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课本自己印?

坐在小黄上,路过了常常举牌抗议的教育部,教育部前举牌的脸孔,都是一群高中生。他们为了反对课纲微调而来,反对中国认同的史观,甚至运动的步调仍旧是和过去反媒体垄断及反服贸一样,以反中作为论述基础。

因为念独立中学,所以我们的独中课本,中国历史的部分也很大程度和早期的台湾课本很像。当然,这点也有关独中师资早期大多留台,有的甚至在解严后刚好毕业,认同较倾向国民党史观,这点都是可以理解的。

在解严后,为了适应多元发展,台湾推动了一纲多本的教育政策,也就是说课纲由教育部主推,但印刷与编撰由各出版社自行处理。上述课纲也首次将台湾史独立成章,但仍旧附属于中国史之中。

到了陈水扁时期,台湾史更独立成册,遭外界批评具“台独意识”。之后,陈水扁仍旧推动微调计划,却在马英九当政时一一搁置。如今,马英九当政下,又祭出了新的课纲,也被指着“去台湾化”。

当然,平心而论,学生没有提出太多诉求,一些言论也引发外界骂战。例如“慰安妇难道有非被迫的吗?”又或者针对台湾曾经被日本“统治”还是“殖民”也争论不休。

有着不同身分认同的人,搅和在一起,原初本来最具争议的内容,例如“喜马拉雅山是‘我国’最高峰”里头的“我国”都是隐含不见的有着到底是“中华民国”还是“台湾”的争夺战。

恶搞“思华课本”

当然,这些都是冰山一角,课纲里头更重要的争议,例如交给哪家出版社出版的图利朋党事件,都是还未被关注的;加上之后面临总统选举,统独问题在台湾这块土地上更加剧烈,甚至谁是“台湾人”如此的问题,令台湾人更加焦虑,都是现况正在发生。

因此,有人提出“自己课本自己印”的口号,即使面对课本已经印了,无法退回,学生仍旧将课本撕毁,弄成再生纸恶搞,史称“思华课本”(讽刺台湾的教育部长,“思华”与“湿滑”同音)。

课纲仍旧无结果

虽然口号和反服贸时的“自己国家自己救”如出一撤,但意涵也有点希望像大学一样,自由依照自己的方式去上课学习。这点倒也不是坏事,只是资本越雄厚,权力越大的人,仍旧可以靠着掌握学校强制推行课纲。

只是,台风来了,人群散了,冠华走了(反课纲发言人自杀身亡),思华睡了,课纲仍旧没有结果。混战结束,到头来获利的仍旧是政客政党,决战仍旧在选举,令人唏嘘。

文:黄康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