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进驻带旺发展
梳邦新村耕地变黄金

 

150810K01_C1496-0

开埠80多年的梳邦新村,因机场和工业先后进驻,带旺了区内发展。

(梳邦9日讯)耕种地变成百万黄金地,梳邦新村因机场与工业先后进驻而带旺区内发展,奈何村民没能力参与,年轻人参与工业发展少之又少!

开埠80多年的梳邦新村,占地约9000亩,早期部分住在梳邦机场的村民,在政府征用土地兴建机场后,逐渐移至芭地发展。

梳邦新村村民早期多以农业耕种为生,村民养鸡、养猪、种植人心果等,但经历蜕变,农村的面貌不复存在。

反之,由于毗邻八打灵再也、梳邦、莎阿南和巴生,占据了极佳的地理优势,该新村先后因为机场和工业进驻而大事发展。

土地5年飙升300万

尤其梳邦机场路是通往双溪毛糯及莎阿南地区主要交通,辗转数年间,方圆5公里范围已见各类型产业汇集。

工业地显然比农业地来得有价值,当地一片2亩价值80万令吉的土地,在5年内飙升至400万令吉。

在政府建议把梳邦新村农业地的工厂转为工业地,让当地名正言顺搭上工业列车后,带动新村经济及就业机会大量增加,外劳也日渐增加。

尽管政府早已推行工厂漂白计划,惟事实上近5年来,梳邦新村土地价值倍涨,村民却面对土地有价无市的境况。

随着土地有价,一些有先见之明的村民,早早就把土地出租,收租赚钱,然后自己向外搬迁。

村长:不熟悉运作
村民多不参与工业发展

村长曾正文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梳邦新村黄金地有价有利也有弊,因为这也令很多厂家不敢轻举妄动。

他说,雪州政府早前推行工厂漂白,村民能享有50%土地拥有权转换税折扣,以及较宽松的建筑规格,将农地转为工业地,只是这整个过程,还需顾虑转换工业地之后的建厂和出租问题。

他说,从拥有工业地、建厂直至出租,若要全程参与新村工业发展,需大约700万令吉,梳邦新村范围向来较适合中型工厂发展,单单是建厂,就得花上至少300万令吉。

他说,村民尽管不是直接承担地价的市值,而是以享有折扣将农地转为工业地,但作为地主的村民,初期可能得耗上40万令吉来办理。

150810K01_C1508-0

梳邦新村早期为农业发展重地,盛产人心果。左起为伍城锋、曾正文及黄汉明。

大部分出租或出售

“梳邦新村的第三及第四代村民,大多从事企业发展,熟悉工业运作的人不多,即使将耕地转为工业地,大部分也不是自家经营,只是出租或者出售,所以不会直接参与工业的发展。”

他说,一些村民反复思量后,考虑到沉重负担不保证能有等值回收和成果,直觉本身根本没有能力参与,因此陆续外流及迁移,形成外围厂家进驻,参与当地工业发展的洪流。

外来人口增加
梳邦华小学生飙升

梳邦周边产业发展蓬勃,尽管原有新村人口外迁,但同时也有新家庭迁入,使梳邦外来人口增加,梳邦华小学生人数也飙升至近2000人,其中15%为友族学生。

梳邦华小董事长张国郁在董事叶城材及黄仲文陪同下,接受本报访问时说,由于该新村及毗邻商业住宅区迅速发展,该校学生人数逐年增加,每年入学的新生约300人。

申请建分校无下文

他说,学校三机构为了应付日增的学生,申请在Cahaya SPK地段建分校,惟费时逾两年奔波争取,却仍未有眉目。

他说,校方从未放弃设分校的计划,目前也采取步骤应对新生的增加,所以未来三年计划把行政楼现有两座的单层课室拆除,改建为四层楼校舍,以增加10间课室。”

他说,梳邦华小目前有9间新课室,于2014年开幕启用,今年将候车亭原有的5尺遮雨棚加宽为逾10尺的遮雨棚。

张国郁说,为了给学子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该校拟建有盖篮球场,并在未来两年改善冷气礼堂。

150810K01_C1517-0

梳邦新村逐渐步上工业发展列车,工业区取代了昔日青葱翠绿的农地。图为新村仅有的传统养鸡场。

山坡地不利耕种
65%转工业地

梳邦新村早期约有700户人,然而,10年来区内工厂越建越多,加上获分配山坡地不利耕种,现在该新村预料只剩下300户村民。

曾正文指出,梳邦新村目前65%已转为工业地,惟当中除了较大规模厂家具备能力之外,有厂家因建筑物不符合规格,而不获工业地契。

住宅出租充外劳宿舍

“余下的35%住宅,则在区内外劳大量增加后,大多出租充作外劳宿舍。”

他说,此举渐渐形成村内地主将产业出租,自己则到新村周遭的新兴住宅区置业,寻求更理想的生活环境。

搬出新村另寻出路——第四代梳邦新村居民● 伍城锋

梳邦新村的居住者至今已迈入第五代,七十年前村人要筹1500令吉,才有能力买下2亩地。

现在,新村周边林立许多产业发展,有房屋也有店铺,住宅产业售价20万至45万令吉不等,店铺售价也从200万令吉起。此外,约1700方尺的双层房屋市价至少80万令吉,4300方尺的双层角头屋则要112万令吉。

虽然新村的农业地有发展潜能,但很多地主无法参与工业发展,陆续搬出新村寻求出路。

但是,若卖掉祖地,其实已换不回2亩地对四代人口的价值,因为我们在原有地段至少也能容纳超过6户人。

原有住户陆续外迁——30年梳邦新村居民● 陈汪萍

我住在梳邦新村4D路附近,以往这一带住了7户人,空气非常清新,大多人都是从事果园和养鸡。

近一年来,我们察觉很多工厂入驻,原有的7户人陆续外迁,现只剩约4户居民。

独家报道:陈慧芸 摄影:王宥文、谢德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