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扎希与华裔义父
冰淇淋情缘

陈永忠说,父亲年轻时生活艰苦,倒是与阿末扎希很投缘。

陈永忠说,父亲年轻时生活艰苦,倒是与阿末扎希很投缘。

新任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曾数次对外公开声称自己有一名华裔义父。

然而不是很多人知道当中的渊源,源自冰淇淋。

这一支小小的冰淇淋,成为这一对异族两代人的情感联系,以致多年后,在政坛崭路头角的阿末扎希都感念于心。

即使没有真正的上契,他都尊称这名华裔冰淇淋小贩一声“义父”,也在“义父”过世后仍在有需要时帮助义父家人。

这,就是阿末扎希与他的“义父”陈金挺的故事。

逾半世纪前,年仅二三十岁的陈金挺因生活逼人,学识又不高,每天中午时分就得出门开工。

他的脚踏车后面有个大铁桶,加入冰块,置满冰淇淋后,就独自顶着烈日,从下霹雳新邦智佳的家中出发,骑了约3公里路程,来到一处小路旁叫卖冰淇淋。

小路附近有几所国民小学,小学生放学后都会蜂拥而上,兴奋地围住他要买冰淇淋,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巫裔小子的声音:“mari-mari,mari sini beli aiskrim!(来!来!来!来这里买冰淇淋!)”的宏亮声音,让更多人涌向前了。

当了6年小帮手

有调皮的小孩会趁人多时拿了冰淇淋不付钱就跑,那小子见状,俨然当起“小老板”,帮忙陈金挺向“顾客”讨回钱。

辛苦了半天,陈金挺收档之前,不忘打赏那名有正义感的小子,赏一支冰淇淋,小子也乐得笑呵呵,对着陈金挺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自此,每当陈金挺在该处卖冰淇淋时,小子趁放学后就自动前来帮忙,默契十足。

小子就是当年才入学念一年级的阿末扎希,小学时期的6年岁月,日复一日,也埋下了他与陈金挺之间既微妙又深厚的感情。

阿末扎希的老家位于霹雳安顺甘榜双溪尼帕,小学是在离家不远的双溪巴莱国小就读,中学离家到怡保升学后,才结束那段岁月小故事。

阿末扎希的老家位于霹雳安顺甘榜双溪尼帕。

阿末扎希的老家位于霹雳安顺甘榜双溪尼帕。

提扎希义父想到陈金挺

陈永忠指出,父亲生活的时代艰苦,曾经当杂工,早前卖冰淇淋时,是从安顺买一整条冰棒(Ais Potong)回来,切开后就放入有冰块的铁桶内,旁边放些椰签,每天上午就开始骑脚踏车,踏上不知多少公里路,到大街小巷去叫卖。

“随后父亲改行卖饼干,我在少年时期也曾协助父亲卖饼,生活相当不容易。”

不说不知,当年与陈金挺在路旁卖冰淇淋的小贩也不少,可说是“有竞争”。

陈永忠说,但阿末扎希好像特别跟其父亲投缘,很喜欢跑到他身边帮忙,两人就此结下不解缘。

提起阿末扎希如何称其父亲作义父,陈永忠表示不清楚,不过相信是唤父亲为“Ah Ting(挺)”,对外人则说是义父,不过父亲听了也没有拒绝。

虽然该段故事已发生在半世纪以前,父亲也已不在世,但陈永志认为,那是一段温馨及有趣的回忆,起码如今居住在新邦智佳一带的居民,一提起阿末扎希的义父,就会联带想起其父亲陈金挺。

当年因一支冰淇淋,陈金挺被阿末扎希称为义父,传为佳话。

当年因一支冰淇淋,陈金挺被阿末扎希称为义父,传为佳话。

主动对外认义父

阿末扎希当官后,曾在公开场合当着陈金挺的面对旁人宣称他是自己的“Bapa Angkat(义父)”,甚至在专访时,也提过自己有一名华裔义父。

陈永忠回忆道,有一年适逢大选竞选期,阿末扎希经常会回老家,也在新邦智佳的礼堂举办座谈会,每次都会叫父亲一定要去听,也会特别请他起身,亲切地向众人介绍那是他的义父。

阿末扎希从政之初,政治生涯可说是平步青云,而当年的陈金挺也曾指对方的官运会很旺,陈永忠笑言,“这或许也是他对我父亲更有感激之意吧!”

义父去世不忘义母

他记得父亲去世那年是1999年,也是大选年,父亲那时身体不适,阿末扎希特别吩咐下属载送其父亲去投票站投票,投票后十多天,父亲就去世了。

陈金挺去世多年后,阿末扎希在2008年大选期间到安顺选区造势,也曾特别拜访其妻子郭金銮,表达慰问。

“那一天我坐在咖啡店,阿末扎希进来问我,母亲在吗?我说她在店后,他就迳自走到后面,手握母亲的手亲切问候。”

陈永忠说,本身不太会说国语,仅与阿末扎希有过简单的谈话,且对方比自己还年长5岁,因此对他小时候的事都是从父亲口中得知。

“不过,在大选竞选期间,若他有回来办座谈会,每次见到我都会很热情地搭我肩膀,好像好兄弟一般。”

郭金銮回忆起丈夫与阿末扎希的往事,侃侃而谈。旁为其幼子陈永国。

郭金銮回忆起丈夫与阿末扎希的往事,侃侃而谈。旁为其幼子陈永国。

没真正上契

几经探问下,《南洋商报》记者来到新邦智佳的一间茶室,可惜陈金挺已辞世。

本报访问到的,是陈金挺57岁的长子陈永忠。

一提及其父亲被阿末扎希称为“义父”之事,陈永忠笑说:“那是对方自己说的啦!”

