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量骤减‧肇因成谜 蚶劫重创十八丁

十八丁蚶产量曾冠全马, 惟如今盛况不再。

十八丁蚶产量曾冠全马, 惟如今盛况不再。

短短半年,惊人的“蚶劫”冲击大马最大的养蚶海域———太平十八丁渔村。这场浩劫的肇因至今成谜,不过已重重打击整个行业,这可从产量反映出来,在全盛时期,该海域每日蚶产量千多包,目前跌至100多包。

无论如何,十八丁的“养蚶人”,决定坚守祖业,期待春天。

“蚶之村”———十八丁渔村养蚶业正面对半世纪以来最严重的“蚶劫”冲击。

大马渔业局研究院的调查报告尚未公布,导因还是谜团。业者已排除河流受污染的可能性,他们认为最可能是10年前南亚大海啸等各种天然灾害,以及气候的突变,使河床泥质变化。另外,生蚶赖以生存的藻类大减,也是导因之一。

业者相信再苦守2、3年,一切将会恢复,养蚶业将重现生机。不过,他们指出,若2、3年后情况未改善,养蚶业将自动收盘,绝迹十八丁渔村;目前,业者都未放弃希望,只是步步为营,规模大的业者展开海床清理工作,把沉积的蚶壳捞起,让蚶埕“休息”后再重新养殖。

为了让元气大伤的养蚶业渡过时艰,十八丁养蚶业公会6月初致函霹雳州政府要求3年内减低养蚶埕的临时地税,从目前每年一亩100令吉,减至每亩象征式收取1令吉,由2016至2018年,该要求获得州政府回函表示会正视,但未有决定。

死亡率高达90%

十八丁养蚶业公会主席郭生南向《南洋商报》表示,养蚶业是农业重要的粮食,渔业局相当重视养蚶业的发展。

清理河床沉积蚶壳

他指出,当今年3、4月开始,蚶苗与成蚶死亡率不断攀升,尤其5月时更高达90%,业者开始向渔业局求助,当局6月初委派研究人员,采集沿海一带,包括拉律马登与吉辇县的水质样本交予渔业研究院、渔业局生物安全室及怡保地质科学室3个部门化验。至今有关报告尚未出炉。

“等待时期,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部分业者开始清理河床的沉积蚶壳,发现‘薄壳’大量繁殖,显示蚶苗大量死亡现象非来自河流污染问题;因为一旦河流受到严重污染,海产品如薄壳、鱼虾等就无法生存。”

吁降低地税执照费

他指出,每亩养蚶埕的临时地税100令吉、采蚶船执照费每艘一年50令吉、买蚶苗执照簿子一本200令吉,只能用20次。

“政府每年都收取这些费用,当业者面对血本无归时,应当给予体恤,协助业者渡过难关。”

“蚶劫”不只发生在十八丁,由雪州、霹州、槟州至泰国沿海一带的蚶埕都出现同样状况。

逾百捕蚶人恐失业

财政李腾仪指出,“蚶劫”除业者蒙受大亏损,也影响捕蚶人收入,目前,渔村内有整百名的捕蚶人,如果养蚶业收盘,他们就失业,生计恐受影响。

李腾仪也是十八丁辉记有限公司董事,该公司是十八丁最大规模的养蚶业者,惟业者于上世纪90年代初,即开始缩小养蚶业,投资其他行业。

蚶苗与成蚶面对高达90%的死亡率,引起渔业局与州政府的关注,一行出海巡视养蚶业的实况。

蚶苗与成蚶面对高达90%的死亡率,引起渔业局与州政府的关注,一行出海巡视养蚶业的实况。

轮流养蚶让海床休息

他说,蚶埕轮流养蚶,每次只采用三分一的蚶埕面积撒放蚶苗,以便海床有机会“休息”,恢复肥沃后再重新养殖。

他表示其公司目前是亏损运作,再守个2、3年,看是否可以重现生机,因为投资养蚶业50年来,间中曾发生类似情况,只是今年空前严重。

研究员:缺藻类长不大

“新加坡大学研究人员曾为研发有机生蚶而到来公司的养蚶场研究,去年12月杪最后一次到来时,研究员指十八丁生蚶缺乏维持生存的藻类而长不大,或是就此死亡。”

他说,据研究指出,近年来十八丁生蚶不只体积小,同时血液呈浅红色,不似以往肥硕、呈血红色。

十八丁养蚶埕遍布河口,惟该公司则在河口外,因而风险较其他业者高,须面对季候风的威胁。

蚶苗短缺价格倍增

虽然业者仍抱希望,等待3至5年后养蚶业复苏,但是最令业者担心的是大量生蚶死亡后,难寻蚶苗。

郭生南说,蚶在分类上属于二枚贝网雌雄同体,在壳外受精,通常在农历十月至三月期间,海潮处于定潮状态,气候非常炎热,俗称“火烧溪”的季节,此时蚶将卵排出体外,其卵非常微小,非肉眼所能看到,呈红色或橙黄色,漂浮水面,似有泡沫包围,呈白色似一条毛线的精子就尾随交配,在适当环境之下,形成如沙粒状的蚶苗后,便沉入水底。

“经过数天后,沙粒状的蚶苗逐渐形成蚶的形态,其大小如绿豆般,一般蚶苗1公斤约5000至6000颗,有些2000至3000颗。”

他说,虽然十八丁养蚶,但蚶苗都是向瓜拉雪兰莪、柔佛州笨珍与峇株巴辖购买。

“蚶苗短缺,没有行情,价格至少贵一倍。”

目前产量跌剩一成

据霹雳州渔业局报告,2005年,拉律马登的产蚶量多达2万8000吨,2014年跌到1万3000吨,今年首6个月,蚶产量只剩下3900吨,预料整年的产量只有7000吨而已。

十八丁渔村拥有约一万亩蚶埕,主要遍布在吉辇县的斯灵星河口、老港与十八丁河口,主要供应本地与新加坡市场,也有一小部分输往泰国。目前,每天的产量仅剩100多包,相较10多年前的1000多包,产量可谓天渊之别。

养蚶如种稻懒不得

蚶苗在离开水面24小时内,必须及时放养在海中,否则蚶苗便会死亡。

渔民将蚶苗运载到预定的海床放养,幼小如绿豆的蚶苗应用盘具盛著,然后撤放海床中,大如黄豆的蚶苗可用铁铲做撤放工作,故撤放蚶苗的工具胥视蚶苗大小而定。

养蚶与种稻的原理一样,撒播种籽后成秧时,如果秧苗拥挤,就须拔央移植他处;同样的放养蚶苗应选择海床肥沃者为佳,一个月后,需时常巡视照顾,并时常将蚶苗捞起,观察其成长情况。

蚶苗最忌繁殖过密

若发现蚶苗繁殖过密,则须将之移殖他处,否则将会大大影响蚶苗的成长,甚至死亡,故在放养几个月期间,巡视和照顾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蚶苗由外地运至,在放养前须观察它是否有生命力,否则将死亡的蚶苗放养海中,则功亏一篑,毫无收成。

采捕期延长收成减

一般上,当蚶养殖了超过1年,其半椭圆达25毫米时,就可以采捕,其采捕用具是一种特制的铁丝网编织而成,采捕时将铁丝网深入海中,将蚶捞起洗净倒入船舱中,运载回码头,再用机器吊起盛蚶的篮,将篮内的蚶倒入机器筛洗泥桨及分类。

郭生南说,几十年前,蚶苗释放海中约7、8个月就可以采捕,现在至少一年,一些甚至须等2年半才能采捕,使到蚶产量减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