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港航局两个月前批准 仓库违规仍获经营证

(天津15日讯)在12日发生仓库大爆炸的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被指在违规经营的情况下仍获牌照。

《中国青年报》曾指出,占地面积近4万6000米的瑞海大国际型危险化学品仓库,离四周的住宅区、高速公路等竟不超过1公里,已违反了《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

令人惊讶的是,瑞海国际并不在天津市安监局的《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名单(2015年)》中,其许可经营原本是“在港区内从事仓储业务经营(危化品除外)”。

装卸工人称未经过培训

工商注册资料亦显示业务范围是在港区内从事装卸、仓储普通货物等工作。中国央广网13日曾报道,瑞海国际一名装卸工人曾透露,自己从未曾经过危化品培训。

香港《苹果日报》指出,瑞海国际虽无危化品经营许可证,仍能储存大量危化品,是因为公司在两个月前,获天津港航局颁发颁发“港口经营许可证”。

国家安监总局2012年颁布的《危险化学品经营管理办法》规定,依法取得港口经营许可证、在港区内从事危险化学品仓储经营者,无需危化品经营许可证。

许可证的行政效力限于港口,但发生爆炸的仓库位于一处住宅区旁,跟海边有一定距离,明显违反经营许可证的条件。

目前中国对危化品的土地利用规划上仍存立法空白,《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未明确规定规划部门的职责。

安监局称瑞海国际合格

而条例中对危险化学品的储存设施的规定,只笼统说“必须符合国家标准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未明确卫生防护距离、防火间距等标准。

另据新华社报道,昨日天津市安监局副局长高怀友在记者会上澄清,瑞海国际经过安全、环保评测,取得危化品周转仓库的资质。

 

瑞海国际老板李亮疑因伯父、前政治局常委李瑞环(左)的势力得到特权,在违规情况下仍能经营。

天津港副公安局长仍失联

瑞海国际危化品仓库爆炸案造成多人失踪,包括天津港公安局副局长陈嘉华。

穿着便服出门

陈的胞姐透露,他在12日事发后从家里赶赴现场,迄今处于失联状态。“因时间紧迫,他当时穿着便服出门。”

陈的亲友们连日来在各大医院寻找,但均无下落。天津港公安局也派人寻找,同样至今没有音讯。

据悉,因历史体制问题,天津港公安局并不隶属公安部门,而是交通部公安局派出机构,其消防支队与公安消防并非同一系统,实际由国企天津港出资发薪。

知情人士称,虽然港口公安局消防支队属于专职消防队,各地方消防总队也会派人过来指导业务和帮助训练和培训,但其总体素质和专业能力比正规消防队稍为逊色。

 

一名戴着防毒面罩的武警在数排损毁的车辆中川行。(路透社)

平安保险接逾500宗索偿

天津爆炸善后工作亦令人关注,平安保险表示,14日索赔个案宗数急增,截至当天下午1时,已累计接到524宗财产险报案,较前日急增超过400宗,惟暂未得出涉及索赔金额,其中首宗金额约63万元(约40.2万令吉)赔偿已先批出。

赔偿已先批出

平保表示,当晚已完成首宗理赔,金额63.3万元,涉及损毁的待售新车,这也是爆炸事故发生后业内首宗赔付。

此外,上市公司天津港发展同日股价虽然一度跌逾8%,但经过连番澄清后,收市时跌幅已收窄至不足2%。

天津港指,今次涉事及发生爆炸的仓库,并不属天津港的项目,而是位于天津滨海新区的设施。

该公司称,目前旗下港口营运正常,亦非今次事件的主要受害者,只是在日常营运过程中,货车出入的速度会减慢。至于天津港有否在爆炸事件遇到损失,他们仍在点算中。

初步掌握爆炸物种类

天津当局表示,已初步掌握瑞海国际危化品仓库爆炸案现场的爆炸物种类。

市安监局副局长高怀友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调查后初步认为,事故危化品主要集中在装箱区和运抵区。

集装箱货物未拆装

“装箱区别的危化品或包括钾、钠、氯酸钠、硝酸钾、硫化堿、三氯乙烯、氯碘酸等。运抵区的危化品或包括环己胺、二甲基、甲酸、硝酸铵、氰化钠、四六二硝基,二四二甲基苯胺等。”

