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字专栏:张爱玲传人

在台湾有许多张爱玲的传人,称张派。朱天文是其中的佼佼者,她早年的张腔直逼人:“这世上的哪一桩情感不是千疮百孔?”(〈小毕的故事〉。张爱玲的〈留情〉:“生于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用文学理论来说叫“影响的焦虑”,朱家姐妹从小在张爱玲的魅影下长大。长大以后,朱天文的写作就是不断的除魅张爱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