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哪里

1986年,游川在〈一开口〉写下了这样的句子:“一睁眼/我们已生在这里/却还站在原地”,讽刺华人的固步自封。一首貌似浅白的10行小诗,运用了吊诡、排比、谐拟等手法,却不着痕迹,不只是修辞。因为观念清楚,心情恳切,所以不必故作高深,深度自然出来。一睁眼,我们已生在这里,我们的诗歌,站在哪里?

邢诒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