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教训不够大不求进步
令吉与美元挂钩失改革良机

 

(吉隆坡11日讯)彭博社专栏作家威廉皮塞克(William Pesek)指出,造成令吉危机的最主要原因,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在1997年时,让令吉与美元挂钩,促使大马错失改革良机。

威廉皮塞克表示,拖累令吉沦落到这种地步的罪魁祸首,其实是敦马哈迪让令吉与美元挂钩的资金管制政策。

“实行了这个政策后,大马的确不像印尼、韩国和泰国,遭到当时金融风暴所带来的混乱和冲击,但问题是,为何在18年后的今天,大马依然沦为本区域最大的输家?”

大马的邻国经历了金融风暴后,开始痛下决心进行改革,努力缓和公共及私人界的冲突、提高透明度和强化财政系统。

然而,大马在几乎掌权60年的执政党手中,完全没有意识到改革的迫切程度,拖累政府管制能力一直没有进步。

自满造成大马沦落

在这当中,影响效率和排斥外资的土著固打制,至今依然是大马的附骨之蛆;而且贪腐严重,高度依赖石油出口收入的改革,也一直没有显著成效。

“印尼、韩国和泰国也面临中国经济放缓,以及美联储升息的影响,但大马外资流出问题,却特别令人担忧。”尽管造成令吉大幅下滑的其他因素也有很多,包括全球经济前景蒙尘、商品价格下滑和有关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政治献金事件,但这些都并非真正原因。

“自满,是造成大马沦落至此的原因。”如今,富时隆综指已经从4月21日的高点,滑落了超过11%;大马外汇储备金也跌破1000亿美元(3951亿令吉),写下自2010年以来新低。

基本面弱外资失信心

威廉皮塞克称,假设大马政府过去曾认真地强化经济基本面,赢得了外资的信心,如今首相纳吉的政治事件,也许就不会拖累令吉贬至17年新低。

“若政府在推动大马商业迈向国际化方面,付出更多心血,今天外资也就不会急急撤走。”

他续称,令吉走软并非如索罗斯等金融炒家所造成的,而是大马政府根本就没做好基本的经济管理。

“部分原因是大马比曼谷、雅加达和首尔‘幸运’,在1997与1998年金融风暴中,躲过了最严重的冲击。”

根据报章的完整报道,首相纳吉表示流入户头的26亿令吉,并非来自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而是中东的政治献金。

150812X11_C1726-0

马哈迪

个人名声甚于经济

外资对纳吉的说辞完全不买账,依然持续撤走;而这份不信任,可追溯到18年前,马哈迪执政的年代。

当时,马哈迪为了对付前副首相兼财政部长安华,解除了安华的官职,让自己也坐上财政部长的职位,实现政治集权。

“马哈迪的所作所为,正是为今日纳吉与1MDB的时间埋下了伏笔。当纳吉解除慕尤丁的副首相职位时,历史似乎重演。”

威廉皮塞克续称,就如1997与1998年,相较促进经济发展,大马政府反而更关心个人名声和权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