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培栋:教育部仅发放11万
半津校半年欠65万水电费

(马六甲11日讯)民主行动党甲州爱极乐区州议员邱培栋揭露,由于政府迟迟没有发放每月顶额5000令吉的特别拨款,导致甲州政府资助学校(又称半津贴学校)今年首半年拖欠高达65万4130令吉49仙的水电费。

他在近期的州议会上通过书面询问关于甲州每所学校拖欠电费的详情,以及政府资助学校在今年首半年获得的特别拨款。

政府学校没问题

他说,根据州议会回答,截至今年6月,甲州政府资助学校的水电费为76万6030令吉49仙,其中电费占62万3273吉92仙,水费为14万2756令吉57仙,但是政府却只发放11万1900令吉的特别拨款予政府资助学校,因此累积拖欠水电费为65万4130令吉49仙。邱培栋今日召开记者会指出,甲州政府学校并没有面对问题,由教育部承担;至于83间政府资助学校,即宗教中小学各6所、华小41所、淡小13所、教会学校7所及国民型中学11所,则等待教育部的拨款以缴付水电费。

津贴马印航空百万 更应拨款资助学校

邱培栋挑战马华甲州行政议员拿督林万锋及州政府既可津贴马印航空100万令吉,那么亦可以拨出100万令吉,解决政府资助学校拖欠的水电费。

他以槟州政府为例,每年制度化拨款予各源流学校,今年也拨出650万令吉予华小、国民型中学及教会学校。针对学校电费以商业单位计算,他认为,学校为非营利团体,政府应该向国能争取,不要以商业单位计算电费。

邱培栋表示,政府有责任提供完善的教育体系及硬体设施予学生,其中水电费为基本的需求,但是为何政府却没有给予足够的拨款解决问题,究竟钱去了哪儿?他认为,林万锋之前表示将要求国能暂时不要断电,但并非解决方案,政府应马上取消政府学校及政府资助学校之分,全力资助各源流学校的水电费。

预算案宣布提高却拖欠

邱培栋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呈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宣布,政府资助学校每月的水电费,拨款从最高的2000令吉增加至5000令吉,但是却迟迟没有发放,导致水电费被拖欠。

“州议会回答指一些学校装冷气设备,以及放学后依然开放使用礼堂,导致水电费增加,同时也表明校方可使用常年杂费拨款或科目特别拨款缴付水电费,并提醒校方应该用相关拨款作为缴付水电费的用途。”

邱培栋认为,使用常年杂费拨款或科目特别拨款,等于把教学上的拨款用来缴付水电费,只是转移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学校的问题。

他说,政府应该一视同仁,承担各源流学校的水电费,不应区分政府学校或者资助学校。

他也对于政府迟迟没有发放特别拨款,导致校方拖欠高额的水电费,是政府的失职,令人气愤!

蔡志强:以学生人数计算
常年杂费不够用

马来西亚校长职工会马六甲分会主席蔡志强指出,教育部每年拨出的常年杂费拨款,主要是作为缴付学校的电话费、水费及纸墨等文具费用,根本不足以应付学校的开销。

他说,该杂费是以学生人数计算,尽管百物涨价,拨款却没有增加,因此对校方而言,不足以应付需求。

至于科目特别拨款方面,他本身则从来没有收过,不清楚是否需要特别申请。他表示,政府学校的电费单是不论多寡,都交由教育局缴付,至于政府资助学校,则须等到教育部拨款才能缴付。

向学生征收“冷气费”

蔡志强指出,截至目前,教育部只在今年1月拨出一个月的特别拨款,之后迟迟没有拨下来。根据往年传统,教育部是于年初及年中拨出两次的特别拨款,作为缴付电费用途。

蔡志强以其掌校的培二小学为例,属于政府资助学校,至今拖欠国能公司3万3000令吉的电费,他说,教育部往年给予校方每个月2000令吉,入不敷出,该校唯有通过向五、六年级冷气班的学生每人每月征收5令吉,帮补学校缴付电费。

“随着政府宣布今年起特别拨款增加至每月顶额5000令吉,家协也停止向学生收费,但是却‘负债累累’。”

他说,由于该特别拨款很严格,只能用来缴付电费,并根据每所学校的电费单,给予应得的拨款,不能超过顶限,因此董家协也不能预付电费,只能等待拨款发放,才缴付电费。

他说,已经致函国能公司要求宽容,等待到拨款才付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