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事:诗的伟人吴岸

3

1983年底,我在雪隆中华大会堂商联总会办公室认识了吴岸,我十分清楚记得,第一个话题,就是为刚刚荣获国家文学奖爱国诗人鸟斯曼阿旺主办一个庆祝会。我和他的结缘,就是从诗开始。一个月后,即1984年1月22日,成功举办的“祝福大地之夜“。他在晚会上朗颂他创作的诗歌“致乌斯曼阿旺”,开启他成为马来文坛上与马来诗人来往最密切的马华诗人。

2015年8月9曰,吴岸往生了。他刚从中国南宁回来,最后的参加的活动是“国际诗人笔会”,也是与诗有关,诗,是吴岸的血液。我在吉隆坡举行的告别会上说,一个人是不是伟人,是要看他对自己的信念自始至终奋斗一生,从未放弃。吴岸从盾上的诗篇开始,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是诗。

我在吴岸的灵堂前,说了以下的几句话:诗是吴岸,吴岸是诗。吴岸的诗是伟人的诗,吴岸的人是诗的伟人。告别会上放映吴岸在南宁发表的谈话,看他当时的精神面貌,容光焕发,任谁都不敢相信不到两个星期后,他会与世长辞。

自创抗癌气功

其实,吴岸是砂拉越郭林气功协会创会会长,还将道家功发扬光大。我在几年前在古晋听他讲自身抗癌的故事,知道他的保健养生知识很丰富,假如我还能找到的话,他那一套从郭林气功结合道家功的基础上,自己创造一个不知名的属吴岸专用、十分有效的保健抗癌气功的秘方。这秘方他亲自交给我,可惜我搬家后,那秘方纸条不知那儿去了。

在告别会上,我特别向吴岸的女儿提起这事,她也希望我能找出来。所以,吴岸的突然离去,是太突然而不能接受的。

吴岸对祖国的感情,从他的诗篇可以直透人心。他是大马译创会的倡议者,全力支持民族译介交流活动,1984年3月在各民族“百花之夜”晚会上朗诵《达邦树礼赞》,以及1984年在关丹“祖国之夜”晚会上朗诵《还乡》等,积极将诗发挥至最极限的作用,是当今马华诗坛的最代表性人物。

话语具启发性

跟吴岸每次的见面,他那微笑的招牌脸孔,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深度及启发性,他看问题是直射到底,一句话是一个总结,也是一个开始。我从话中开始领悟,也在话中开悟,然后才明白原来他的隐藏意思。所以,与他交谈,不能分心,他的话题一打开,不知不觉时间过得特快,常常到了深夜才发觉,很享受他的诗意谈话,及人生哲理的体验。

他是不可被取代的,吴岸虽走了,他思想结晶的作品,那浓情厚义的浩然正气,早曰编辑出版《吴岸全集》,实现他生前的愿望,是我最期待的一件事。

吴岸应该已经到岸了,一路走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