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凯尔经》







爱尔兰最珍贵的国宝《凯尔经‧Books of Kells》,坐镇在都柏林大学圣三一学院的图书馆,每年约50万名游客为此书驻足都柏林大学。
向历史古书致敬
原以为大学是莘莘学子泅泳学问的地方,没想到大学图书馆都是都柏林旅游的焦点。
圣三一学院的图书馆,历史藏书多容量大,425万册的藏书有许多国宝级的古书。书香让它声名远扬,与英国牛津大学图书馆,大英图书馆并成为欧洲最大图书馆。
而“长厅”是该馆最知名的藏书房。一进去长厅(Long Room)即被它的氛围所震慑了。在这里,遇见了20万册之众的书籍,在空气的尘埃里,以古老的面貌,默默的沉淀着古今智慧,壮观的容量与装璜有着让人为之屏气的庄严。
还有那些齐整排列的大理石半身胸像,雕塑着古今闻名的文学家哲学家发明家等,他们的智慧闪烁在时光里,求索的精神融入深广的书海里。
眼前的“长厅”俨然像个艺术殿堂,拱形天花板拔高了视觉,高高的窗户洒落一室明亮。橡木的设计拓宽了建筑空间,掩盖了楼层真实的层面。一味古老的木制装璜,把人与书,书与橱,橱与建筑融合为一体。
世界最古老绘画作品
图书馆最著名的藏书莫过于《凯尔经:走出黑暗,开启光明‧The Book of Kells:Turning Darkness into Light》。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绘画作品,一部以拉丁文书写在牛皮纸上的手抄泥金装饰本,内容由新约圣经四福音书组成,共有2000幅短文和插图。经海盗洗劫后仅存的340册被分为4大册,图书馆在同一时间只展示其中2册,一为绘图一为文字页。
这部巨作由僧侣凯尔特修士一笔一划所绘制,地点在苏格兰西部爱奥那岛上,完稿于公元800年前后。绘图结合了传统基督教图案和典型的海岛艺术图案。如今被保护在玻璃柜子的经书,以一块绒布覆盖着,参观的人小心翼翼打开观赏后再盖回,以减少光线损坏展品。
匆匆的凝视,感觉经历1300年时光的涂料还兀自发着幽光,精细的画图紧密繁复彼此重叠,色彩华丽的页面包涵了人类,动物和神兽,小画像就藏在字行间。这本书卷的起源故事曾经被改编为动画电影《凯尔经的秘密》。
名家名著珍藏本
《凯尔经》不是圣三一图书馆唯一的珍藏,还有其他古老的手稿如《阿尔玛书‧Book of Armagh》、《达罗书‧Book of Durrow》,《Book of Mulling》等等,更有许多名人留下的手稿包括莎士比亚著作的初版,牛顿的遗物和笔记本,和各世纪年代的名家名著珍藏本。
1592年,伊丽莎白一世为了能在爱尔兰播下英国文化的种子,因此有了都柏林圣三一学院的建立,爱尔兰最古老的大学,所培育的无数文人学者中,有得过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和文学家,无疑的象征着爱尔兰高等教育的水平与素质。
都柏林城堡
从来只把大学当成求学问进阶的地方,第一次却以旅游心态参观大学,没有想到大学与国家历史相攸关、图书馆也在传承着民族文化的使命。因为都柏林大学,所以回顾爱尔兰的过去;因为图书馆,方知学浅智薄,而图书馆并不只是校园其中的一个建筑而已。校园里的钟楼与雕塑,草坪上高大的树木和停靠的自行车,都在倾述着光阴里的故事,充满着执着的追求与刚强的坚毅。
于是,都柏林的街道再也不是英国其中一个城市延伸的影子,而是有着自己血泪故事和梦想的都市。从公元840年当北欧维京海盗乘长船驶入丽菲河(River Liffey),像风一样扫荡了爱尔兰财富的那一刻起,这片土地就一直在遭遇着不幸。后来盎格鲁———诺曼人在1169年侵略爱尔兰并征服了都柏林,建造了有重要战略地位的都柏林城堡。这座堡垒不但有防御海盗的功能,也是殖民统治基地以及军事政治和社交中心,其功能随需求而演变,从堡垒到宫殿,在爱尔兰独立后转为国宾馆。已经800多年的堡垒还留有10世纪的城墙防御工事,而都柏林名字的由来正是从这里曾有的一座黑池始起。
敬拜上帝
基督教会座堂(Christ Church Cathedral Dublin)原来为都柏林的挪威国王所建,后来的诺曼人重建为今天的规模,哥德式的建筑风格庄严而宏伟。教堂底层有一个藏有很多文物的地窖,它坚固的石柱支撑整个教堂的重量。而圣帕特里克大教堂(Saint Patrick’s Cathedral Dublin)据说是为纪念爱尔兰守护圣徒圣帕里克而建的,那里留有当年圣者在这里接受洗礼皈依基督教的一口井。
这两座教堂屹立在都柏林市中心,千年来人们到此敬拜上帝。
半便士桥
丽菲河把都柏林分为南北区,由数十座造型各异的桥梁衔接南北。以南是国际知名的夜生活区,整条街有许多餐厅咖啡馆酒吧酒店和小商场可供消遣,其中以红色显眼的Temple Bar为最出名。白天街道冷清,夜晚人群开始熙攘,到了深夜更热闹,这里是体验爱尔兰威士忌和黑狗啤酒的最佳地方,在都柏林喝黑啤酒,饮胜一杯不仅仅是“对你有益”而已,更是感受爱尔兰人喝了黑啤酒之后的一份自豪与兴奋,他们酿制了250年顺喉顺意的黑啤酒,酒厂就在都柏林市内。以北沿着O’Connell Street行走下去,那里竖立着120米世界最高的尖塔。
横跨丽菲河的其中一道桥名半便士桥(Ha’penny Bridge),是都柏林唯一的步行桥。大约两百年前,有个威廉沃斯(William Walsh)在这里经营渡轮生意,但他拥有的7艘渡轮太破旧了,于是被要求修理渡轮或者修筑一条桥。他选择了后者,并在桥可以通行时允许向每个过客收取半便士的过桥费,期限100年。虽然这座桥也被称为威灵顿桥,但总不及半便士桥来得亲切。它连接了Temple Bar的文化区与高端购物区的Grafton Street,每日至少有3万使用者。
都柏林有120万居民,每年迎来45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如果你觉得这里很沉闷,从750间的酒吧选择一间流连一个夜晚,来一杯威士忌解愁,或到圣三一图书馆吧,那里的书肯定可以最大限度净化你的心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