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忝宋为艺术奉献一生
遗憾种子被弃

谢忝宋自认现阶段的自己处在笔走意先,纵然画坏了也能拨正的怡然历程了。

谢忝宋自认现阶段的自己处在笔走意先,纵然画坏了也能拨正的怡然历程了。

1957年,马来西亚著名水墨画家谢忝宋博士开始了其艺术生命。

假如艺术是谢忝宋博士奉献一生的工作,还有两年,他就服务满60年了。

就在2015年,工作满58年,他受邀在国家级画廊举行个展,主题为“谢忝宋——南洋水墨”。 一个艺术家,可以在国家视觉艺术画廊展出,是殊荣,也是艺术上的肯定。但比起个人的荣誉,谢忝宋更关心的是艺术的未来发展。

华裔画家在国家视觉艺术画廊举行个展者,很少。谢忝宋说他不懂有谁曾在那里办过。但对他,这是第一回。聊到本地华裔艺术家鲜少有作品在国家视觉艺术画廊展出,谢忝宋认为,最大的理由可能是,种族文化上的差异化,其它种族或不能理解东方美术的创造性。

生在这块土地,我们都懂它是华、巫、印共有的,可是在看似融洽生活在一起的民族,其实都有个自文化的认同,这是优点,也是缺点。 就以艺术来谈,3大民族,包括原住民都有自己的新文化出现,而在世界两大艺术体系中,西方美术是主流,东方美术在语言和文化的局限下,在这块土地上,却日渐式微。

谈到东方艺术在大马的发展,谢忝宋最遗憾的是……播下的种子,无理地被人家挖出,丢弃!

150812D08_C591-0

不胜嘘唏无奈

不说不懂,据谢忝宋的说法,在大马,连美术学院都没设东方美术科系。仅有的年代是在1990年代,谢忝宋加入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时成立的“水墨画系”,由他负责带领及推动,甚至发起“校内校外全国统一课程”,每年参加者不少于500人。虽然反应不错;2000年,这科目却在课程中消失了。原因莫名。

“身为工作者、执行者,我很遗憾,也无言。退休时,董事长问我有什么话要讲,我说有啊,就两段话,一是,感谢学院十多年来给我的这一片平台。第二件事是我一直耿耿于怀,想要知道学院为什么删掉中国水墨画这个科目呢?”由于,当下,负责人是以“哈哈”回应,谢忝宋,也只有回以“哈哈”。说起来不胜嘘唏,无奈,但也无力。

“在多元文化的驱使下,我国政府没有特地去塑造东方艺术的文化环境,要发展只有靠个人和社团,个人能力有限;社团,因先贤下南洋的目地就是‘找吃’,在找吃的前提下,营营役役,唯一还能顾及的就是孩子的教育,而教育也以能赚钱、谋高官为考量。艺术这种穷酸秀才文化,基本上,重视者少。

“学校教育不用大量灌输孩子美术史,只要让他们懂得分辨何谓西方绘画和东方绘画,再灌输美术理念和美术的见解,那将来这孩子进入社会他会了解,人的一生除了物质问题,还要追求精神上的。”

学生开宫笔画课程,初期没什么人和他学,谢忝宋鼓励太太去上课支持。谢忝宋看着的就是太太的作品。

学生开宫笔画课程,初期没什么人和他学,谢忝宋鼓励太太去上课支持。谢忝宋看着的就是太太的作品。

矛盾引起碰撞

今次,谢忝宋的展出主题称——“南洋,水墨画”!南洋,何意?

“世界上有两个体系的美术发展,西方艺术概念被称为理性绘画,东方则是理性和非理性绘画。15世纪,文艺复兴时,西方走向工业化,人们的思想开放了。不再为宗教服务,那时期就出现了《蒙娜丽莎》,但它还是属于古典绘画,西方艺术还没转型,一直等到19世纪末,中西绘画交汇,矛盾下引起碰撞,西方绘画开始转型了,就是从印象派开始。

“中西文化上的差异,产生了新思维,这非常重要;后来邓小平改革开放,西方艺术才走入中国画坛,这一次的开放,再度引起了中西美术的冲击和碰撞,在这回的文化交流下,中国画开始转型了。而我们身为马来亚人,我们也应该注意到本地画的变化,当时的马来亚那时刚好遇到很多侨民画家到来槟城和新加坡,当中西美术流落到一个热带情调,多元民族风情的土地,又有另一番冲击,这一次的冲击就激出了50年代的南洋风格。

艺术走向演变

“这也就是说,我们的发展比中国还要早,西洋艺术在中国的发展只有一百多年,大马的华人应该感到骄傲,因在19世纪中,我们就为大马创造了一项新文化——南洋绘画。我们是先拥有西方理念,再把东方归纳整合变成多元素创作。

“我就是在这个年代,脑袋有一个个新的理念出现,又去打破一个个瓶颈,才造就了今日的我。

“以前艺术学生主修是西方,副修是东方的,所以当你画欧洲的马谛斯,你也会在画中看到东方的水墨画,所以我的作品有写意的,也有马谛斯元素,又有毕卡索的立体分格切割,但我又受到中国八大山人等薰陶,而产生这样的运动,产生很多变数。我们的老师有传统、创新的,这很重要,这引起第二代至第四代,在演变着,影响着艺术的走向。”

