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募资怪现象

上回说到上市公司想尽办法来向股东/公众募资,出现许多怪现象。

如前提到的豪华云顶(HWGB),3次募资约已经超过1亿3000万令吉,这不是小数目,但是所募集的资金会否是泥牛入海,一去不回头呢?

公司最新建议削资至5仙,可是在2000年时代曾经削资整合,那时的1令吉面值,已变成30仙(再整合10股为3股),意味着早期的股东1令吉面值已经削至1.5仙。

要回去当年的1令吉,恐怕不是说说那么容易了。

也有人争论说,大股东同样“灾情”惨重,何以我独怜小股东?其中奥妙,不能明说。

不过,从许多小股东损手烂脚的情况来剖析,不妨这样诠释:公司募集了钱,不管是否用之有道,能够使用的,还是管理层。

即使经营无道,大股东还是可以从执行任务当中收取酬劳,而小股东恼于所托非人,在股权上却又不能奈何,是以值得怜悯。

舍本逐末白费心机

本周另一个股东特大,华运控股(MSPORTS)建议面值5美分,削资成2.5美分,以方便未来募资的用途。

因为根据该公司的注册条例,新股发行价不得低于面值,而公司建议时的股价是约12仙,即3.2美分,因此为了以更吸引和贴近市价的价格募资,就建议削资。

也亏投资顾问如此有“创意”,想出这种削足适履的方法。

公司不专注在业务,却花钱(建议、特大、削资活动都要花钱)搞这些动作,真是舍本逐末。

而一场股灾,把公司股价压到8仙,令吉兑美元又贬至4:1,折合股价只有2美分,那么公司这个建议,岂不白费心机?

中国公司我们真的是看不懂。华运控股处于净现金约70仙的状况,是股价的9倍;净资产有1.04令吉,是股价的13倍,钱不够多?还要削资来集资?

如果是在大马,大股东早都把它私有化了!

本周股东大会焦点

8月过了一半,股市跌了100点,马币兑美元贬破了4令吉。

18日是ENRA集团的股东大会,它前身是PERUDEN;同一天的鹏达集团(PANTECH),今回移师柔佛开会,让吉隆坡的股东好生失望。

至于19日则有两个特大,分别是OMESTI的100股送1股微想科技(MICROLN)建议,以及绿盛世(ECOWLD)的国际业务上市建议。

比较起来,当然是后者较有趣和吸引人。

到了20日,大家的眼光都转向大马银行(AMBANK)的股东大会,自一马发展和首相献金问题曝光以后,股价大跌,相信股东们都很焦虑的要知道公司和相关公司挂钩的程度。

当天有保绿美(BOILERM)的股东大会和数个特大,即益资利金融(ECM)的特别股息和资本回退(1.20令吉)计划,和华运控股(MSPORTS)的削资建议。

21日的IJM种植(IJMPLNT)股东大会,股东应该也很心急要知道公司的前景如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