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炬成灰泪始干的怀念

明星歌星保持隐私的动机很复杂,一位娱乐杂志的主编说,当年一位天皇武打巨星,已经结婚生子了,也不敢公布已婚,原因之一担心打击粉丝。有些骨灰级粉丝“接受不到”,甚至会自杀!
有个女生,问牧师,信靠耶稣可以上天堂,享受永生的福乐。她愿意信,可是她的狗,无法决择信与不信,死后能不能上天堂?答曰:狗没灵魂,没有罪的问题,死后也没有上不上天堂的问题。女生再问,那她的狗死后去哪?
答曰一了百了。
若她的狗死后没跟她一起上天堂,那她也不要上狗不在的天堂———她不要信了。

这年头,许许多多歌星明星的粉丝,会为偶像奉献一切牺牲一切,干什么都愿意。为偶像的狗伤风而焦虑,为偶像的脸长了一颗青春痘而辗转难眠。
3个月省吃省用,不是买张机票飞去港台看偶像的演唱会,是去参加他与粉丝共渡生日会。万一偶像不幸天妒英才了,他们———通常是“她”们占多数,肝肠寸裂,虽不致像古代的烈女节妇以身相殉,但“接受不到”的哀伤—像失去至亲的人,需要经历漫长哀伤期的5个阶段:否认事实、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最终才能接受事实。他们也必须经历这5个阶段的全套,才能走出痛苦。以后,年年今朝,都哀伤记念,一直到20年、30年,跟随媒体的专辑或特备节目,怀念不已,感伤不尽。
守丧调子太高
粉丝们对偶像,或人对宠物的深情至爱,其情连古人也未必追得上。比如中国古人是受了宗法社会的伦理规范,父母去了,内心哀恸,外在则是守孝3年,以后年年祭拜。慎终追远。孔子又何其有幸,死后弟子们视之如父,纷纷结卢在他坟旁守丧3年———25个月。而子贡,更是Double守丧期,同学们都回家干活去了,他再接再励再守3年。但守丧这支歌的调子太高,谁也唱不上了。此外,穿衣戴孝,不能理发,不能听歌作乐,夫妻也不能敦伦……
在人情亲情普遍淡薄的资讯社会,到丧家去“坐夜”,无论去者成了故考故妣———未满50岁;或是显考显妣,已逾50岁,一般上都不必自作多情,思量讲什么安慰的话,孝子孝女,不一定会伤心;有时,并非百岁人瑞笑丧,孝子孝女孝孙还在那里聚谈甚欢!另一个亲情淡薄,对父母的“慎终追远”的有效期,已经效率超高,缩短到不可再短了。我们小时候,人人戴孝3年,后来缩短到百日,现在许多在居丧期间,只穿白衣,没戴孝;乡区的有戴,但“孝”到了山上,棺木下土,立刻除孝丢入坑中。孔子活到今天,目赌的“礼乐崩坏”,必然吐血。
重偶像轻亲情
别看我们这年头,对故考、显考、故妣、显妣,如此潇洒,甚至自己的兄弟姐妹没什么亲情感情,其他相干不相干的人,皆一副太上忘情,深具魏晋名士风范。可是,对偶像、非亲非故的明星歌星,或自杀,或病故,摧肝裂肺的痛不欲生,其情其义之深,感天动地也,只差没有殉葬。对宠物,亦是遮几近之,宠物死后一了百了,没上天堂,她们也不上!情深义重,义薄云天的关老爷,恐怕自叹弗如。
这年头,除了偶像和宠物死了,会教铁粉、主人伤痛到腊炬成灰泪始干,许多人,实在没有多少余剩的感情为自己的父母、丈夫、妻子、兄弟姐妹的老病死亡,哀伤,流泪,怀念。至于马华作家、诗人,读者稀少,称得上粉丝的犹如天已大亮的星空,走了,犹如谷中寂寞红,自开又自落。有人记得?有人怀念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