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河码头搬运工时代一去不返
“苦力”扛200公斤换温饱

蒋金船叙说着48年的苦力历程,津津乐道。

蒋金船叙说着48年的苦力历程,津津乐道。

(麻坡8日讯)上世纪60年代,是麻河码头搬运工人的“大时代”,当时,以人力扛、抬、挑、掮、背,在机械化时代之前,麻河码头搬运工人就以自己的体力,赚取微薄的生活费,当代人都以“苦力”(kuli)称呼。

现年67岁的搬运工人蒋金船向《南洋商报》透露,当年大多的货运都以人力进行,若不是机械化时代,他相信现代仍有大批“苦力”集中在码头,但是即便是现代有“苦力”,也不会再像以往般“壮如牛”,随着时代的演变,货运也从大麻袋转向较小的包装。

扛得越重吃更大碗面

谈起上世纪60年代,他当时只有19岁,体重也只有约51公斤左右,却能扛起比体重多3倍,即200公斤的大麻袋,记忆中个子比他壮的“苦力”,还有扛上约250公斤的最大麻袋,可说是当时很普遍的场景,当然扛得越重的货运,日薪也就多几分钱,吃更大碗面和加料。

简陋的小房已不再扮演以往码头盛况的举足轻重角色,订单的来电,并不会每天固定响起。

简陋的小房已不再扮演以往码头盛况的举足轻重角色,订单的来电,并不会每天固定响起。

现在苦力不再是大力士

他指出,当年最小袋要也有50公斤重,如今许多货品都以小袋装,30公斤、20公斤、10公斤,就连5公斤都有,所以他才说,就算是现在苦力搬运,也不再像当年的大力士。

“当年,也有一些超重且不是定期的搬运项目,比如说保险箱,一座旧款保险箱需动用6或7个人搬运,而且基于责任感,许多大件物品都必须好好搬运确保不损坏,而保险箱则是确保不落地,砸到脚可是要断脚趾的,这份工钱的确是汗水换来的,不过,一些好的客户,有时也会在完成搬运后,请吃住家小菜,热情好客,回忆特别甜美。”

泰印货船频繁穿行
堪比现代交通阻塞

蒋金船说,记忆中,麻市大马路货运最盛时期,两大货运机构都各有近百名苦力,许多货运从麻河上岸,其中泰国与印尼货运船频繁穿行,码头的热闹场面,堪比现代的繁忙市区交通阻塞。

不过,由于后来,越来越多苦力不是提前退休,就是年老逝世,现在虽有数名比他更年长的苦力,但是若以资历,从事苦力48年仍存活者,就剩下他了……一般老友都叫他“老蒋”,因麻坡姓蒋人士也不算多,一听就知是他。

当年许多货运船只上货的繁忙码头,如今已成垂钓者休闲的小码头。

当年许多货运船只上货的繁忙码头,如今已成垂钓者休闲的小码头。

年轻不怕苦
跟罗里送货跑遍麻县

现年67岁的“老蒋”出生于马六甲,父亲从中国南来落脚,在出生直至13岁,他都跟随老爸在甲州各区多次迁居。

上世纪盛行抽鸦片,“老蒋”也在13岁接触鸦片,他回忆幸好只抽了三五年,便决心戒掉,否则老来身体会被拖垮,而鸦片其实并不是便宜恶习,以当时每天只赚取几毛钱的收入,鸦片的价码却要上8块钱。

看电影是最好的享受

“我记得我入行是1967年,当时麻桥启用不久,但是过桥有收费,因此,货运船仍没直接受到经济冲击,只是货品运输就更远,整个麻县走透透,北至武吉哈逢,南至巴力尤索(后港),就本着年轻不怕苦心态,跟罗里送货,也当做多走走看看,返家就好好休息……”

他说,当年最佳的享受要算是看电影,电影院林立,尤其是半夜场,就算是一大早要起身开工搬运,仍然是年轻不怕累心态,有点闲钱就冲去看,当然拍拖时期更是如此。

在闹市的小巷口,还有一些曾经的大力士,他们叙旧话当年,闲聊日子很写意,突显麻坡淳朴生活模式。

在闹市的小巷口,还有一些曾经的大力士,他们叙旧话当年,闲聊日子很写意,突显麻坡淳朴生活模式。

老友相约五角基话当年

他表示,现代还坚持当苦力的,只是当作与老友聚聊,因为所租借的简陋小房间,电话很少再响起,如果是全职,恐怕会是有一餐没一餐,老朋友近半世纪,离开的离开,还在的相约闹市小巷五角基闲聊当年勇,也算是一件回味无穷的乐事,至少半退休后的日子容易过。

 

 

 

 

独家报道:黄文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