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分钟获知需缴公共保险费 榴梿档没准证照营业



(八打灵再也14日讯)哈拉班路榴梿街重开之日,业者最后一分钟被告知需支付一年2000令吉的公共保险费,否则不获准重开,愤而没准证也重新营业,以示抗议!
不过直到傍晚时分,灵市市长阿兹兹聆听各造意见后,决定让业者重开档口营业,惟必须在周一前办妥公共保险费的事宜。

该路共设有6档榴梿档,随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发布有关榴梿街将于重开的消息后,业者代表今早前往市政厅办理缴付摆放桌椅费用及获取重开准证等程序,不过该代表却临时被告知每档业者需交付上述保险费,引起业者们不满。
据知,业者与市政厅协商时,皆答应所有规定的指南,包括按照档口号码划分堂食区、减少摆放桌椅的数量,同时维持现场交通秩序等。
一名不愿具名的李姓业者揭露,当时只是被告知需要支付一笔数百令吉的保险费,但万万想不到是一年2000令吉,保额达50万令吉的公共保险。
不想开先例
他坦言,业者并非无能力支付该笔保险费,不过不想因此而开先例,而“连累”其他小贩他日都要承担额外的保险费,加重成本及负担。
他强调,业者都知道为何会遭到取缔,因此在被令关闭期间,都遵守当局的指南行事,改善榴梿街的情况,于是获得当局同意重开,奈何最后一分钟却出现逆转。
他指出,业者代表今早到市政厅办理手续,以便取得重开准证,但拒绝缴付不合理的保险费,以致无法取得有关准证。
“我们本来以为中午12时就能重开营业,不过为了表示抗议,我们6档业者都同意一起在没有重开准证下开档。”
业者申诉关闭3周损失10万
哈拉班路榴梿街关闭近3个星期,业者声称损失十万八万!
从SS2迁至哈拉班路的榴梿档早前因为制造交通阻塞及卫生问题而被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取缔,并下令关闭,直到遵守当局规定的指南为止。
《南洋商报》记者今天中午前往哈拉班路榴梿街,发现6档榴梿员工都在准备开档,不少外劳员工先动手将档口清理干净,并等待罗里送榴梿前来。
据受访榴梿档负责人及业者,档口关闭期间员工的薪水得照给,加上失去卖榴梿的平台,以致他们损失惨重,少有8万,多则10万。
受访者说,为了生计,他们都配合市政厅及遵守指南,包括以往在路边摆卖70、80张桌椅,如今只能在路肩及档口前后摆桌椅,数量大减至15至18张。
他们也预测,由于桌椅大大减少,所以未来只能专注做打包的生意,惟相信这样对生意有一定的影响。
至于交通问题,业者也合力聘请志愿警卫团前来维持秩序,避免阻碍交道的问题再现。
王瑞隆:保额须50万 保险公司保费各异
八打灵再也市议员王瑞隆接受本报记者询问时指出,严格来说,业者不获重开准证是绝不能开档的,不过目前市长已经同意让业者开档,所以暂时不成问题。
他约于傍晚时分向记者捎来最新消息说,市长已同意让业者重开,不过条件是必须于周一前解决有关保险的事宜。
2000元保费“误传”
他解释,有关一年2000令吉保费,达50万令吉保额的保险计划,其实是因“误传”所致。
“据我了解,业者代表前往市政厅办理程序时,官员展示一封哥打白沙罗商家公共保险的‘样本’(Sample),里面阐明一年2000令吉,结果就这样被误会为榴梿业者需支付2000令吉的保险费。”
他指出,其实业者可以向不同的保险公司购买有关公共保险计划,每年支付的保险费各异,不过保额必须是50万令吉。
“这项保险计划,其实是由雪州政府制定,且落实多时,主要一旦公众在榴梿街遇上意外时,获得投保。”
他盼业者遵守这项条件,否则在不获准证下开档遭当局取缔,他也无法提供任何援助。
榴梿档负责人●世兴:限定买保险不合理
我们是在中午12时开档,不过据知要支付一笔公共保险费,所以要看其他业者如何做,若一起开,我们便跟随开档。
我们都尽量配合当局改善交通及卫生问题,但我们觉得当局限定要买保险非常不合理,让我们觉得很为难,若是这样其他小贩一样要买,试问夜市小贩是否都有买保险?
两个多星期没有开档做生意,损失难讲,大概有10万令吉,由于当局限定只能摆放10多张桌椅,所以日后会多做打包,生意会否恢复,还得观察一段时间。
榴梿档员工●陈国生:未接公函不敢上架
过去榴梿档关闭,我只在家里休息。
我们还未正式收到重开档口的公函,所以至中午12时,即使榴梿送到,也不敢上架,更不能出售。
目前要看老板的指示,他下令开,我们就能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