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分享:血气胸 差点要了我的命!

手术成功,是第一关,接下来在加护病房里的复元之路,不容易捱。

手术成功,是第一关,接下来在加护病房里的复元之路,不容易捱。

去年的11月16日,星期日。钢琴课中午时分结束,驾车找家人吃午餐。途中,左肩膀突然有种激烈运动后扭伤肌肉的感觉,惟不久后渐渐淡去,消失无踪。

当晚温习功课,痛楚又来了,且蔓延至左胸,但始终以为小事一椿,忍痛就寝。隔天清晨,越来越不对劲,连肚子也痛了起来,一步一痛,感觉到肺活量愈形窄小。驾车上学途中,只能弯着身子靠在驾驶盘上,才得以减缓痛楚。

当天是STPM考试日,由始至终,我几乎是把头靠在桌上应考;离开考场后,再也无法忍受,必须急召爸爸送我入院求医。很快的,我被送到了八打灵再也的阿松大医院急救室,先是测出心脏无事,医生的结论是胃酸倒流。服了药,再回校继续考试,然后硬着头皮驾车回家。

几经转折

吃药,午睡,反而变本加厉,双脚发软。当晚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只是轻轻翻身,都有五脏六腑全然倒转的痛,接近清晨时分,眼前都是模糊一片,全身冒出冷汗。不久后,爸爸又再摸黑开快车送我去医院急救室,这次是双威医院。

医生老神在在的看了看,让护士为我做心脏检查,和昨天的同行结论一样,还趁机“训话”一番,这是考试期间紧张到胃酸倒流的情况,有些人更严重,考试过后就会没事。他嘱我停服前一天的药,改吃他的。回家后,胸腹全天候绞痛,呼吸困难。

星期三清晨,爸爸载我到学校,跟监考官商议考试安排后,在答案未明之前,由于我的状况很不乐观,因此他不管三七廿一,直接又送我进院,重回第一天的阿松大。

同一个医生,一见我苍白的脸色,他脸色也变了,自己先排除“胃酸倒流”。一系列检验后,包括心脏、血压、验血、X光后,终于在X光底片初步断定肺部出了问题,一边黑、一边白。

后经呼吸道专科医生诊断,原来左肺已完全积血,再压到胃部,内出血过多,血压也已低于安全水平。

150813D04_C1333-0

第10天,终于战胜血气胸,精神焕发的出院了。

极之罕见

不久后,我被送去加护病房,两位专科医生商量后,马上把我推进去手术室,麻醉药发作,不省人事。

后来听医生和爸爸转告,原来我得了极之罕见的血气胸,医生从左肺抽出了3.5公升的血液。3.5公升是多少?不妨看看附近有什么1公升装的瓶子,大概就有个概念。医生说,幸好我够年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病后感触

手术后的晚上,稍微有点意识,隐约记得套上了氧气口罩,之后又不省人事了。等到我恢复神智时,发现喉咙装上了呼吸管,极不舒服,而为免我乱捉一场,护士也把我双手绑着了。

连续几天在病床上迷迷糊糊的煎熬,曾激起斗志,也一度丧失斗志,突然变得非常消沉,家人几经努力,都打开不了我心中的苦结。就在那时,有位在隔壁房照顾丈夫的优雅女长辈走了进来,和家人交谈,之后走来床边,讲了很浅白的激励话语,给我祝福,要我坚强地活下去,好让家人安心。说也神奇,一个毫不相识的人,竟然就这样打开了我为自己绑上的结。我决定,一定要继续坚持地用自己的肺部呼吸,好起来。

终可出院

第6天,我从ICU被转移到HDU去,空间大了许多,心情畅快许多。第9天,每天照射的最新X光片显示,左肺已复元得七七八八了,身上插着的管子全可拔去,接着转去普通病房。第10天,终可出院。

从鬼门关走一回,二事感触特深。一,身体一出状况,若遇医不淑,注定倒霉,轻则延医,像我痛苦多3天,重则先向阎王报到。二,尽管我爱家人,但意志消沉的重要关头,来自他人的关心、慰问、打气,竟比家人有效;对家人任性,视一切为理所当然,很容易会让一个人忽略亲人对自己的爱。

文:陈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