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的奴隶

在一家外国报章上读到一篇专访世界级钢琴家傅聪的撰文。文内读到傅聪说的一句话:“我是音乐的奴隶,不是音乐的主人。”

这句话,深得我心,也令我最为感动。

会不会发现,多数学音乐的人,都想要做音乐的主人的目标迈进?有时还听见人们这样说:“某某人掌握了音乐。你看,他连续夺奖无数,扬名四海,已达致音乐领域的高峰。”

怎样能够掌握音乐

这话听来似乎没说错,但我始终认为:说一个人能够“掌握”音乐,却有商榷的必要。

如果硬要说某人已掌握了音乐,充其量,也仅能指他的技巧。的确,有好多演奏家的艺术技巧是非凡的。他们表演时的技巧愈高,比赛时的表现愈佳,掌声就有多热烈。

但真正剖折音乐,又何止音乐技巧这么单纯、简易?

真正的音乐,是一座高不可攀的高峰,就像大自然一样,渺小的人岂可对它轻言“征服”。我们永远只能像傅聪所说的那样:“我是音乐的奴隶,不是音乐的主人。”

不过,假如你接受到上天赐给你这份礼品——人道的光芒,你就能因它(即音乐)被唤醒生命的喜悦,治疗心灵深处的创伤。

快乐超越文字形容

以我的感觉,音乐带给人的快乐,是超越文字所能形容的。它是灵魂的知音,能够让你在失落、疲乏、茫然、愁苦的时刻得以舒缓。当我屏息聆听我所爱的音乐时,我仿佛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拔弄我内心深处的某一根弦,有说不出的快活,又如许激昂,如许哀恸……

一经比较,就觉得人们学音乐却热衷于追求高超的技巧,比赛实在是失去了学音乐的意义,特别在这高度的商业化社会,有些人渴望以至高的荣誉奖状作为扬名的跳板。

当然,这里也要澄清一点:不是说艺术的表演技巧不重要,反之,它绝对重要,因为没有良好的技巧,艺术表现就无从表达。

音乐家傅聪不求名,不求利,只追求音乐里的真理。思考音乐,是他不辍的使命。

宋代苏东坡有诗说音乐能“散我不平气,洗我不和心”。这正是音乐之所以美丽和崇高。我们都希望更多的人可以走进音乐。

惠娘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