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大马有种族纠纷
马哈迪:泰缅菲皆一样

马哈迪(左)在拉曼大学理事会主席敦林良实医生陪同下,与逾200名拉曼学子交流。

马哈迪(左)在拉曼大学理事会主席敦林良实医生陪同下,与逾200名拉曼学子交流。

(双溪龙10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形容种族纠纷问题并非只在我国出现,亚洲其他国家也一样面对同样问题,如泰国、缅甸和菲律宾。

他指出,拥有稳固的种族和谐根基和懂得与所有种族分享,都是促进多元文化国家和谐和发展的主要条件。

他说,大马在独立初期,很多外国人和国人也不看好大马,虽然各族人民没有非常相亲相爱,可是我国却有伟大的先贤如东故阿都拉曼、敦陈祯禄以及敦陈修信等人,为国家独立确立下了拉近各族关系的根基,保障国家巩固稳定。

共享经济蛋糕

他指出,只要大马人继续互相合作,共享政治权力和经济蛋糕,就能让社会安稳,以让经济增长。

马哈迪今日出席马来西亚脑力认知协会于加影双溪龙拉曼大学所举办的“第11届大马脑力节之与老马特别对谈节目”上这么指出。

马哈迪也坦言说:“我不敢说大马完全是零冲突,我们也曾经面对1969年的5·13事件,不过我们能吸取教训,许多不同政党背景的人,包括已故敦林苍佑、砂拉越人联党,甚至是伊斯兰党也加入这个大联盟,为的就是打造社会的安稳。”

他认为,如果各族人民不愿共享权利和经济蛋糕,国家和谐就会被破坏,社会不会安稳,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受惠。

“当然,即使我们这么做,还是有人会不高兴,但我们能共同解决问题。”

绿野集团执行主席丹斯里李金友(左)与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林祥才皆参与交流会。右为林良实夫人杜藩王维娜。

绿野集团执行主席丹斯里李金友(左)与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林祥才皆参与交流会。右为林良实夫人杜藩王维娜。

炮轰纳吉领导
巫统越来越糟糕

马哈迪炮轰纳吉,接任巫统党主席一职理应带领党迈向更好的发展,但在纳吉的带领下,巫统的表现却越来越糟糕。

他指出,许多巫统党员都向党领导层发出怨言及要求纳吉即刻辞去党主席的职位,但纳吉却以“有给钱党员”为由,拒绝辞去党主席。

“纳吉自己承认有把钱给区部,但至于为何没有获得党员们的支持,这点让纳吉感到非常不解。”

他认为,纳吉不该用金钱来笼络党员对他的支持,有关行为是不对的。

对于纳吉声称有300万名党员的支持,马哈迪反呛纳吉,这点是否属实,只有纳吉本人才知道。

他指出,在纳吉的推特和社交媒体上所上载的批评文章,许多都是来自巫统党员,并再三强调他自己也是巫统的党员。

针对当局撤销把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两名高级执法人员调职决定的消息,马哈迪对此感到欣慰,并指这是一项正面消息。

他期盼两名高级执法人员在返回反贪会的工作岗位时,能履行职责,即刻传召纳吉前往反贪会协助问话。

他指出,纳吉是整个26亿令吉风波的知情人士,只有纳吉才知道这26亿捐献者的真实身分,因此传召纳吉协助问话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教育制度没迎合时代

马哈迪感叹,大马教育制度确实无法跟上时代的变迁,相比其他国家的教育制度,我国远远落在后头。

他认为,政府要全面提升我国的教育制度,就必须迎合时代的转变,纳入更多高科技的器材来作为教学用途。

“我也不喜欢现在的教育制度,但我时常提醒当局,必须善用科技,將科技融入教学,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但他自嘲说,本身不再是当权者,即使我国现有教育制度怎么差,他所发表的言论都不会受到政府重视。

退位时落泪  忧所托非人

马哈迪感叹,在他宣布退位时会落下男儿泪,是因为他心中依然牵挂很多东西还没完成,并担心卸下首相身分后,国家的发展会否所托非人。

他打趣说:“如果你当时身上有100万,然后却被人家拿走,我觉得你也会这么哭泣。”

风趣回应获掌声

马哈迪的风趣回应,顿时获得全场出席者的热烈掌声和欢呼,部分出席者更站起来叫好。

马哈迪感叹指出,他担任首相20多年期间设下许多目标,而这些目标都是他所能完成的目标,可是一旦他决定对外宣布要退下时,他开始出现了忧虑。

“我有很多东西还没完成,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能顺利完成,所以我就哭了。”

此外,当出席者询问马哈迪,如果他再有机会出任首相时,是否会接受26亿令吉献金及会如何善用这笔捐款时,马哈迪却避重就轻的笑言:“我已90岁了,我在80岁时就把权力交出来了,所以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也愿意把机会留给年轻一代来负责,所以非常感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