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学者 宜学近体格律诗

我们初学近体诗,多数是依据16种既定的平仄格律(例如平平仄仄平平仄)来学习,根本就不可能会犯孤平、合掌、三平调等。掌握了近体诗格律之后,才有资格去学变格的近体诗,这样才会了解为什么“孤平”并非是一首不合格率的变格近体诗;否则,作为初学者,将会受到不必要的困扰,而阻碍学诗的进度。

初学者如有疑问,必须先亲自求正,不断章取义,如自认为初学者的寒逸风,在没有认真去读本人在《山城诗社诗人专辑》和《爝火》登出的诗作,只听泰斗之言,便即揣测“几乎全是孤平诗”。更另人啼笑皆非,而特别提到《近体诗鉴赏与创作艺术》书里收录本人的孤平诗,而且还妄下似是而非定论:“能作出孤平诗者才是好诗”。

过于注重正格诗

我在《东方日报》发表的〈林晃升的七绝与孤平〉,初学者寒逸风一样无视我举例解释,也不懂得近体诗,除了正体,却有变体的格律古风和拗体诗。我和徐持庆先生所持的看法并非是背道而驰,而是徐先生过于注重正格诗而忽略了变格诗;我是基于徐先生的好友曾问过我:“古风还是七律?”而经过我解释是七律古风之后,又再问:“七律古风是格律诗吗?”才知道他本人就没有把这变格诗视为近体诗的一类。

徐持庆先生在《南洋商报·商余》(1/7/2015)认为“合乎格律要求才算得上是一首好的近体诗”,我倒认为不合乎格律要求的变格近体诗,有不少是好诗。例如崔颢的〈黄鹤楼〉、李白的〈静夜思〉、王维的〈渭城曲〉,甚至李商隐的〈登乐游原〉,首句“向晚意不适”一连用了5个仄声,连“孤平”都省去了,而这些变格诗却流传至今,令人吟诵不断。

写诗的目的

请问,我们写诗是为了竞赛或是为了学习写一首好诗呢?写变格近体诗也是唐朝以来的近体诗人的创作,主要是要突破格律的束缚,以使到近体诗有灵活性能够承传发展下去。

上海新诗社目前所倡议的六行诗体便是容变的另一个例子;他们认为只要有诗意和切题即可。

我非鼓励近体诗作者,特别是初学者作孤平诗。我们应先掌握合乎格律的正格近体诗。 如有孤平,必须先救,如不能救,像我上面的〈无题〉,那当别论。

“孤平”在正格近体诗是犯格,但在变格近体诗,则是允许的,不算是犯格。

总而言之,我们必须先掌握正格近体诗,才有资格谈孤平拗体诗。

最后,我要郑重声明本人不是诗坛泰斗,而是刻在努力学习成为一个承传发展近体诗的苦行者。我只求给我支持,大家一起努力,把中华优秀诗词艺术文化在大马发扬光大。

莫顺生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