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篇:禽结

他不敢告诉太太,关于那件事。

几个月下来,他都怀疑梦里的每一幕,是不是跟他枕头有关。

那种轻盈。

每天驾的都是重型机车呢。在规定的时间,在规定的范围。噢。

有时候会在工作的时候想起童年和哥哥玩耍,他认得麻雀、斑鸠、鹌鹑。

又是上床睡觉的时候。摸摸额头,沁出一点冷汗。好奇怪。

噢,还是这枕头。没有鸟语,但有羽毛。

这次他又看见之前所见,再加上自己的哥哥。

可能这不是醒来的时候,他说。

那种轻盈。

文:小菜一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