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不达标仅“够吃够用” 社团组织没注册消费税

位于沉香华济公会拥有多个出租单位,经济来源也是靠租金。

位于沉香华济公会拥有多个出租单位,经济来源也是靠租金。

(芙蓉16日讯)开销庞大,收入来源又少,距离50万令吉年收入标准尚有一段大差距,州内社团组织皆没注册消费税,受访者直言若社团会馆也被征收消费税恐怕只会加重负担。

消费税落实后,年收入超过50万令吉的社团得注册消费税,不过接受《南洋商报》访问的会馆社团没注册消费税,主要因为年收入不达标。

靠租金和筹款“生存”

一般上,州内的社团组织是靠产业取得经济来源,从而自供自足,至于没有经济来源的社团多是靠筹款活动,筹募活动经费或是改善会馆的设施。

受访的各会馆组织的主席或会长反映,会馆没有生意交易,源自产业的租金收入也不多,加上每月的收入开销庞大,不至于能达致50万令吉消费税标准的目标。

他们披露,会馆很多时候仅是处于“够吃够用”的状况,若会馆也征收消费税,负担必定会更为沉重,因为不仅要添购具备消费税系统的电脑,还得雇用专人负责处理消费税的事项。

社团消费税未明朗

他们透露,社团组织征收消费税的措施至今尚未明朗化,细节尤其是捐款收入的消费税定位也令人感到模糊。为此,他们希望有关当局详细列明,让他们清楚的了解社团消费税的概况。

租金低回馈社会———芙蓉华济公会会长●符史尧

义山属于政府地段,也基于义山卖地并没征收税务,而我们也没有生意交易,收入仅靠租金来源,年收入根本没达致50万令吉,所以无需注册消费税。

虽然我们也有许多产业,但是我们秉持着回馈社会的宗旨,征收的租金可说是州内最低的,加上我们向来不对外筹款,每年举办的宴会只是宴请理事会员,年收入是不可能达致50万令吉的。其实,华团年收入达50万令吉需要注册消费税的事项至今仍未明朗化,详细概况可能在日后才会更为清晰。

没有交易项目———森美兰杂货商公会长●锺志海

社团没有交易项目,年收入根本也无法超过50万令吉,因此相信也没有社团组织有注册消费税。

我们的收入来源只是靠会员入会收费,以及每月500令吉租金,收入可说是“够吃够用”

而已,另外每年还得应至少40个社团之邀出席宴会,所给的贺仪就已高达4000令吉。好在,我们的开销也不是太大,所以还是能够维持。

如果注册消费税,对任何一个社团组织来说,的确是一个负担。

应列明征收项目———森华堂主席●陈永明

由于我们暂时没有产业租金来源,加上每月支付3个职员薪金、租金及水电费开销已超过1万令吉,因此华堂并没有注册消费税。

尽管新会所已建竣,但落成准证下周将会取得,底层4至5间商铺如今仅有一间成功出租,有兴趣租赁单位可联络我们。在新会所单位出租后,或许年收入会超过50万令吉,届时可能就得注册消费税。

森华堂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婚姻注册及筹款活动,每月的开销已非常庞大,若有会馆必须缴付消费税肯定会加重负担,所以我认为政府应该将6%的消费税减低至3或4%,如果能够取消消费税就更好。

目前所需缴付消费岁项目依然模糊,照理说宴会捐款不该征收消费税,我认为关税局应该清楚将社团所需征收税收的项目清楚列明,让各社团组织一目了然。

产业需维修开销大———海陆会馆会长●丘金基

我们拥有6个产业,可是全年租金收入仅有10余万令吉,占消费税50万令吉标准的四分之一,也因此无需注册消费税。

会馆的收入其实仅足以应付常年的各种开销,包括固定的执行秘书薪金、清洁工人、水电费、电话及网络费用;若有春秋祭活动,那个月的开销会更多一些。

我们每年举办的宴会也并非筹款性质,虽有收到贺仪但在支付晚宴的开销后,盈余是少之又少的,而且有时是免费让会员出席。

近年来部分产业也已陈旧失修,必须进行维修,全年的开销也提高至10余万令吉。

如果会馆注册消费税,负担肯定更为沉重,因为得添置消费税电脑系统,也得聘请专人协助负责输入及呈交消费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