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朱玉叶案申冤
兰加巴拟向被告索偿

兰加巴(左三)继承成先父遗志,义务为朱家打官司。左起为林桂亿、朱亚寿、林金莲、王国慧和林文明。

兰加巴(左三)继承成先父遗志,义务为朱家打官司。左起为林桂亿、朱亚寿、林金莲、王国慧和林文明。

(双溪大年17日讯)继承先父加巴星的遗志,为朱玉叶奸杀案申冤的朱家义务律师兰加巴,本周将与主控官商议向被告索取赔偿。

兰加巴也是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

他说,随着被告谋杀罪名成立并被判处绞刑,主控官可以依据刑事法典第426项条文,向被告或被告家庭索取赔偿。

“我们不在乎被告会不会上诉,但朱家的下一个步骤,就是向被告索偿。”

他说,依据该条文,若高庭判被告必须赔偿朱家,而被告无法缴付赔偿,其家属也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朱家受尽精神折磨

他说,该案件是严重的刑事案,9年来的调查和审讯过程,对朱家是非常残酷的精神折磨,因此索偿的目的不在钱,因为朱家在此案中失去的是朱玉叶的性命,不是金钱可以挽回的。

“先父加巴星生前承诺将会给予朱家一切的法律咨询,我也会兑现先父的承诺,继续为朱家提供法律咨询,为他们争取公道。”

他也指出,除了索偿之外,他也会跟主控官讨论被告父母的供证被弹劾一事,因对方若在庭上给予不实的口供也属一项罪行。

“主控官也必须针对被告双亲涉嫌丢弃凶器,展开进一步调查,两人是否为案件共犯等,主控官都应关注。”

他指出,到现在为止,国内仍没有任何刑事案援引刑事法典第426项条文向被告索偿成功的个案,该条例在数年前才增修。

行动党武拉必区国会议员王国慧强调,该案件折腾了朱家整整9年。

王国慧说,在2013年当她带着朱家会见已故加巴星时,后者也有提出索偿的说法,并指有信心为朱家争取公道并获得索偿。

朱亚寿并未把善心人士的捐款支票存入户头,该支票保存2年,早已逾期了。

朱亚寿并未把善心人士的捐款支票存入户头,该支票保存2年,早已逾期了。

朱家感激各界多年支援律师费

由于获得兰加巴义务提供法律咨询,非政府组织于2年前给予朱家作为律师费的捐款分文未动,朱家感激各界多年来的支持。

朱亚寿指出,马来西亚妇女权益协会在2013年6月,在拿督王赛芝的带领下,登门造访朱家并移交了1万令吉的捐款。

他说,在兰加巴的义务协助下,他们不需要为律师费担忧,因此该笔捐款由始至终未动用,朱家也一直保存该支票而没有汇入户头。

“对于王赛芝和同行成员给予的关心,我们都非常领情和感恩,但这笔钱我们用不上,我希望这些钱可以用来协助其他有需要的人士。”

当时与王赛芝到访朱家的包括马来西亚华裔女企业家总会会长潘斯里谢淑珍博士、吉隆坡社会福利慈善协会主席郭琇琇及马来西亚精神健康协会署理主席布金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