“运抵区货物都装在集装箱内,并未被拆装,也没有申报,有些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登记,所以要确定准确的数据还需一段时间。”

“根据报关单分析,瑞海公司最近1个月出口量较大的危化品。包括硫化纳、硫氢化钠、硝酸钙、硝酸钾、硝酸铵、氰化钠等。有可能运抵区目的储存量较大的也是这些物资。我们正进一步核实这些危化品的种类数量,一旦有进展再向大家公布。”

 

在天津一所医院,护士在为一名在爆炸事件中受伤的男子调整口罩。(美联社)

总经理被指前副市长儿子
天津公安局辟谣

网络一篇文章声称,瑞海国际总经理只峰是天津前副市长只升华之子,当局随即辟谣。

网民“巴西乒乓球高手”14日上传一则文章,声称只升华是前天津分管消防安全的副市长,并指只峰在瑞海国际危化品仓库爆炸事件后,“因劳累过度一直在医院睡觉,媒体欲采访但被阻。”

只姓族人多居于静海县

在1951年出生的只升华2003至2013年期间先后任天津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政协副主席等职,现已退休。只姓在中国姓氏中属较冷门的姓,族人多居于天津市静海县一带。

该文章还指出,现任副总理张高丽2007至2012年任天津市委书记期间,力推滨海新区开发,对瑞海国际的安全管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天津公安局当天在微博发出辟谣通知,称该文章属“肆意编造的谣言”。“天津网络警队正在做进一步调查,查处情况。”

但有网民留言称:“警方说这些话根本没用。直接公布瑞海国际老板李亮,和只峰的家庭基本情况,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只升华

 

有网民星期五贴文声称只峰是只升华之子,公安局随即辟谣。

 

北京卫戍区防化队对星期六首次进入瑞海国际危化品仓库爆炸核心区搜救。防化队当天下午在爆炸核心区50米处,从一个货柜内救出一名50余岁的男子,送到天津市的解放军254医院救治。这离开巨爆已60多小时。伤者当时意识清楚、眼角受伤、状况平稳、血压正常,还不能清楚说话。在同一天,救援队救出一名56岁,在事故地点经营小卖部的河南人,其全身多处骨折,正在被抢救中。

每年2亿吨“在路上”
中国查危化品仓储运输

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中国道路每年运输的危险货物在2亿吨左右。存储环节的“黑仓库”、运输环节的“小散乱”以及应急救援体系的“不完善”都带来隐患。

此次爆炸发生后,瑞海国际成为众矢之的,危化品仓储的安全管理问题更是引发广泛关注。

据悉,危化品物流环节中的运输和仓储各环节国家都有明确法规和标准,大多数企业都遵守和高于这些要求,企业内部也都有严格的操作规范和流程,从理论上可以完全避免事故的发生,但不排除实际操作过程中出现失误或者误差。

供不应求产生“黑仓库”

不过,中国危化品仓储当下面临着一个问题:在危化品产量不断增加的同时,危化品仓储却整体呈现出供不应求的局面。报告指出,危化品仓储供不应求再加之一些仓储设施布局不合理,导致一些非法经营者大肆发展“黑仓库”无照经营。

面对这些情况,中国国务院安委会14日拿出系列针对性措施,要求坚决禁止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企业从事危险化学品和易燃易爆物品生产经营,要求停业整顿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企业。

义气男救室友

背缝40几针

中国网报道,天津滨海新区一个德国企业的员工小伍为救室友,身体多处遭玻璃割伤,最严重的伤在后背,缝了40多针。

室友趴在窗边看

1993年出生的小伍刚大学毕业,事发时,小伍正在位于爆炸点1公里的天滨公寓宿舍休息。

第一声巨响时,小伍看到窗外天空飘着大朵橙红色蘑菇云,他立即意识到爆炸了,可是小伍的室友却没意识到严重性,趴在窗边看。

身上被玻璃刮伤多处

小伍即将室友拉住,也就在这一刻,一声巨响再次袭来,小伍随即被爆炸气体冲击出门外,身上被碎玻璃刮伤多处。

Capture76

爆炸事件发生后,工人星期五在一堆变形的集装箱前清理。(美联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