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之日夜:甲亢后的逆转———甲低

甲亢时期,必须努力与自己的身体抗争,比如抑制情绪,将悲伤和愤怒减至零,避免病情恶化。我喜欢摄影,时常带着相机游走。然而对于一个在相机观景器之后的人而言,最重要的是眼睛和手,而甲亢的症状就是突眼和手抖,照相变成不在我身体能力范围内的事了,说来有些许悲哀。不仅如此,餐桌上,我夹菜、盛汤也十分艰难,未到碗里却已洒尽。

家人对甲亢没有认识,因此他们对我的症状半信半疑,忍不住会想:“有没有这样夸张?是不是在博取同情呢?”虽然无奈,但毕竟我曾是一个精力充沛且很少生病的铁人。

不如继续对抗

我一直坚信自暴自弃或自怨自艾无法改善问题,不如继续对抗,等待风暴过去。

服用放射碘时大约是2010年12月,医生预计我3个月后才会产生效果,然而一个月后,我就开始容易感到疲惫,睡觉容易起床难,身子特别沉重,眼皮老是不太能撑开。

2011年2月间,我几乎一整天只能吃下一块面包,既不上厕所也不排汗,特别怕冷,身体迅速发胖。

我觉得我变成了一尾深海鱼,只想安静地躲在海底最深处,反应有些迟钝,总会慢个两秒才给反应。其实我当时什么话都不想说,也不想给任何表情,每一个举动都让我易感疲惫。于是我渐渐隐没入忧郁的情绪之中,对什么也没有兴趣,只想安静地呆着。我自己也是疑惑的,我其实没有什么好忧伤,为什么心情总是没来由的失落呢?我没有办法让自己振作,我只能机械式地提醒自己:不管遇到什么麻烦,一直活下去就是了,就算觉得自己的生命没有价值,也不能有轻生的念头。

终于熬到复诊当天,验血报告发现我的甲状腺激素已变成零。我一个干枯的机器,原来仅靠最后的意志力活动了。医生说我身体的反应比别人快,这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就苦了我白白辛苦搏斗了两个月。

摆脱了服用已有一段时日的抗甲亢药(Carbimazole),我迎来了新朋友———左旋甲状腺素(Levothyroxine),一般称“Thyroxine”,一种补充甲状腺激素不足的化学合成甲状腺素。

如解开咒语

记得那天复诊回到家是中午时分,我不管一切吞了甲状腺素就睡,我感觉我的灵魂快离开我的躯体,再也撑不下去了。大约一两个小时吧,我忽然全身冒着汗醒来,像霍然苏醒的僵尸般睁开双眼,仿佛因某种神秘力量解开了咒语而醒来。

“哇靠,我活过来了!”这是我当时从床上跳起时,心里顿生的一句话。

地球如此恢复了本来运转的速度。

风暴都过去了。

(甲状腺疾病之4)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