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克林顿也说“我负全责”

提起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尤其是涉及的丑闻,多数人会记得他与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的那风流韵事。

这里要谈的,是克林顿的另一宗惹人猜疑的“丑闻” 。

克林顿在卸任前夕,突然运用总统的特权,赦免了140人,当中包括一名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通缉犯马克里奇。

里奇是犹太裔亿万富翁,是亦正亦邪的争议人物。他因为涉及诈骗、敲诈、逃税、勒索,还有在美国贸易禁令期间跟伊朗交易石油等罪名而遭通缉。

本来克林顿的特赦名单里什么人都有,而且历任总统都有特赦前例,但为什么克林顿特赦马克里奇会引发风波,受到舆论批评?

损害总统赦免特权

除了马克里奇个人身分问题,马克里奇尤其是其前妻,是克林顿夫妇的大金主之一,捐助逾百万美元,这就触动了美国人的神经线了。

是的,特赦是美国宪法赋予总统的特权,但是当总统特赦的对象涉及“献金”,这对美囯人而言,就会质疑其中是否涉及贪腐?

因此,不但国会、联邦调查局、司法部等单位都调查克林顿的特赦案,媒体更是抨击不断,甚至直言克林顿的行为“损害了总统赦免特权的正直与尊严” 。

面对抨击与调查,克林顿反击了,他投书媒体自我辩解,他除了否认特赦马克里奇与捐款的关系“绝对不存在交易与报答的问题”,也列举数位历任总统特赦的人比他更多,来证明自己没有滥权。

克林顿更说,他特赦马克里奇是为了国家利益(长篇大论解释);最后他在文里写道:“我希望每一位美国人了解,你可以不同意这一特赦决策,但我是就事论事而为之,而且我自己负全责。”

滥权嫌疑须受调查

克林顿这一句“我负全责”,是不是让国人觉得挺眼熟呢?事实是,尽管克林顿说他负全责,但美国人不买他账,调查依然继续。

虽然“特赦门”案最终不了了之,但美国人要克林顿明白的是,尽管他在任总统时享有赦免特权,尽管法律上没有要求他必须公开解释赦免原因,但当他在有“献金”疑云下,特赦了一名在逃的通缉犯,赦免了一个不应赦免的人,又无法解释清楚,那么他就有滥权嫌疑,他就必须受调查,必须交待清楚。

看回国内惹得满城风雨的“26亿门”事件,做为巫统党主席兼首相的纳吉,在巫统敦拉萨镇区部大会就直认26亿令吉汇进其户头,但说明这笔钱他是为巫统而不是为了个人。

他说,钱用来做为巫统各区部的开销,并说自己收取政治献金没有给捐献者合约作为条件,且作为首相,他会为所做的决定负起全责。

免费午餐其实最贵

或许是有巫统领袖与党员能接受党主席的这番“解释”,但这代表就没有问题了吗?不是!一笔高达7亿美元的政治献金,谁能无私的捐献而不求回报?实是惹人疑窦。

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而且免费的其实最贵。这道理小老百姓都懂,作为资深政治领袖没理由不懂。何况如果纳吉不是一国领导,单凭一党领袖会有7亿献金?

因此,这笔捐款牵涉的已不只是巫统,而是整个马来西亚。那么作为首相,纳吉岂能轻描淡写的一句“为党为民”及“我负全责”,就把所有的质疑都略过了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