致泥土流失情况严重,接下来雨季,肯定让关丹面对一轮新的大水灾!

abc

铁铝矿发展蓬勃,带给彭亨州政府丰厚的收入,但政府没有设定一项开采铁铝指南,开采铁铝的地方靠近住宅区,旅游景点。而在开采运输运用铁铝的过程中执法不严,导致铁铝在运输过程中污染关丹县的空气,尤其是辗过铝矿浆的罗里,轮胎沾满铁矿浆,直接上路,将铝矿直接带去道路,变成红路大道,所扬起的铝矿尘,飘荡至造成环境污染。载矿罗里络绎不绝,几乎每天逾百辆的罗里上路。

根据彭亨州地质与矿物局的数据显示,州政府总共派出100张铁矿开采执照,至于铝矿执照,该局一直无法提供有关数据。

本报探析所知,铝矿开采业者多数是违法进行开采,主要是向武吉莪、双溪乌拉一带的地主租借农业地,为求迅速致富,并没有理会条例的运作方式,引发目前的环境污染问题。

关丹码头海域“红海一片”。

关丹码头海域“红海一片”。

污染环境 健康敲警钟

生活在铁铝矿尘的黑区中的居民,因吸食太多铁铝矿尘埃纷纷病倒了,敲醒了人们对铁铝矿砂环境污染危害健康的警钟!

尤其是关丹码头一带的居民,是最早受铁矿尘埃污染的地区,码头的铁铝矿胡乱吨放之余,铁矿罗里络绎不绝,铁铝矿砂尘飞扬,造成多名居住附近的小孩患病,主要是气管疾病占多数。

其中一家5口都因吸食铁铝尘而染病,一名4岁小孩被医生证实因为环境污染而致成肺炎、8岁男童患上哮喘病、12岁则严重伤害其身体健康!

安娜(40岁)居住在关丹码头甘榜士拉末,一家五口,孩子全部都染病,家境赤贫,还要面对孩子染病的问题,其3岁女儿卡莎拉小孩已被医生证实因为环境污染导致患有肺炎、8岁男孩沙拉阿曼患上哮喘病、12岁男孩沙拉阿兹患上哮喘病兼眼疾。

尤其是3岁的卡莎拉,自1岁宝宝时便患上严重肺炎,至今病情时好时坏,也因为生病关系,学习能力比较差,能够走路,但还不大会说话。

“卡莎拉年幼就染上严重肺病,随时有生命危险。”

abc2

心力交瘁无计可施

12岁的沙拉阿兹向记者申诉,除了患上哮喘病,其眼睛因不断遭铁铝矿尘吹进,导致眼疾问题。“被医生诊断出眼睛是被太多铁铝矿尘埃飞进,导致患上眼疾。”沙拉阿兹忍着眼睛痛,对记者说道,然后一直申诉“眼睛很痛,很痛”。

沙拉阿兹拥有一双很忧怨的双眼,他的眼睛时常红肿,发痒,医生认为那是铁铝尘飞进眼睛中,对眼睛造成的伤害。

安娜哀伤的说,由于3个孩子都患病,时常要到政府医院看医生,单单是照顾他们的健康,已令她感到心力交瘁。

但无计可施的他们,依然得每天面对飞驰而过的铁铝矿罗里“卡扎、卡扎”声,晚上孩子因哮喘病睡觉发出呼吸困难的声音,都让安娜生活在极度不安中。

“家里全都被铁铝尘染色,即使是紧闭门户,屋内还是黄尘一片”,安娜每天都打扫房子,都得念着这话……但还是扫也扫不完的铁铝矿尘。“丈夫罗斯里在工厂工作,一个月只有1000余令吉的收入,除了给予孩子温饱以及医疗费外,我们没有经济能力搬迁。”

年迈的英达沙曼喉咙刺痛不已。

年迈的英达沙曼喉咙刺痛不已。

哮喘发作  喉咙刺痛

9岁大的女童诺卡拉达,自从5年前关丹码头开始运输铁矿后,便开始患上哮喘病,其母亲罗兹达晚上听到孩子的急促的呼吸声,心惊胆跳。

“尤其是她哮喘病严重发作时,令人担忧。”

诺卡达拉时常必须到医院进行检查,繁琐的治疗过程,令父母担心不已。

同时,68岁的老婆婆沙曼英达每晚都咳嗽,每天呼吸着矿尘,令她喉咙刺痛。

“咳、咳、咳!”,沙曼英达的咳嗽声,是长期生活在矿尘生活的累积下的病征,她问:“我能够做些什么?”

明日预告:关丹红海一片,破坏海洋生态平衡,更唯恐污染海水,含有毒素!

报道/摄影:梁慧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