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限制民众不知重开 榴梿街生意狂跌80%

哈拉班路榴梿街所摆放座位大多空置, 与以往榴梿老饕聚在一起吃榴梿的情况相比, 如今显得冷清。

哈拉班路榴梿街所摆放座位大多空置, 与以往榴梿老饕聚在一起吃榴梿的情况相比, 如今显得冷清。

(八打灵再也16日讯)哈拉班路榴梿街重开第三天,却因空间限制及民众不知重开消息,以致生意量未见恢复,反而狂跌!

收档还有剩余

有榴梿业者声称,榴梿街关闭前,一天可以出售20多篮榴梿,如今除了生意额无法“达标”,收档前甚至还有剩余。

有者估计本身档口的生意额下降约80%,如此一来,他们不仅面对生意额难恢复,更可能持续蒙受亏损。

食客寥寥可数

适逢周日《南洋商报》记者今午重回哈拉班路榴梿街,以了解在关闭两星期后,重新营业的情况,不过据观察,堂食榴梿的食客只有寥寥数人,与以往高朋满座的境况,显得格外冷清。

业者也申诉,自重开后,摆上的桌椅数量减半,奈何到来的食客还是“填”不满桌位,显见生意不好。

此外,业者也遵循灵市政厅指示,把座位集中放在榴梿街的两旁,加上业者在晚间聘请志愿警卫团来维持当地交通,因此以往交通拥挤情况多少有改善。

业者申诉限制多开销增

受访者也说,八打灵市政厅对他们采取严厉的措施,当中包括每张桌子都需上缴30令吉、不能在路边摆放桌椅及需自行购买公民责任公共保险等,林林总总的花费加上来,就是另一笔开销。

也有者说,在灵市政厅安排下,供食客座位已显著减少,同时因座位集中在榴梿街前后两段,因此顾客找到座位后就直接向位于角落的档口购买榴梿,以致中间档口的生意量显得较差。

PJ Durian Trading员工●陈国生:损失逾2万元生意

我估计生意量比起以前跌了逾80%,以前我每日出售23篮至25篮的榴梿,但现在不但卖不出此数量,有时甚至有剩。

榴梿街关闭期间,我估计有损失逾2万令吉的生意量,当中不包括其他费用,如员工薪水等。

我认为生意差的原因,是因现在不可在路边摆桌椅,所以有顾客驱车而来时看到座位不够时,就不想停车吃榴梿。

现在灵市政厅把座位都安排在榴梿档前后两端,顾客看到座位后便坐下,以致在角落榴梿档生意较好,但中间几间生意则较差。

SS2世兴负责人●世兴:灵市厅太严厉

我相信榴梿街关闭2星期多后,很多顾客都不知道如今已重开,因此目前生意量未见有恢复,还需观察一段时日。

业者都同样要交保险费及不把桌椅放在路边,并按照号码排放桌椅,确保遵守灵市政厅规则。

其实,我认为灵市政厅不应如此严厉对付我们,因这关闭一段时间,我们卖不出新鲜榴梿,有些顾客也会转移到别处吃榴梿。

皇中皇榴梿员工●陈文义:花逾万重新开档

初步估计,现在要向灵市政厅缴付每张桌子30令吉费用、聘请志愿警卫团指挥交通及购买保险等,都需花费逾1万令吉,才能顺利开档。

但两个星期没有营业,也让我们损失逾20万令吉的生意额,而且现在榴梿产量减少,所以接下来生意可能也会没有那么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