一个画家当做的事

谢忝宋形容自己,穷了一世人,到了晚年才卖到一点画。

可是,纵然没钱,谢忝宋还是坚持要给自己出画册。他说:“画家一定要出画册,因它是资料档案,不然我死了,什么都没有留下来,没有记录。”

因此1991年,他著手筹备自己第一本画册,手上没有多余闲钱,他想了一个方法,他对朋友说:“要不要支持我?我一张画是卖1000令吉,你支持我,我卖你600。” 就这样凑到2万多令吉,出了一本画册。

他沾沾自喜的说,这是他自己想的一个方法。

5年后,我想推出人生第一本大画册《重造自然》精装本的。他换汤不换药的再用回旧法,他也是问朋友,要不要再支持他一次,只是这一回他的画不能卖1000令吉了,他要卖一万令吉。只是对于支持者,他就卖6000令吉。

这是1997年,这一次他用了12万令吉去印了2000本的精装本画册。他稚气的问说:“你看?我是不是很敢投资?我朋友跟我说,若他有12万他会拿来卖房子。那个年代12万可以买到一间排屋了。”花了12万令吉,只为了印2000本画册,这样的价值观,艺术圈外人,应该没有几个人可以理解。

谢忝宋说,画册是作家留下一些资料供后人做研究的,不然人离开了,一切也都消逝了。

有瓶颈要打通

谢忝宋表示,马谛斯和毕卡索艺术理念影响他很深,可是,在1965年画了《鱼棚下》这幅具有本土风味的油画作品之后,他就不再画油画了。因他自认英文不好,民族性又强,无法深入了解它,因此,后来就专注在钻研东方水墨艺术。

“但现在我已无媒介之限了,拿起什么都可以画了,但还是以水墨为主。1999年我去景德镇画瓷,又产生了另一种空间理念,瓷器是立体的,因此在创作时,你是绕着瓷器边走边看,面面观,步步移,它是一个立体状的圆形,不是平面世界。这引导我走进另一个立体世界空间。接着我觉得创作应该没有黑夜和天地之分,所以画不要有水平线,去掉水平线它就没有天地之分了。不同时期我一直有不同的理念产生。通常是五年一个变、十年之间。开始有瓶颈,打通了。你要通,你通不了一定很多瓶颈。”

重复复习过程

十多年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的教学生涯中,是谢忝宋重要的旅程碑,它的基本功都是这段时间训练出来的。

“90年代初,我的基本功还弱,我又在教学中浸了好几年,基本功一直加强。艺术光有理念是不够的,基本功要很强,我是一直这样来回来回地学习,《重造自然》就展现了我一些基本功的功力,那已是1992-96年的作品,所以我又回到双勾、大写意、小写意,重复在复习,《重造自然》是我艺术人生很重要的过程纪实。

“我知我的水墨基本功不够好,我回去练书法大篆,大篆是中锋笔,圆的线条,很厚很实,所以它很稳很结实,练了大篆你就可以写出像金门或者写意的书法,回到形、草,线条一直在变化,这就是训练基本功的方法,所以我一直和学生讲你不要一直上楼梯,你上了两格,你就降一级去看,看清楚后再上两级,再降一级,这样来去,上下,你基本功就会越来越扎实。但是书法练得纯熟,它的好处就是随心所欲,坏处就是它烂熟了。书法艺术最好是可以练到最熟时,要熟能带生,不要写得太熟,太熟就烂了。”

谢忝宋的“老汤”。

谢忝宋的“老汤”。

老汤立奇功

工欲利其事,必先善其器。 谢忝宋常被问到用什么品牌的墨。一个如稀平常的一个问题,他却呵呵笑说:“不要问我用什么墨。我会很难堪!!”

据他叙速,有回,有一个人称赞他水墨作品墨韵很美,请教他是用什么品牌的墨。他回说:“便宜的中华墨。(早前一瓶约3令吉50仙)。”那人一听,即沮丧万分的对着友人说:“唉!再问下去也没意思了,只能叹,技不如人啊!”

谢忝宋一听,即刻顾不得自己的老脸,自爆其“懒事”。谢忝宋问那人:“你懂不懂得用老汤?”该人问说:“不懂。” 谢忝宋告诉那人:“洗笔的水就是老汤咯。”

旁人听到,疑惑的问说:“你的画那么干净,哪里有脏肮?”

谢老回答:“居然有老汤,当然还有一碗清汤,老汤沾一点浓墨下去,就有两种不同的笔韵,产生一种墨感,画出来的墨意非常的漂亮喔!”

寻找“万物的规律”是谢忝宋1991年在创作时发现的一个美术窍门。

“规律产生一种印象。你只要找到万物生长的规律,你就找到生命的旋律了,当时我画了一付芦荟草,里面有一群秧鸡,我只是凭着感觉变成一种‘规律化’很随意的撇,它找到一个规律,就统一了。还有另一幅作品,是画达摩,我没见过达摩,印象中就是锡克人,是一个大胡子,我就用笔一个勾划,再定睛一看,居然出来了,这就是我领悟到的万物规律理念,如果我照着我们平常看到的胡子一根根去画,反而少了那一股活力。”

【谢忝宋个展】
主题:《南洋水墨》
日期:8月14日至10月4日
地点:国家视觉艺术画廊(National Visual Arts Gallery)
2, Jln Temerloh, off Jalan Tun Razak, Kuala Lumpur.
时间:10am-6pm
联络:03-40418726

报道:吴梅珍/摄影:王宥文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