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达人:怡宝光兴–Plan b




光兴,原是一所昔日戏班居住的老房子,如今换个模样的光兴民宿成功办成以后,不久,隔壁的老房子也被纳了进来,现在是Plan b餐厅,也有画廊和小型手工艺品店。

怡保开始有点不太安静了。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在老旧的建筑里酝酿着。那些街道两旁的老店屋,蠢蠢欲动。有把老屋卖了建上高楼的,也有留下旧屋,打上灯火,让老街屋复古成为一间古早味的旅店,或是高级餐厅、画廊,或是平民的民宿、咖啡厅。戏法人人有,各家自有不同的老街区诠释。
吴锡山品牌
有一个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个几乎让你不能错过的象征符号,提醒你,他在这里,那就是吴锡山了!常常我不需要一个准确的地址,只要可以来到那一个街道,我就可以很有把握的指出他的作品,很少出错。这就是识别性吧!
光兴,原来是一所昔日戏班居住的老房子,那时的粤剧都是男性演员———小生、花旦、丑角、武生、棚面等等济济一堂,应该也是热闹的呀,如今换个模样的光兴民宿成功办成以后不久,隔壁的老房子也被纳了进来,现在是Plan b餐厅,也有画廊和小型手工艺品店,最让人拍案叫绝的是那一个角落边的理发店,因为突兀,反而让人停下脚步审视。
这一个老掉牙的职业,那一张旧理发椅,和理发师灵活挥动剪刀的手,原来是生活也是艺术。生活里无所不在而让我们忽视的许多,换个角度来看,也有新的感动。吴锡山作品里让人动容的莫过于这一份用心。
这一次到访,没有去到民宿,只是到了咖啡厅,听说本来是戏院,被一场大火烧了,地方非常的空旷,旧的结构都被保留了下来,就连那盘根的老树也得以安家。
一进门口,是一个天井,建筑时使用的瓦砾碎石在这里是铺地的材料,免了难照顾的草坪,几棵本地品种的树,一排种下,原先的那些柱子,曾经拉过的电线轨迹,原本的色块都刻意的留了下来,斑驳古旧,放在别地方怕都是要被唾弃的,在这里却像艺术品一样被独立起来。因为要留下这些不太完美的时光,其他新的结构要如何处理就得要加倍小心。
更容易处理旧建筑
吴锡山一贯的采用了他最熟悉的工业材料———士敏土、红砖、钢架、铁网,完全不加以修饰,因为材料本身的色品不均,就算是新的结构,也很轻易的就融入旧的氛围里;而材料的截然不同,使得新旧两边很清楚的被分辨出来,更不需要再对色,或者做任何特别的处理。这个选择或者对某一批旧建筑保存者来说有点不到位,可是却可以让施工者更容易地处理旧建筑的案件,使得普罗大众不必因为许多技术上的问题,反而做出完全拆掉的决定。
我个人倒觉得这是一个正向的大众教育,让许多没有专业训练的人,可以看到旧建筑的可能性,而保留下更多的老屋。对于马来西亚老街区来说是一个福音。
虽然建筑材料大不同,细节上也还需要一些处理,譬如立面上交接的对齐,还有比例的拿捏,而吴锡山因为工程师背景对于材料尺寸的把握,使得结构极简而轻。就这几条规律,就足以让空间杂而不乱。
有时候,旧建筑的保存保留也应该要这样轻松一点。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