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一杯公平的咖啡

150810my2d00A

咖啡对许多人而言,已是生活的一部份。清醒抑或疲倦,开心还是难过,都会来一杯咖啡,却很少想过,我们喝下的,是不是第三世界国家的血汗?

良心经营咖啡世界
免中间商剥削

在世界不同角落,每天都有数以千万的人饮用咖啡,全球咖啡消费市场每年以12至15%的速度成长,意味着全球每人每年平均喝448杯咖啡。但有没有想过,当你享用一杯香醇咖啡的同时还喝进了数百万咖啡农的血与汗。

咖啡价格受制于期货市场来决定,咖啡农没有议价的自由,他们付出的成本比收入还低,一杯十多令吉的卡布奇诺,让远在衣索比亚的农民,所获得的利润甚至少于1美元!公平贸易咖啡这几年蔚为世界风潮,跳过中间商,直接向农民购买产品,但咖啡农是否真的从这种“公平”中受益?

他们的心中没有投资报酬率,只有公平好咖啡。

卢传文(右)有个心愿是想推动公平贸易咖啡,试图将生产、消费成本都变得比较“合理”,而非中间商获取暴利,而咖啡农一贫如洗的困境。

卢传文(右)有个心愿是想推动公平贸易咖啡,试图将生产、消费成本都变得比较“合理”,而非中间商获取暴利,而咖啡农一贫如洗的困境。

卢传文,替公司到台湾采购咖啡;黄巧诗自购自磨自营咖啡厅,“每一杯咖啡,都可以是公平贸易咖啡,关键不是利润,而是公平。”两人热爱咖啡亦有着共同的理念。

咖啡仅次于石油成为全球第二大的贸易产品,每年的产值都很惊人。在喝下咖啡的同时,你是否曾想过,这一杯咖啡背后蕴藏的意义?据知,全球咖啡农面临多种一亩咖啡,生活水平就往下降一分的窘境,甚至咖啡产业的兴盛也对环境造成破坏,这也等于,每多喝一杯咖啡,热带雨林就减少一些。

为改善这些问题,公平贸易的兴起,不仅改善咖啡农的生活品质,也让消费者愿意付出更多,以求喝到一杯公平、健康的咖啡。

“我希望每个人在喝下手中的咖啡时,也能共同思考咖啡农面对的贫穷、文化、生态等问题,并共同思考改变它的可能性。”卢传文谈起“公平贸易咖啡”理念时,眼中不时闪烁着光芒。

推动公平贸易

卢传文发现,富有国家无论消费多少咖啡,第三世界国家的咖啡农仍然无比贫穷,这意谓绝大多数的获利,全被垄断在“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的“中间商”手中,这是分配出了问题,“比如你去星巴克喝咖啡,问起生豆来源,他们通常会回答是自己的生豆,很难让消费者去了解整个生产过程。”

于是,他开始有了想推动公平贸易咖啡的想法,试图将生产、消费成本都变得比较“合理”,而非中间商获取暴利,而咖啡农一贫如洗的困境。“也就是说,公平贸易是试图让分配变得较为合理的制度。咖啡农获得合理的获利,消费者付出合理价格享用咖啡美味,而中间商仅收取合理的利润。”

可惜,卢传文上网搜查有关大马公平贸易咖啡的平台,发现并没有任何资料。透过台湾朋友认识当地咖啡农,以较好的价格直接向他们购买生豆,免除中间商“大量低价采购”所制造的剥削行为。这也是卢传文目前为本地一家咖啡公司前往台湾采购咖啡的工作性质。

150810D02_C613-0

国外采购建议

卢传文之所以选择到国外采购,有两个因素:

1. 台湾公平贸易咖啡做得很好

“可能台湾有很多食品安全的问题,他们在这方面就有许多认证单位,反观大马因为较少发生类似(食品安全)的个案,消费者也保持着不知道就不去了解的心态,以致大马的公平贸易咖啡是零发现。我发现这将成为一种趋势,所以想去了解并大力推广,在帮助别人之余,做生意也获得一些利润,同时也可以做不一样的企业文化。”

2. 大马咖啡豆太贵,只因没有进口执照(AP)

许多本地咖啡农都很难申请进口执照,因申请程序复杂且花费庞大,并非一般咖啡农可以负担得起,导致咖啡豆大部分从国外进口,特别是阿拉比卡咖啡豆(Arabica Coffee)价格也相对提高。“因为我们没有办法跟本地咖啡农直接买豆子,加上我国是平地,一般也只能种利比利卡咖啡豆(Liberica Coffee),但这种咖啡豆的数量非常少,尝起来也比较苦,因为豆比较大颗,处理过程较麻烦,作为商业经济用途因此被限制。”

