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伊党没有了聂阿兹

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拿督聂阿兹在今年2月间离世后,党内悄悄起了变化,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局面,保守派与开明派之间的派系斗争更分明,两派对立,火光四射,相信是创党以来最严重的分裂。

要职都由保守派坐正

对宗教热度高,坚持回教刑事法的保守派得到支持继续掌权;由知识分子组成的开明派阵线在6月改选中翻船,意味着聂老的影响力依然存在,讲究宗教的派系有市场。

聂老在生时,不曾放弃回教刑事法的追求,属典型的保守派领袖,虽然党主席是拿督哈迪阿旺,聂老是长老理事会主席,但他的势力凌驾于主席之上,有最终的“话事权”,如今,代替聂老职位的拿督哈伦丁,也是保守派的掌门人,伊党内的全线重要职位都由伊党保守派坐正,该党的核心斗争及理念,整体上不会因为聂老离去而改变。

现有党员尊重已故聂老,对他有深深的情意结,加上其孩子聂阿都也是保守派内的红星,受到党员护捧,估计在短期内保守派势力不会受到动摇,由哈迪阿旺为首的伊党,依然会继续为回教刑事法奋斗,方针不变,偶尔与巫统搞搞暧昧,并无大碍,一贯的政治伎俩,大家看在眼里心里明白,没有说穿的必要。

有舆论说,聂老离去后会影响国家的政局,伊党与巫统会大团结,此说法成立度微乎其微,当初伊党成立,是部分宗教派不认同巫统的斗争方向,如今伊党若与巫统结合,是“自寻死路”的灭门做法,纵观全国各地,两党之间依然楚河汉界,界线划清。

开明派党员以专业人士居多,当中包括拿督哈山慕沙、拿督哈达南里、末依萨等,他们与安华“惺惺相惜”,在安华入狱后,这些医生律师失去了“靠山”,在今年6月中全线败选,以末沙布为首的新希望运动(GHB)应时而生。

新希望不能带来希望

新希望不能带来希望,它充其量只是一个过渡期的“怪胎”,在母党内得不到支持及党职的人另起炉灶,从过去的历史事迹探讨不会长久,开明派之首末沙布输了改选后失去了方向,党内支持力度微弱,看来必须在近期内找到新的斗争方向。

话说回头,聂老不在的伊斯兰党色彩不变,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伊党主席及吉兰丹州务大臣都是保守派在稳稳掌权,证明回教徒对回教刑事法的热衷不减,大马的回教色彩会逐渐浓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