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客观看死刑

无法定义可能是当今社会最好的定义。诚然,当今社会,有拾荒助人的老太婆,也有杀小孩为乐的杀人魔;有解放同性婚姻的美国,也有恶贯满盈的IS共和国。

多元复杂,冲突矛盾,交织成我们的当今社会。

在许多问题交织的当今社会,人权的崛起及重大罪刑的来袭,同时并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必须聆听社会中有一群赞同死刑的声音。

无可否认,当今社会纷乱复杂,死刑具有一定的阻吓功能。卢梭在社会契约论的后文提到,避免未知的危险前,先交托生命与主权,个人为了避免被杀害,而同意自己破坏社会契约时需付出生命代价。

社会的安全网不是从天而降,反之是在每个社会成员的度让及构建中,逐渐形成。

维持死刑,能增加多一从犯罪的顾虑。在废除死刑的世界里,只有害怕失去自由的人才不敢犯罪,因为仅有终身监禁的存在。而在允许死刑的世界里,无论罪犯害怕失去生命或自由,他们都不会铤而走险,因为死刑及终生监禁都一并存在。

美国州属多恢复死刑

发表伟大的犯罪经济学理论的芝加哥大学教授贝克说,犯罪成本是心理惩处、法律惩处、社会惩处及定罪概率等的综合。犯罪成本和定罪率提高,犯罪率就会下降。

美国大部分州属在1976年恢复死刑,谋杀案从1990至2010下跌20%。去年底约旦内政部长也说,过去八年因为没有死刑导致约旦谋杀案增加,所以要恢复死刑。美国经济学者爱立契的实证研究也附和上述理论。其研究显示,每处死一个罪犯,可阻吓7宗杀人案。从这里进行推论,死刑增加重大罪刑的犯罪成本,可针对性阻赫害怕失去生命的群体,,达到阻吓重大犯罪的功效。

当然,这纯粹是社会中其中一种分析及讲法。而死刑到底有多大的实际成效,其实也难说不清。人权在重大威胁前,必须妥协?抑或相反?无论如何,社会中必须允许更多的辩论,死刑的存废问题才能够有更客观全面的视角。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