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树不见林

民政党注册于1968年,创办人为赛胡申阿拉达教授、丹斯里陈志勤医生、敦林苍佑医生、王赓武教授、彼德威拉班和JBA彼德博士。他们是有不同倾向的社会主义者,不过共同主线是:公然反联盟。

约15个月后,该党接手槟城州政府。接着,他们拥抱联盟,联盟演变成国阵后成为其成员党。

那就是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犬儒派(或现实派)会补充:只有永远的利益。

国阵、新国阵或新民联?

第13届大选成绩显示,国阵在半岛87国席中有巫统74席、马华7席、国大党4席和民政2席(包括安顺补选);沙巴22国席中有巫统14席、团结党4席、民统党3席和人民团结党1席;砂拉越25国席中有土保党14席、人民党6席、民进党4席和人联党1席。国阵共有134国席。

民联有88国席,即行动党37席、公正党30席和伊斯兰党21席。

如果第14届大选成绩是:国阵半岛68席、沙州18席、砂州25席共111席,会是怎样?可预料,巫统和半岛成员党遭重创。但巫统仍会是最大党,有约75-80席?

反对派(行动党、公正党和新希望行动)保有103席、伊党8席?

半岛国阵很可能名存实亡。我们会看见新成员阵容的新国阵吗?不可能?再读一遍上面的前言吧。

如果有反对派成员党与国阵合作,会失去选民基础吗?民政党在第4、5、6、7、8、9、10和11届大选执掌政权。

林苍佑在槟州首席部长任期间创立峇六拜自由贸易区,吸引大批外国投资和制造数十万就业机会。良好施政就行了。他在第8届大选败选后下台。

当他的党在州议会议席比巫统少时,这位第三任首席部长有点误算了自己的政治定位,即非民政党的重要代表,亦非巫统的卒子。这时他的领袖声望开始挣扎。

如果反对派获得多数议席呢?对,我认为会和平交权。很可能巫统还保有登嘉楼、玻璃市、彭亨和马六甲及沙巴。砂拉越则早在2016年8月20日已由国阵稳妥掌握。

马来人会继续通过新希望运动和公正党形成主宰的领导层。华人和印度人在反对派中已有很好的代表性,就像在联盟和早期国阵中一样。

随着社会发展……

无论是国阵、新国阵或新民联政府,伊党最肯定因教条主义成为边缘政党,就像第12届大选前一样。

我从未对“巫统是马来人政党”有第二种想法,因为政府由马来人领导是理所当然,虽然我是在槟城长大。

巫统领袖没想过,过度玩弄马来人至上或马来人优先(或随便其它名称)牌,国阵伙伴会付出代价吗?随着社会发展,巫统也会付出代价,不是吗?

越来越多见识广和教育高的马来人不再相信“马来人需要保护”的蠢话。新经济政策已对马来人教育和商业机会提供极好的帮助,巫统应公平对待,让社群逐渐转成选贤与能的环境。

实际上,如果巫统转成专注“马来西亚人特质”,有其它政党能挑战巫统的“马来人特质”吗?

巫统没有任何批判性的思考者认为“为马来西亚人推动的政策”,是比“为马来人推动的政策”更有无限多可持续性的政治理念吗?

在现实中,“为马来西亚人……”是包含了“为马来人……”的术语。别见树不见林!

我认为公正党继承了衣钵。伊党开明派也要这么做,但失败了。他们会利用强调良好施政的新工具:新希望运动,来战胜贪腐、盗用、漏损、浪费等皆非回教和违反回教法的事物。他们哀叹,太强调刑事法和刑罚,让人害怕回教。

行动党加强此包容性模式的角色显而易见。它已清楚显现在霹雳(2008)和雪兰莪(2008和2013)州政府阵容中。他们足够现实,意识到较大的社群必须带头。

所有马来西亚人的社会正义,必须永远是比舵船种族更大的课题。

附笔

最近读到这句话:“回教就是关于公正、仁慈和智慧……违背公正、仁慈和智慧原则的任何事物都与回教无关。”伊本卡伊姆焦吉亚(阿拉伯法学家,1292-1350)

650年后,我重复听见“有学问的”知名回教领袖说出相反的想法——纯粹不可信!

大马反贪污委员会(MACC)2名资深官员的调职已被取消。两人立即调职的原因似乎是违反服务操守。为什么事先不要公布呢?政府首席秘书处和公共服务局没有人意识到调查进行中的温度吗?他们没想过,人们会认为调职的动机不正吗?还是他们其实想过,只是必须“遵照命令”?

为吾友李志萍博士献上最佳祝福,他今天刚满54岁。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