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员:没想象中糟糕
固定汇率恐适得其反

经济观察员认为国行贸然出手可能将会引来“反扑”,令市场进一步失去信心。(档案照)

经济观察员认为国行贸然出手可能将会引来“反扑”,令市场进一步失去信心。(档案照)

(吉隆坡9日讯)虽然坊间以股汇双跌、令吉急贬等为由,开始提出“资金管制”和“固定汇率”的要求,不过经济观察员认为国行贸然出手可能将会引来“反扑”,令市场进一步失去信心。

150810ll1zz2

散户抛售令吉

观察员认为目前股市和汇率的下滑,主要是和外资应对美联储或将在未来升息而撤资的行为,另外也有散户因为整体投资情绪看弱,而随之抛售令吉和股票,导致股市和汇率呈现“跌跌不休”的惨况。虽然国人普遍认为马币在近期兑换美元汇率的情况已经“惨不忍睹”,唯观察员指许多国家,甚至是先进国家的汇率其实下滑得比令吉更为严重,目前大马的情况没有想象中糟糕。

罗伟劲:目前我国的贸易增长仍然强劲。

罗伟劲:目前我国的贸易增长仍然强劲。

罗伟劲:情况没1997年差

大马高盛信评首席分析员罗伟劲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目前其实并没有看到国行需要大幅度进行干预的情况,强调目前汇率虽然跌破3令吉90仙,但是整体情况并非如90年代后期的差。

他从三个角度来分析目前和97年大马经济的情况,首先从汇率而言,令吉兑换美元的汇率在1997年是在半年内急贬近50%,因此当时有这样的疑虑。

第二,97年出现国内许多小银行面临倒闭的情况,因此国行当时才会宣布调高利率来吸引资金回流到银行。

“但是现在的银行系统,定期存款就有6000亿令吉,流动资金也有60亿左右,这一点就很不同了”。

第三,大马在97年时是处于双赤字,即财政赤字及贸易赤字,但目前我国的贸易增长仍然强劲。

根据贸工部最新宣布的6月贸易表现,我国对外的贸易仍然在增加,其中和中国的贸易在当时更是激增20%左右,

他说,是否要调整汇率其实要考虑很多因素,包括我国的通胀、消费者物价指数等,而目前的波动都属于温和,并没有看到需要国行强力干预的需要。

李兴裕:9月美联储可能会宣布升息,届时会有另一波的冲击。

李兴裕:9月美联储可能会宣布升息,届时会有另一波的冲击。

储备金跌破千亿元
未到国行出手时刻

资深经济学家李兴裕也说,国人在我国外汇储备跌破1000亿令吉大关后,更为担忧,但1000亿令吉的储备金防线并不是国行是否应该采取资金管制或是固定汇率的决定考量。

他说,我国在2005年刚脱钩时的储备金一度跌至700亿左右,而2008年的金融风暴时也曾跌到870亿令吉,显示1000亿令吉大关并非需要强制干预的时刻。

他也说,目前国行只是小幅度干预市场的选择,避免长期地捍卫令吉汇率,证明国行懂得如何善用手上的资金。

“9月美联储可能会宣布升息,届时可能还有另一波的冲击。所以他们现在的干预比较少量。”

询及美联储一旦宣布升息,是否就是国行采取强硬手段为马币护航的时机,李兴裕认为这并不然。

谈到在怎样的“紧急情况”才应该进行资金管制,李兴裕提出几个恶劣情况如外汇储备跌至只剩300亿令吉左右,或是外资所持的马币债券只剩下现阶段的一半。

“但我认为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固定汇率让市场失信心

固定汇率是救市,还是进一步重创市场?

