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源流教育说易行难

上个月尾,国民大学族群关系研究院创办人三苏安里博士接受马来报章访问时指出:母语教育是国家独立时的遗产,如今已组成国家的DNA,已不可能分割,而且现有教育制度是最好的,至于现在还有人提出单源流教育论,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国家历史。

“单源流教育”或“跨种族、宗教教育”都是同一个样的货色,同样以团结各族人民为藉口,惟最终的目标却是要落实拉萨教育报告书“最终目标”的同化政策。不过,他们却不懂得拉萨教育报告书已否定了国家获准独立的条件,抹杀了国家历史。希望三苏安里博士的讲话能对他们起着振聋发聩的作用。

多元教育是立国契约

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在1985年接受第一电视台(RTM1)访问(22年后的2007年2月8日播出)时说,经过艰苦谈判后,华人及马华同意马来文作为唯一国语,马来人和巫统同意华校继续以华文为媒介语;其他如马来人在独立后拥有特权、各州统治者拥特殊地位、各族有学习和使用母语权利等都是各族领袖同意的立国契约,因为有这些能保证独立后保持和平的契约,英国才答应让我国独立。那些主张实施单源流教育者请回去读读历史,了解一下我国是怎样独立的。

因此,提议推行单源流教育或美其名叫作跨种族、宗教教育就等于推翻立国契约,却是选择性推翻,这是哪门子的主意?要嘛就全盘推翻吧!

实际上,从来就没有人举证据来证明单源流教育能够团结人民;相反的,现在闹分裂闹得最厉害的却几乎尽都是从小就一起读书、交汇的人。证明自小就在同一源流教育下读书、交汇并不能把人民团结起来,即使同一种族、同一宗教的人也不能因自小交汇而团结,况乎不同种族、宗教的人民?且以我国的人口比例和分布情况,我们也不可能推行跨种族、宗教学校,比如在登嘉楼、吉兰丹、吉打的乡区,能开办跨种族、宗教学校,集各族学生于一堂吗?当然不能。其实,这些所谓跨种族、宗教学校即在西海岸乡区也办不到,假如单元种族学校出身的学生必然就会抗拒其他种族,不能与其他种族团结,那么,政府要怎样来处置这些学校?

学生受歧视必闹分裂

还有就是只收单一族群的寄宿中小学、工艺学院和大学又要怎样处置?且由政府继续兴办这类型学校来看,政府本身就不相信单一族群学校会破坏国民团结。

退一步来说,假设开办了集合各族学生的学校了,但这是有名无实的跨种族、宗教,因为食堂所售卖的食物已不能跨种族、不能跨宗教;而且斋戒月对非回教徒学生的种种限制也证明这类型学校不能跨种族、宗教。倘若强制学生在这种所谓跨种族、宗教学生“交汇”,结果就是令到某部分学生在七八岁稚龄就发觉他们受到近乎歧视的对待,另一部分学生则产生优越感,于是长大后必闹分裂。

无论如何,多源流教育体系是立国契约之一,就算果真有证据证明它破坏团结,但仍须维持多源流教育体系,只因它是立国条件,与其他条件如马来文作为唯一国语、马来人拥有特权具同等地位,不可以用任何理由去废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