他相信,借由“公平贸易咖啡”解决咖啡中间商的剥削问题,让咖啡农得以改善经济困境,相关的文化、经济、环保、疾病问题,也能逐渐看见改变的机会。“我想做的是一种社会性企业,与其做利润,不如做可回馈企业的事情,如果有更多人对公平贸易的想法慢慢改变,认为这是合理且可能的,那我们就有实现公平的机会,我希望公平贸易咖啡也是如此。”

咖啡真好赚?

黄巧诗经营咖啡生意,一开始在街边摆挡做流动贩卖,后来搬进咖啡馆经营,特别的是,她的咖啡豆自己采购,自己烘焙,也转卖给其他咖啡馆。“在路边卖咖啡,价格要放得很低,比如一杯合理咖啡是12令吉,路边要卖6令吉,有人觉得贵,有人姑且尝试,因为价格已经很低,所以也说明必须自己烘豆。”

黄巧诗采取直接向咖啡庄园买生豆,曾到过去印尼采购,“当你爱上咖啡,想去深一层了解它时,你就会有一股冲动,买一张飞机票亲自到咖啡庄园去看看,目的就是为了你想要的咖啡品质,你才会了解咖啡农的生活,也知道他们如何种植以及处理咖啡豆,同时也让他们知道我们对咖啡的要求,互相交流。”

她也认为,如果透过中间商买咖啡豆,就无法理解咖啡豆背后的故事。“你会摸不着头脑,他们到底会卖给你什么品种的咖啡豆,或许他们为了赚钱而给了你品质差的豆子。我坚持直接跟咖啡农交易。一来可以给他们较高以及合理的价格,二来他们也可以做到我要的咖啡品质。”

黄巧诗经营咖啡馆的原则是不为赚快钱,而是要找到一班真正懂得欣赏品味咖啡的同道中人。

黄巧诗经营咖啡馆的原则是不为赚快钱,而是要找到一班真正懂得欣赏品味咖啡的同道中人。

雨后春笋的林立

黄巧诗也有批发咖啡豆,然而她非常坚持一个原则,就是不以赚快钱去批发咖啡,而是真正懂得欣赏品味咖啡。“有些咖啡馆业者会向我买豆,因为他们曾经品尝过我的咖啡,认为味道好,因为都是有机咖啡豆,询问是否可以用我的豆,如果是符合我们的经营理念,我们也愿意批发出去。”

近几年,本地许多独立经营的咖啡馆如雨后春笋般林立,为消费者带来了更多的选择,黄巧诗认为这是一种好现象,并非竞争。“如果你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从来就不会有竞争的想法,咖啡馆的涌现,也会让业者有更好的参考对象,大家互相学习与分享。”

但咖啡馆真的那么好赚吗?黄巧诗笑言,“咖啡馆一点都不好赚。除非你开之前想好,你只是要找一盘可以赚钱得生意,还是要用对的方式去赚钱,假如一开始你向往咖啡馆生活,只为喝一杯好咖啡,那你经营咖啡馆的过程会相当辛苦。”

她也举例说明,“你喝一杯南洋咖啡才1令吉50仙,如果不好喝,你也不会有太大期待,可是你在一家咖啡馆喝了十多令吉而且不好喝的咖啡,心里就会不满意,所以,咖啡业者就需要提供好的东西,像是环境舒适,好吃食物之类的填补消费者。”

一体两面共同思考

有那么一个疑问,以前经营咖啡馆的业者对咖啡要求高,都属于非常专业,反观现在新一代业者,本身不熟悉咖啡,纯粹只想开店,问黄巧诗会否觉得破坏整个咖啡市场时,她觉得是让业者与消费者共同思考的问题,她如此分析道:

●一样东西突然出现,必定有褒和贬,才能形成一个大环境。如同咖啡馆突然涌现,也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有些甚至是耻辱我们专业做咖啡的人,但这就是一个环境使然,咖啡市场才能百花齐放。

●咖啡馆的出现,也间接提高了大家对咖啡的认知;相对地,当参差不齐的咖啡馆开了一间又一间,是不是也提升了大家对咖啡的要求。

150810D03F1_1

报道:陈俐蓉/摄影:张胜杰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