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山:产妇心目中的天堂

助产士团队以女性为主,人数很多,对待孕妇产妇的态度,几度害我感动得忍住眼泪。

我现在住的小镇,人口三千多,有幼稚园、小学、中学,有体育中心,警察局好小,寥寥数名警员走来走去没什么事情干,每天在学校放学的时候,来指挥交通让孩子们过马路。

没有医院。

邻镇 Pertuis 人口2万,医院在那边,水准很差,我们小镇的人相信,除非你想死,否则急症的话,还是赶到艾斯城去比较好。

医疗费用全免

可 Pertuis 医院的妇产科,又是产妇心目中的天堂,我生老二的时候见识过,至今说起来,感觉还是不太真实,人道得不太真实。

这妇产科是以助产士团队挂帅的,医生的职责是剖腹,顺产不需要医生,由训练有素的助产士负责,所以第一次产检后,祈祷自己不要再见到医生就对了。

医疗费用全免。

助产士团队以女性为主,人数很多,对待孕妇产妇的态度,几度害我感动得忍住眼泪。

第一次差点掉泪,是她们捧着文件夹,认真问道:“您是生第二胎,有经验了,请问您在生产的过程中,有什么样的偏好和需求呢?”

蛤?你在问我生孩子的私人偏好和需求吗?你想要来配合我,而不是要我配合你吗?

在大马生小孩,剧痛中都还必须配合医护人员的方便,一切都以医护人员的方便为主的做法,深深烙印在我心,那种创伤感,是永远难忘的。

忍住眼泪我说了:“我在阵痛的时候,喜欢昏暗的灯光,完全不想被打扰,而且我想听佛经。”

在绿度母心咒下生产

这一切都被允许了,后来待产的小房间只有我一个人,大声播放我自己带去的绿度母心咒,还带过去产房,所以老二是在西藏喇嘛念诵绿度母心咒的低沉喉音中出世的。

助产士们用尽一切可能帮助产妇自然产,也尽力协助产妇不用药,她们提供英国巴哈花精给产妇舒缓情绪,也有专门的针灸师,如果你信任针灸,可以试用针灸止痛。

我没有用到,因为我自己的经验,是可以用内观禅观呼吸和观疼痛的方法,去度过十几小时的阵痛乃至生产大痛的。

此生我从来不敢想象,自己在生小孩的时候,不付费的情况下,能够得到那么周全的照顾,和尊重。

那种一个产妇一名助产士的陪伴过程,不催促,总是鼓励,总是温和,总是气定神闲,说:“生孩子,不就是一个等待吗?”耐心等孩子自己努力出来。

进入产房以后必须脱光衣服。

因为产房的温度,设定在摄氏 37 度,非常热,37度是体温。

这是另一个害我掉眼泪的体贴,他们体贴的不止是产妇的身体不能受寒,更体贴到小孩被生出来,皮肤接触到人间的空气那一瞬间的感受。

外面的温度,是母亲体内的温度,小孩的身体和感官不会受惊吓。

助产士的祝福

我满身大汗,顺利产下老二,热得非常舒服,与孩子脐带相连,不急着剪掉,相依偎很久很久,孩子张开眼睛静静的。

助产士把孩子抱去旁边清理的时候,嘴巴轻轻靠近孩子的身体,细声说许多话,听在妈妈本人我的耳里,眼泪又来,他说:“你是多么的强大,你努力的出世了,你会健康,你会过着美好的生活,你会给人间带来光明……”

怎么会这样,这些人,怎么会这样?

然后一张薄被盖着我和宝宝,母子俩一起躺在产床上,妈妈发汗,体内多出来的水分,几乎都流光了,在把我包得严严密密,送到房间里去休息。

这不像真实世界会发生的事,对不对?

所以不必多说“你一定要相信我,这是真人真事”这种话。

连我自己都怀疑自己做了一场梦。

 

文:练葵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