或许商家认为固定汇率能够起到稳定成本和收益的情况,但是罗伟劲认为,贸然宣布固定汇率可能将会让市场更进一步地失去信心。

他受访时直言:“国行没有插手就代表情况受到控制,如果情况失控,国行一定会插手的。”

他说,国行在普遍情况下在货币市场尽量保持较微弱的角色,让市场能够自治,而不会投入太多资金。

此外,他说,若我国汇率真的失控,届时国行可能就会考虑提出量化宽松(QE)措施,来增加市场中流通的资金。

国行应公开立场

李兴裕也提出相同的看法,认为如果在只有马币本身贬值的情况下宣布固定汇率,最终可能引来市场的反扑和惩罚。

他受访时说,1997年的经济风暴席卷亚洲,当时泰铢、韩元、港币都处于贬值的情况,因此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提出这个异于传统的措施救市。

他认为,目前的情况是令吉本身急速下挫,应该避免这种可能冲击整体市场的方案,否则或将会遭到市场的“惩罚”。

“否则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可能将会进一步地崩溃。”

他认为,国行应该就此站稳且公开其立场,确保任何扶持或是干预的行为带来最小的冲击。

大马企业业绩亮眼

世道不好?大马企业业绩都很亮眼!

罗伟劲受访时也坦言,虽然国人目前大都怨叹世道不好,但是主要还是经营进口生意的商家面对短期阵痛,其实出口行业的商家还是受惠。

“油价下滑,大家也是以为政府收入会缩水,和石油相关的上下游公司也会亏钱,但我们看看国油等无关的行业的业绩都很亮眼。就如像星狮集团(F&N),他们的业绩都很亮眼。”

他说,或许中小企业在这个阶段面临一些挑战,但主要是否源自“行情淡”,却不一定。

他提出,我国经济逐渐转型的情况下,一些在街边购置商店来做生意的业者可能受创,但这并非行情很淡,而是消费群从过去的沿街购物,转向到购物商场购物的模式。

他也提出,可能店铺将会在这一波的转型浪潮中逐渐被淘汰,尤其是一些店铺的租金颇高,很多业者难以负荷。

“但是购物商场则是越开越多,虽然租金比较高,但是他们有流量。所以这种过去三十年来的经营方式要改了。”

情绪续主导下半年市场

罗伟劲也说,目前观察令吉兑换美元的实际汇率价位应该是介于每一美元兑换3令吉60仙至70仙的情况,但目前市场因为慌乱、负面情绪、政治等因素的影响,因此令吉没有呈现其真正的价值。

他坦言,下半年的大马市场将会继续由情绪来主导,但投资者应该回归基本面来看待大马企业和整体经济的情况。

他说,商家可以观察企业的资金、本益比、风险等,而其实大马目前仍有许多房地产商推出发展总值(GDV)高达700亿令吉的计划、一些大企业也将主要办事处搬来大马。

“他们会来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情况很差,我们应该观察国内生产总值的元素,还有我们的前景是否有萎缩的迹象。”

他也说,国际评级在近期对大马的评级也都属于正面评价。

然而他坦言政府在宣传、安抚人民方面没有做好,而国内许多好消息都被坏消息所掩盖,政府在此事责无旁贷。

“在大马,经济是强劲的,混口饭吃、找份2000至3000令吉的工作并不难,但是要致富就要靠自己的本事了。”

他说,若从较民生的角度来观察,国内连锁公司如星巴克、Oldtown白咖啡和各种餐厅的分店还是继续在开,国人也仍然在消费,可见国人仍有一定的消费能力。

俄罗斯卢布比马币跌更惨

马币跌得凶,市场失信心,不过其他市场跌幅比马币更高!

我国在过去5年,兑换美元的汇率的最高和最低汇率,大概超过30%,但国外其实还有跌幅更重的国家。

罗伟劲举例,俄罗斯的卢布在过去5年的最高点和最低点超过100%,欧盟、加拿大、南非和澳洲等国家汇率跌幅也是超越令吉在过去5年间的跌幅。

国人需调整心态

我国从令吉和美元脱钩后,采取很多的方式来确保市场的自由流通,李兴裕坦言,一旦宣布资金管制,那过去的努力都将会功亏一篑。

他说,在国家掌控许多的资产和产业的情况下,若政府脱售资产,还是可以确保国内的资金流动。

他受访时也坦言,希望国行能够确保其中立性,避免因为政治压力而贸然进行资金管制。

李兴裕也忠告国内的商家和人们,需要做好准备及调整心态,因为在令吉狂泻的情况下,公司的进口成本将会增加,而国人在送孩子出国教育或是消费进口商品方面,成本也将会进一步加重。

独家报道:苏正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