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米尔 船屋上迎接晨光





我一直深信,James Hilton在小说《失去的地平线》中提及的香格里拉的所在地,唯有是孕育在喜马拉雅山脉中的喀什米尔!
到达印度的喀什米尔时,飞机略过喜马拉雅山脉,在晴朗的天气中大山展开了磅礴的气势,震摄了机上的乘客们,一朵朵像跟斗云般的云朵,均匀分布点缀着山脉,我仿佛看见每颗云朵上都站着一个挥舞着通天棒的孙悟空。
飞越山脉后,窗外呈现一大片青翠的草原,独特造型的小木屋稀落的竖立其中,这类木屋造型像极日本合掌村,都是为排除屋顶厚重的积雪而设计。
此时我心里想,“喀什米尔到了!”。
零点气温冷至心肺
我们入住斯里那卡Srinagar的船屋,到达时岸上一片漆黑,灯光昏暗中只觉得船屋的简陋,尤其湖边上摄氏零点以下的气温,没有暖气,那种撕裂心肺的冷冽,我想一辈子都会记住。
捱过漫漫寒夜,清晨中我在船头甲板上迎接晨曦,天色朦胧中,隔着Dal lake望过去是连绵的喜马拉雅山脉,远山近湖,湖面如镜子般清澈,岸边原来停泊着无数的船屋。
隔岸此时传来阵阵的诵经声,划破一片宁静,多么熟悉的声音!
我期盼着喜玛拉雅山的晨光第一线。
此刻,在晨曦中一艘Shikara西卡拉在湖边向我划过来,西卡拉是喀什米尔特有的小船,使用的是心型的船浆。
船浆划过水面发出的水声,让湖面更添诗意。
温文有礼兜售艺品
这是小贩为兜售船上的小玩意而来,一袭粗呢长袍的他在小船上向我合掌,轻声的出示他手上的手工艺品,我微笑着摇头婉拒,他并没有纠缠,再一次双手合十向我欠一欠身,就转身离去,看着他轻舟划向如幻似真的世界,我心底一阵触动,喀什米尔人举止温文儒雅,说话轻言细语,彬彬有礼,从新德里入境来到喀什米尔,仿佛来到了另一个国度,但命运似乎从来不掌握在他们的手里。
“吱吱”鸟叫声唤我回过神来时,惊觉太阳己露了半边脸。
啊!喜玛拉雅山的日出。
朝阳投向我身置的船屋上,我才惊讶于船屋从外至内的精调细琢,每一艘船屋就像是一个艺术品。
机场过关斩将
喀什米尔是“查谟和喀什米尔”地区的简称,位于印度,巴基斯坦,中国和阿富汗之间,面积约为19万平方公里。
喀什米尔的归属问题于印度、巴基斯坦两国之间一直引发争议。
这里曾因战乱自1998年遭“封闭”,直至2003年杪才重新开放。
由于是属军事重地,当地的机场堪称是世上最严格的机场之一,由下机至走出机场,有4至5道的关卡要过;离开时,行李被扫描了不下三次,每位乘客都要到一个小房间接受搜身检查,乘客手提包内每一样物品都需一一拿出检查,我随身携带的云南白药还差点让我上不了飞机呢!
运动鞋凉鞋双重穿
而且除了脚上穿着的鞋子,乘客是不被允许随身行李内携带另一双鞋子上机的,原因为何,至今还未解。
但我同行的友人就有一人恰好手提袋里就携带了一双凉鞋,眼看这名牌凉鞋将被没收,心生一计,当下就把凉鞋套在穿着运动鞋的脚上,就这样“嗒!嗒!”的拖着过关,海关人员看着就笑了,但因为这并不违反“手提袋内不准有鞋子”的规定,就这样让他过关了。
机场内也不允许拍照,一拿起相机,就会有穿便装的不明人士前来阻止。
虽然如此,就是因为如此不容易,这曾被誉为亚洲最佳避暑胜地的喀什米尔:雪山、船屋、达尔湖(dallake)、西卡拉共谱一首优雅宁静的组曲,莫不让游客兴奋及雀跃。
而俊美的喀什米尔少年,更是这凄美地区的另一道风景线。
船屋设备应有尽有
湖泊上停放的船屋有400多艘,起源于英国殖民时期,因为当时本地土邦王不允许外国仄购买土地盖房子,就有人想出妙法,买一条船做住家,群起模仿,久而久之,成了当地旅游特色,成了俱食宿功能的浮动“五星级”旅馆。
船上遍饰花纹繁复的木雕,船舱内有起居室,餐厅,客房,会有一位“管家”为你服务,准备早餐,茶点,在炭炉上烤的面包,暖暖的茶水,让你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