他继而向记者娓娓道来,他从父亲口中所得知的“冰淇淋的故事”,似乎父亲也对这段往事铭记于心。

陈永忠说,其父亲早在16年前因癌症去世,享年65岁。若如今健在,应该已是81岁的老人家了。父亲与阿末扎希小时候的一段缘,他是在长大后才从父亲口中得知。

“70年代时,年约二三十岁的阿末扎希还在社会上工作,偶尔会回来老家看望父母,顺便到隔壁的杂货店买报纸,那时候我的父亲已开了这间茶室,他也会顺道过来这里拜访父亲,跟他聊天,当时我就很好奇,他究竟是谁?为何时不时会来我们这里,经父亲细说当年情,才知道有这么一段往事。

“我记得当时父亲笑说,以前他卖冰淇淋时,就是这位马来孩子时常帮他‘招客’;我觉得他与我父亲犹如华人所说的‘有缘分’,两人的关系就好像好朋友那般吧!”

他笑笑说,阿末扎希向外宣称其父亲是“义父”,其实是对方客气了,两人没有真正举行过上契仪式。

义气相助解决医药费

2011年,陈金挺的女婿因患上心脏病,进入国家心脏中心治疗,住院十多天,医药费达逾四五万令吉,全家人都对此愁眉莫展。

那时,阿末扎希有一名马华秘书协助处理党务,陈金挺家人就传达若阿末扎希有返新邦安拔的巫统区部会所,希望能与他见面。

陈永忠说,母亲郭金銮与妹妹后来与阿末扎希会面,对方当时看了院方追讨医药费信件后,就一口答应说会吩咐秘书去处理,最后该笔医药费就获缴清。

“这件事让家人印象深刻,也对他的帮助感激在心。”

义父加入马华关系更佳

阿末扎希加入巫统,陈金挺也在巧合下当上马华支会主席,两人在政治上的理念就更为一致,关系就更为紧密了。

陈永忠说,30多年前马华在新邦智佳仍未有支会,父亲的朋友就鼓励已是马华党员的父亲租下现址的店铺,楼上当会所,楼下当茶室,父亲也可担任该支会主席。

“后来,父亲将辛苦存下的钱用来租下这店做小生意,也当上马华新邦智佳支会第一届主席,那时的党员超过百人。”

扎希别称“38车牌”

陈永忠坦言,如今阿末扎希贵为副首相,希望他能为新邦智佳一带带来更多发展,兴建更多工业,使到人口增多,做起生意来就更加容易。

“另外,州政府多年前打算兴建从峇眼拿督横跨霹雳河,至曼绒区加央的大桥,希望能尽快落实,将能带动周边的经济活动。”

“38”车牌,也是阿末扎希的另一个称号!

陈金挺的次子陈永富(55岁)笑言,阿末扎希在1995年首次竞逐峇眼拿督国会议席时,父亲还在世,曾跟他提起对方小时候曾帮他卖冰淇淋的趣事。

“父亲还说,该名38号的孩子,或许会在该届参选呢!38号其实是阿末扎希的轿车车牌,也是华人喜爱的号码,所以也让父亲印象深刻吧!”

陈永富:父亲曾称呼阿末扎希为38号的孩子。

陈永富:父亲曾称呼阿末扎希为38号的孩子。

善良小孩贵为副首相

在陈金挺的家人心中,阿末扎希是个怎样的人?

尽管不曾与对方真正相处,但一提起阿末扎希,陈金挺的家人就侃侃而谈,“从他小时候的故事,就知道他是心地善良且单纯的小孩,相信当时也是非常好动的!”

似友又似父子

陈金挺的幼子陈永国(49岁)目前与母亲郭金銮(76岁)居住在安顺合力花园,记者登门表明来意时,两人都态度亲切,因其母亲只会说福建话,他就充当翻译员。

他笑笑说,其实他觉得阿末扎希与父亲的感情似友又似父子,与父亲像是好友般互相帮忙,又因两人的年龄差距,可以当做父子,非常微妙。

“母亲说,偶尔阿末扎希有回来探访他们,也会跟身边的人透露,这是他的义母,不过因母亲也不大会说国语,彼此较少交流。”

他转述母亲的话,指父亲当年在卖冰淇淋时,就有跟她提起小时候的阿末扎希,说有一个马来小孩,心肠很好,整天都帮忙他。

陈永国说,其实当时其母亲都没把这件事记在心上,她及家人谁也没有料到,该名小孩就是现任的副首相。

他指出,母亲对阿末扎希印象较为深刻的,就是她曾与女儿因着女婿的医药费问题,要求过阿末扎希的协助,让她对对方的帮忙表示感恩,也认为他是一个“不错”的人。

 

 

 

 

独家专访:邹丽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