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亿的惊天大发现

念研究院时,有一门学术研究主要是教导如何做研究、写论文。开头的一课,有个个案是一宗谋杀案,要同学找出凶手。

很少看侦探小说,福尔摩斯也只看过译本的封面,因此,对复杂的案情,在一堆乱麻的情节线索,如何条分缕析地找出真凶,真是老鼠拉龟,束手无策。

后来集体讨论,脑力激荡,从几个嫌凶渐渐缩小范围到两个;在锁定甲或乙时,证据似乎渐渐指向甲了,于是大家都咬定是甲。答案却即非甲也非乙,而是早已被淘汰掉的丙!

学术研究原来竟像做侦探,特别是历史久远,资料丰富。资料是会说话,但各有各说,却又不能开口回答提问,如一众嫌犯可以开口说话,可从其语气以至身体语言解读。真比老吏断案,更加艰难。

99%证据不能定生死

有位在一流大学念过博士的学者,有个好友的太太怀疑丈夫有外遇,向他描述丈夫最近言行举止种种异常之处。他先留心观察一阵,发现情况正如好友的太太所述。因此单刀直入问朋友,希望挽回好友的婚姻家庭。

深入了解之后,根本是冤枉好人,他们的观察,全是主观的幻觉。真相大白之后,那位受过严谨训练的学者感到无地自容。

后来学者所属的宗教团体,主席被投诉搞上财政的老婆。因为几个成员无意间眼见他们两人勾肩搭背,走入一间酒店。惊骇之余,就悄俏尾随,见他们订了房也进了房。

他们没有破门捉奸,而是“见好就收”。事后要求解释和辞职,但那对男女坚决否认。

大家认为人证十足,不辞职,应该开除。可是那位曾经被幻觉所欺的学者反对开除,因为五六个目击证人,没见到他们在“床上完成通奸行为”。

99%的证据不能判决生死。说起来正义凛然,是合法,但不合情理。谁会搂着人家的老婆到酒店开房,孤男寡女进去房间男女受授不亲,谈经论道咩?真是书生迂腐之见!

后来那对男女休妻弃夫共赋同居。

潘俭伟两年来和老马几个月来的炮火隆隆,加上《华尔街日报》的26亿进入首相的私人户头如原爆,真是天摇地动。首相依旧没有回答,只是写了一封全球法律界绝对经典的兴师问罪信,周星驰也想不出来的旷古笑话。随后是四大天王组成的特工队调查。

26亿政治捐款是幻觉

许多人的直觉反应是,几位特工队的成员有如遭受无妄之灾,被押上刑场,替人漂白,英名必损。随后见到大票小鱼小虾被捕被扣,更印证观感。

谁知,案情突然急转直下,副揆中箭落马,总检察长被扣上健康问题调虎离山,特工队成员的大角色竟被查被扣!

在各方久查没有结论,刚刚取代特工队成员的反贪会,立刻有惊天大发现——犹如有人类居住在太阳!26亿不是1MDB的乾坤大挪移,而是政治捐款。

26亿是1MDB的钱,竟是幻觉!政治捐款,才是像那对进房但没人见到他们“在床上完通奸行为”,但有实战的奸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