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点还是小小兵?

本文要继续讨论新加坡电视媒体对阅听众的效果。之前提到政府或政党通过掌握媒体,以操作内容论述、型塑主流话语权、掌控建国历史诠释权,实行媒体洗脑的工程。

新加坡政府将艰涩、抽象的建国论述、新加坡精神、核心价值,以浅白易懂、内容具体、生活化的方式,通过宣导广告、歌曲、纪录片、戏剧、综艺节目、舞台剧、电影、人物访谈、商业促销、社区活动、表演艺术、街头活动等方式传播,传达原本难以理解的小红点(新加坡)精神:坚毅、突破挑战、不畏惧、勇敢、团结、忠诚、和谐等。

这些节目或严肃或轻松,将无法让人理解、难以消化的新加坡精神,以软性地、走进国民内心的方式,变成琅琅上口的口号,或具象化的符号画面,或一句温暖人心的歌词。

晚餐时间的第五波道,电视剧《Tanglin》提到当天是种族和谐日,剧中人穿上其他种族的民族传统服装。音乐人Dick Lee弹钢琴悠悠唱着爱国歌曲,画面是从以前什么都没有,到有组屋、工业、港口。节目间隔一定有爱国歌曲,一群人拉着小提琴,爱国曲很悠扬。

萝卜与大棒概念

综艺节目访问民众,学校学到的新加坡历史,你记得多少,大家一起谈一谈集体记忆、怀旧情怀。介绍爱国怀旧舞台剧,艺人受访继续述说小时候成长记忆。

纪录片星期二特写报道新加坡住屋政策的发展和效果,名为《广厦千万间》。艺人呼吁建国五十年,鼓励民众参与50小时的社区行善。举办回顾社区发展的壁画展览。

国庆当日会有“我们的家园”千人宴,庆典后播放李光耀历年演讲,预告片段剪接李光耀激励人心的治国演讲。在现代社会,媒体力量如此强大,收编人心过程包含媒体的思想驯化。

驯化,原本主要用于对动物的训练,相等于萝卜与大棒的概念,即被训练的动物如果做得好,就得到食物(萝卜)奖赏;做不好则被惩罚(大棒)。如此反覆练习,动物就会知道主人要的是什么,为了避免被惩罚,尽量不做主人不要的事情。

应有足够判断力

媒体的思想驯化,则是政府或权力者,通过大众媒体传播有利权力者的资讯,藉以对阅听众洗脑,在思想上驯化民众,告知民众什么不可做,什么可做。做到政府鼓励的事有奖赏,否则有惩罚,如少年余澎杉事件。

大部分新加坡人民在长期的媒体驯化下,被驯养得乖巧听话,毫无独立批判能力。这也包括大部分在新工作的大马劳工们。

有人询问,这有什么不好?不否认新加坡的政策有利民之处。笔者要强调的,是一个政府(或政党)对思想操控这件事。

不论是种族主义或伟人膜拜,都是一种由上至下灌输的意识形态,公民需要有足够的判断,才能跳脱这些主流资讯建构的论述,重新掌控诠释话语的权力。

不论政府如何洗脑,若民众拥有媒体识读的能力,了解权力结构和话语论述建构的型态,方能培养独立思考。否则,在被灌输是引以为傲的小红点时,其实只是盲从权力的小小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