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日本

日本归来,有朋友问,对日本的观感如何?我告诉他,我这一次住宿两间酒店,发觉日本厕纸超薄,但是强韧,而且整捆扎实。我们的厕纸松、软,易撕裂,差别就在这里。不是开玩笑。

不忘日本皇军罪行

一)好像我这样的年纪,且受过华文教育,对日本有复杂的感受,在所难免。是的,78年的罪孽尚未交代清楚,我一直克制着不要踏足日本的国土。我喜欢川端康成和松本清张,我也会尝试明白4月樱花凋落如何影响日本人民的人生观。但是想到78年前卢沟桥事变,日本人如何蹂躏中华大地,残杀东南亚的人民,尤其在我们的国土上屠杀华裔老百姓,总是不能原谅日本皇军的罪行。

二战结束,70年过去,每年都有高官到靖国神社拜祀一级战犯,唯独亚洲国家还是等不到日本政府的一句诚恳的道歉。在我出发日本之前,安倍晋三在众声喧哗中,还强行推进新安保法,打算将来派兵海外作战。如今人人唾弃战争,安倍却反其道而行。这样的国家应该去吗?女儿说:去吧。政府与国家是两回事。你去了日本就会有不同的感觉。

二)我终于踏足日本的国土。我们一行4位校长,接受亚洲太平洋大学的邀请,参访学校。在细雨霏霏中,我们抵达福冈机场。司机穿着整齐,毕恭毕敬,非常友善。接待员维特彬彬有礼,非常谦恭的迎接我们。他是泗水的华裔青年,在日本读完大学就留下来工作。他英语说得好,日语最流畅,华语也可取,并且精通印尼语。四大语言可以接待五分三个地球人。这是日本求学的好处吗?维特说,这是亚太大学的特色。

三)我选了一个司机背后的座位,可以对前面的景色一目了然。但见司机很稳重的握住驾驶盘,不疾不徐,一直和前面的车子保持30米的距离走了两小时。路上有一点堵车,但是我没有看见插队的车子。我更没有听见汽笛鸣唱。大家都是那么安静的爬行。回想槟城的状态,我们差得远了。我不知道日本人因为车祸去世的有多少,我国每年死在马路上的人数则有6000多人。在福冈的横巷,我不小心在红灯踏上斑马线,一辆车子马上紧急刹车,退让与我。

可以这么说,日本人是很坚守规矩的。只要岗位需要,他一定会对你哈腰、微笑、问好。我在餐厅用饭,欢迎之声不绝于耳。当然,我们也看得出那是一种职业的操守。日本的服务业是这么有礼,让我复杂的心情也松弛下来。

坚守规矩

四)说日本人是在压抑自己,也许也不会错。在公共交通里,大家是那么规矩的站着或者坐着。这是一个无声的世界,即便是手机也是处于静音的状态。大家都沉溺在阅读报章,或者小说。在一片寂静的空间,讲电话自然变得细语轻声,非常温柔。压抑的情绪难免引发艺术家的幻想。日本最多情色漫画。渡边淳一的小说是典型的大都会压抑情绪的宣泄。

(待续)

■小黑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