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救经济允人民币贬2%
令吉兑美元破4

130

(吉隆坡11日讯)中国央行意外宣布让人民币单次贬值,导致人民币下挫近2%,亚洲货币应声齐跌,原已疲弱的令吉更是雪上加霜,兑美元失守4.00关口,一度狂贬至4.0080。

中国央行今天宣布,下调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使人民币与周一相比出现接近2%的贬值,目的是提高出口竞争力。

此前,中国甫公布的7月出口数据不及预期,大跌8.3%,加重市场对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市场预期跌幅为1.5%。

提振疲弱出口表现

市场相信中国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之举,是为了提振疲弱的出口表现,力挽走缓的经济“自救”。

随着人民币贬值,区域货币也随之陷入跌势。其中,原本表现就已不济的令吉,在人民币贬值的影响下,今天再急步贬值。

今天傍晚5点47分,令吉兑美元首破4关口,挂4.0080,再写17年新低。

截至傍晚7时,令吉兑美元企于4.0027。

至于岸外人民币,则是站在6.3909;在岸人民币则报6.3249。

其他亚洲货币今天同样走贬,截至晚间7时,包括印尼盾、泰铢、菲律宾比索都纷纷走跌。当中,港元是比较稳定的一个,截至晚上7时,兑美元只微跌0.04%。

接下来波动较轻的还包括日元(-0.17%)、比索(-0.33%)和泰铢(-0.53%)等。

除了人民币,亚洲货币跌势最严重的是台币,共挫1.71%;而紧追在后的则是韩元(-1.46%)。

令吉翻身难

综合经济学家看法,人民币贬值无疑会加剧令吉的跌势,令吉要“翻身”日益艰难。

资深经济学家李兴裕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表示,先不论人民币贬值与否,令吉兑美元早已跌跌不休。

“现在加上人民币贬值,无疑会让令吉跌势更严重。”

他也点出另一个隐忧,即中国的购买能力会下降。

“人民币贬值之际,削弱了中国人的购买能力,这会影响到中国的进口,也意味着大马的出口可能会萎缩。”

无独有偶,艾芬黄氏投行研究首席经济学家陈秋隆也认为,人民币贬值不仅影响我国出口表现,也会影响中国游客访马的人数。

这也显示中国经济已从内需主导,逐渐转为稍倾向于出口动力。

虽然人民币走强会进一步重创令吉跌势,但经济学家认为,令吉贬值已不再由经济因素所主导,反而是受累于投资者失去信心。

李兴裕说,虽然令吉兑美元,与人民币兑美元的走势息息相关,但令吉沦陷的关键,还是取决于美元的表现。

IMF明示人民币太高

周二,中国央行把人民币汇率固定在6.2298比1,相较周一下降了1.9%,为历史最大跌幅。

如此大幅度的单次贬值,令人吃惊,或将导致中国与其贸易伙伴的关系紧张。

《纽约时报》报道,中国引导人民币贬值的行为,似乎也透露出该国对经济持续放缓的担忧,故冀望通过货币贬值,来提振出口。

中国央行的文告表示,即日起做市商在每日银行间外汇市场开盘前,都要参考上日银行间外汇市场收盘汇率,综合考虑外汇供求情况,以及国际主要货币汇率变化,向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提供中间价报价。

资深经济学家李兴裕坦言,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因早前国际货币基金(IMF)就已暗示人民币被高估。

中国拒被牵着走 辣招贬币自救

回顾以往,人民币兑美元表现均属稳定,但环顾区域货币兑美元的汇率,却是跌跌不休,这造成中国逐渐失去出口优势。

中国内需缺乏动力,加上早前股市波动不定,促使中国祭出此招“力挽狂澜”,希望提振出口刺激经济。然而,此举是否奏效,还有待观察。

李兴裕表示,这是中国“自救”的举动,旨在力保经济,宁愿令人民币贬值,也不愿被其他国家牵着鼻子走。

令吉需金管止跌势 只挂钩美元不够

令吉跌势不断,犹如走进下跌黑洞,引发市场揣测会否再有挂钩的可能。

但李兴裕认为,仅仅将令吉与美元挂钩是不够的,国家还需推行资金管制,才有办法限制令吉跌势。

“如果没有实行资金管制,令吉还是会流出大马。”

但他表示,我国上一次将令吉与美元挂钩,是因为身陷1997及98年亚洲金融风暴的窘境,当时选择挂钩情有可原。

人民币再贬问题大

“但现在不是金融风暴,只是大马一个国家面临货币狂贬问题。实行资金管制就会影响到很大层面的投资活动。”

在这节骨眼上,李兴裕认为,除非政治因素介入,否则国行将三思而后行。

艾芬黄氏投行研究首席经济学家陈秋隆认为,人民币贬值幅度不算大,对区域影响有限,除非人民币进一步贬值,才会带来更严重的影响。

他解释,人民币贬值对我国影响有二,分别是导致中国旅客访马人数减少,以及拖累我国出口表现。

“中国是大马最大的出口贸易伙伴,人民币贬值代表中国日后向区域进口会减少。”

惟相比区域货币兑美元的10%至12%跌幅,陈秋隆认为,人民币仅贬值2%,影响并不显着。

综合市场专家的看法, 来解释为何中国政府选择调低汇率, 以及可能引起的效应。

●减少央行干预,是人民币过渡至自由浮动货币的重要发展。

●有利于人民币加入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

●人民币贬值几乎暗示中国政府认为中国经济增长乏力,正在寻找推动经济复苏的办法。

●有助增强中国出口企业产品在海外市场上的竞争力。

●尽管中国央行费尽口舌说,这只是一次性的校正,将继续维持人民币的基本稳定性,仍然会引燃汇率战的大讨论,其他货币市场将保持警惕。

●为了遏制不断加剧的资金外流、阻止美元与人民币南辕北辙的走势吸干流动性,中国央行可能会下调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缓解流动性困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